•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流氓太监 第九十七章 小青的屁屁

    发布时间:2021-05-05 00:00:26   


    富贵远远的就看清楚了那个侍卫的动作,心里一阵同情,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么解决的。心里顿时一阵唏嘘。天下光棍一条心啊!

    富贵苦笑一下便不再打搅他,提着老太监飘到了华子的身边。

    华子仍旧在打盹,今天他为了大哥失踪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有了偷懒的机会,就抓紧休息,至于那刀法他本来悟性就不好,又看的时间短,看的匆忙,当然记住的就更少了。现在几乎都快忘记了,但是富贵不知道这些。

    华子口水慢慢滴流很长,富贵看见老太监已经疼的快昏死过去,也不理会,这样也省的他捂老太监的嘴,怕他泄露声音暴露痕迹。

    富贵轻轻扭住华子的鼻子,不让他呼吸,想戏弄一下他,同时也是不让他呼吸,让他醒来。华子感觉呼吸不畅,就张开嘴呼吸,老长的口水流的更加宏大,把他前身衣襟都已经打湿一片。富贵无语。他可不干把手放在华子的嘴上,堵住他的呼吸。看到那老长的口水他就反胃。

    就拿起老太监的手使劲捂在了华子的嘴上,老太监大大的手掌,倒真把华子的嘴捂个严实。富贵忽然感觉手里黏黏的,妈的!忘记了另一只手捏华子的鼻子呢,竟是捏了一手鼻涕。心里大骂晦气。

    但是已经捏上了,总不能半途而废不是。扭头看见老太监身上条条的布条,神手扯过一条,把手擦干净了,就惦着布条捏住了华子的鼻子。

    这下华子倒是真的没有后路了,鼻子嘴都被人封上了,他还有那里可以出气,难道用下面。但是下面的两个窟窿眼都有特殊的用处,并不能用倒这里。

    于是很快,华子黑亮的脸开始泛红光,一种奇异的红光,那是血液运行加快,氧气无法补充的反应。华子腮帮子开始鼓起,青蛙一样鼓的很大。身体也开始抖动,不规律的挪动,喉咙里哼哼有声。这就是富贵要的效果,当然不能心软松手了。

    华子终于身体猛地一震,双腿弹的笔直,双眼叟的睁开,手就摸到了腰里的佩剑上。剑就在最顺手的位置,华子只是下意识的往哪里一摸,就把剑柄摸到了手里,胳膊用力就要抽出来。

    华子凌厉的眼神忽然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使他把身上一切动作都停止的人。咕噜一下华子就要爬起来。但是那人在他肩头轻轻一按,他就感觉身体仿佛压了一做大山,不能动作分毫,心里有些不服气,凝聚全身内力到了脚下,鼓劲吭哧吭哧了几次,但觉内力犹如泥牛入海,毫无消息。而自己的身体仍旧跌坐在地上,仍旧保持这那个架势。

    顿时明白这人的确不使自己可以战胜的,甚至一丝的反抗余力都没有。心里最后一点的芥蒂也化作厌恶消散在空中。涌起了真心的钦佩。

    “老大,你怎么来了?”

    “我要进冷宫,给你们个任务。走,先进去再说。”富贵凝聚声音成线进入华子的耳朵里。华子点头就要起身。富贵已经一手一个提着他和老太监腾云驾雾的飘进了宫墙,树叶般飘飘落下。这个时候华子才看清楚富贵手里还提着另一个人。不过看那情形心里不满有些庆幸,虽然自己也是被提着的,不过至少自己不是光屁股的。这个时候月光在天,普照大地。老太监的大屁股虽然已经饱经岁月沧桑的蹉跎,仍旧是不服老迈,泛出了一片白亮的月光,镜子一般。

    “啊,谁?”

