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流氓太监 第九十四章 奸情败露

    发布时间:2021-05-04 00:00:45   


    文林公主看着两人投入到天地之间仿佛就剩下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他们似乎痛苦又似乎十分愉快的声音让文理公主面色不自觉的微微泛起一丝血色。他们在做什么?文林公主在心里疑惑的问自己,但是回答自己的则是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

    自己这是怎么了,他们在做什么呢,为什么书里没有提起过,心里的叫声越发大了,竟是忍不住问出口道:“你们在做什么?”

    晴天的霹雳震星了已经完全陶醉的两人,他们呆若木鸡,他们不知所措。抱月弓着的身子,撅着的屁股统统软了,软倒在了富贵的怀里,然后到了地上。到了地上就没有一点起身的力气,头低垂着,几乎到了自己的裤裆里。只是不敢抬头看文林公主,哪怕是一眼。

    富贵也呆了,他是不怎么在乎自己在文林公主眼里的形象,这样被抓到也是承受得住,他可是来自一个十分开放的世界,那里的开放程度,对于这样的动作只是三岁孩子过家家,不值一提。所以,他是不在乎的。但是他在乎抱月,这个几乎是他在这个世界里最在乎的女人。

    这个女人让他尝到了做男人的乐趣,让他有了丈夫的快乐,有了家的感觉。他是爱她的,这样的感觉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也许是两人第一次干事,也许就是在刚才。但是他已经爱上了她。彻底的爱上了她。他感觉到了她的极度害怕,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她的情绪波动,他要怜惜她,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在他的女人面对危险时所必须做的。

    他知道了她的心声,他不敢那么无赖那么光棍,那么无所谓的一摆手说:“大惊小怪做什么?不就打个炮嘛!”

    文林公主更加迷惑,两人这是怎么了,怎么那样一副惊天见鬼的表情,我脸上有藏东西吗?我可时刚刚照过镜子的啊。抱月今天的反应也不对,她可是从来没有不回答我的问话的。

    “哦,公主出来了啊。我们等你等的双腿酸疼。所以就做下来休息一下。可是你这里就只有一副板凳,没有办法我作为男人就做在了下面,我的腿还是比较有力气的。所以就当抱月做在上面休息一下。你没有事吧?哦对了,公主今天唤我们来,为了什么事啊?”富贵呆滞须臾,明白了改怎么做。故作大方的把抱月从地上扶起来,自己站立一旁,让她坐了下来。

    但是抱月毕竟跟随公主时间久了,心里有鬼之下,还是无法适应,头依旧垂的很低,被富贵扶着产产微微的坐在了椅子上,双手使劲的纠缠着,脸色红的成了东边的晚霞,红彤彤的好看。

    富贵看她还是无法恢复过来,明白这下子小妞吓的很了。急忙转移话题,希望可以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让她尽快脱离这样的尴尬境地。

    文林公主心里纳闷,他们两人的动作也太诡异了,坐腿上歇息可以理解,可那声音是怎么回事?抱月今天的表现太出乎寻常,而富贵的双眼也在乱转,那富贵刚才的言语不真实?看来两人一定是在做剐的事情?不好再追问下去。

    信步走了两步,也没有让抱月起身让座,毕竟在这间房间里,能做的只有她一人。可这就是她的与众不同受人尊敬的地方。她从来不要求侍女做这做那,完全凭他们本意。只要不过分,不让她无法忍受。在这样的年代,她的行为已经近乎佛陀。

    “明日你就要随大军出发了。十八弟也要随军出征。不过他的处境应该比你的好一些。他的危险毕竟是明面上的,而他也一直有修炼皇宫里收藏的武功秘笈,功夫是不错的。在战场上就算不能立功,保命倒是绰绰有余的。只是你的危险却在暗处。明抢易躲,暗箭难防。你自己可是注意到了。”文林公主就算是这样关心人的华也说的波澜不惊,平静如平湖秋水。

    富贵心里一惊,也知道自己这次出征,定然是九死一生。不过,他最近功力大增,又新得了惊天的刀法,信心已经爆棚。对那潜在的危险反而不怎么在乎。今天被文林公主专门提到,他才有了心惊的感觉。暗暗揣度如今的形势,自己果然是处在极大势力的夹缝之中。虽说处理好了可以左右逢源,但是官场上就忌讳站错了队,而各大势力也一直关注一个有用的人的动向,如果你与多个势力都关系暧昧。那你最后的下场就是落入水利淹死,没有出手相救。而富贵就是处于这样的环境里。

    “不过,你也算是聪明。前些日子歪打正着让他们以为你是太子的人,不错。不过,这一次你的危险仍旧很大。太子到关键时刻是不会在乎你的。“文林公主说出的话,让富贵心里一疼,他感hina.xyz觉到了文林公主依旧平淡无奇的话里,包含了她多少年的没有亲情的痛苦。

    “多谢公主关心。奴婢命硬的很,猫才九条命,我比她还多一条呢。你就放心吧?凡是要对付我的人,早晚都要付出代价!你还是在京城享享清福,磕磕瓜子,唱唱段子。若是磕烦了,听腻了,就顺便用美色勾引几个色狼给我们当内应……”

    “啪!”

    清亮的巴掌声响在富贵的脸上,文林公主恼怒的等着富贵,手指颤抖。

    “放肆!本宫是需要出卖色相的人吗?”文林公主气急之下,顿时失去了方寸,瞬间从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堕落凡间,成了一个有了喜怒哀乐的凡俗女子。

    富贵嘻嘻一笑道:“公主当然不需要。我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人生难得笑一笑,人家更加难得是有可以生气的人,有了可以生气的人,也就有了可以关心的人。腻若是不在乎他关心他,他就是再惹你,你也就骂句混蛋,或者挥挥手让侍卫收拾一下他。但是你不会生气。我今天很荣幸能够让公主为我生气。我很高兴。哈哈,就算是明日出征不小心被马失蹄吓掉几根毫毛也是值得!嘿嘿。”

    “公主他最是无赖。您别理他!”抱月小妞终究是被富贵转移了注意力,慢慢的淡忘了刚才的事情。

    “果然无赖。那你以后可要好好的替我管教一下。”文林公主表情已经恢复古并不波,淡淡的看了富贵一眼,吩咐抱月。

    但富贵却惊喜的发现文林公主眉梢隐隐的透着一丝喜气,虽然是那样的淡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抱月是看不出来的,她的眼里和境界都不行。富贵却是阴阳经功力大进,一进达到观察入微的境界,方才发现。心里偷偷一乐。无所谓的笑笑。

    “是公主,我一定让她知道您的厉害!”抱月得了令箭,得胜的公鸡一样看着富贵。富贵翻翻白眼,不鸟。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