    富贵刚落地就听见一声惊呼,惊呼声十分焦急,甚至有些恐惧。华子听着有些耳熟,不过猜不出是谁。富贵却已经笑嘻嘻的把两人扔在了地上,一个纵身就把那人搂在了怀里。手就到了那人的下面,光溜溜的十分舒服。

    “啊,你是……”小嘴正在惊诧,嘴已经被来人封住。女子心里震惊,自己被人非礼了,不活了不活了。忽然感觉不对,怎么这么熟悉,啊,是他个坏蛋。身体顿时成了面团,屁股火辣辣的热,一股水就从那里流了出来。

    “小妹妹出来尿尿,怎么不去厕所?”富贵放开了小青的小嘴,邪恶的调侃。

    他在跃入墙里之前就凭借身后的内力听到里面有怪异的嘘嘘声,十分的怪异。心里顿时亮起。有人在尿尿,富贵几乎瞬间就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么特异的声音和男人的完全不同。

    他曾经为了偷窥女子那里的迷人风景,在他家附近的一个公共厕所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那东西几乎花了他一年的零花钱。不过丰硕的收获让他大呼值得。从那以后他的夜生活就是在房间里熬夜等待,然后脸色兴奋的怪异通红,下面的手动作也快速紧凑。

    不过,让他郁闷的是夜里等待实在是有些难熬,你想啊,哪里有人夜里了还在外面胡逛对不对。所以他的猎物比较稀少。于是他改变了策略,原本惧怕父母唠叨学习的他,有空就窜回家里。回了家里也不围着以前他最痴迷的热舞体操频道发呆,而是一股脑的钻回自己的房间里,就没有了动静。

    为此,富贵父母曾大呼,老天,你终于开了一回眼。于是富贵的饭食也有以前的一菜一个鸡蛋,增加到俩菜两个鸡蛋。若非如此补充营养,估计不久,富贵就成了人干了。不过这些东西却是富贵父母笑眯眯的说是奖励富贵最近用功学习的奖品。让正吃鸡蛋吃的津津有味的富贵噎的脸红脖子粗,猛喝一大碗稀饭方才过来。

    富贵方才过墙的时候就在注意这嘘嘘声,他可是再熟悉不过了,几乎有些怀念的味道。抱着小姑娘的身体,摸着女子光滑锦缎样滑溜溜的光屁屁,竟是越发的上瘾,手里就抓住了女子秀气的奶子开始揉搓。

    小姑娘身体一抖就软到了富贵的怀里,剔了骨头一样的软成了一团嫩肉。忽然透过朦胧的双眼,女子看到了华子背过身子的黑影,一惊,又看见地上蜷缩着的老太监,急忙缩回富贵的怀里,抓住富贵揉动的双手,“别别,有人。”

    富贵想起了自己带来的老太监和华子,知道小姑娘脸嫩,就把肆虐在裤子里的手抽了出来,另一只手换成了搂抱着的姿势把女子楼在了自己的怀里。

    “提着他,跟我进去。”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灯已经亮起,不知道是女子出来嘘嘘的时候点着的,还是房间里的鱼妃醒了。刚才他进来的时候一直在注意女子的嘘嘘声,进来后就抱着小姑娘换口水,摸屁股。更加没有注意。好在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倒也不怎么在乎。

    “嘻嘻,才一天不见就想人家里?”

    鱼妃毛病就是睡觉特别轻,这几乎成了她的第六感,诡异而无法解释,任何人只要靠近她,无论什么时间她都能立刻感觉到,并急忙醒来。她出来迎接的时候是只穿了内衣,薄薄的肚兜和短裤包里着她滚圆的奶子和肉乎乎的大屁股。忽然又听见脚步声有些杂乱。知道进来的人多,就急忙跑回了里间。把一件旧披风包在身上,把她一身的软肉和神秘包里在里面。

    “是啊,我早就想死你了。”富贵放开小青就把鱼妃抱了起来,鱼妃手里抓紧披风,腿却已经夹住了富贵的腰,富贵急忙用手拖住了她肉乎乎的丰满屁股,就坐在了他的身上。鱼妃透过富贵的头顶看到了华子和华子手里的老太监。

    “好臭啊,那人是谁啊?”

    “别理他。我们先亲热一下。”奈何鱼妃已经大胆超人,感觉自己这样在众人面前和富贵这样已经是惊世骇俗了,没有看见小青都羞的面若桃花,弯成了油炸大虾吗。可鱼妃仍旧被富贵一句话打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