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二十九章 谋

    发布时间:2021-05-04 00:00:44   


    温暖的阳光透过白色的纱制窗帘照进同色系的病房,床上卧着的小。女。孩,轻轻翻了个身。

    过了一会儿,她那双羽翼般浓密睫毛动了动。

    连羽首先感觉到的是空气中刺鼻的气味,接着没什么空间概念的她,似乎也觉出了不对。

    阳光怎么这么强,自己昨天忘记拉窗帘了吗?

    在不解的同时,那颗小脑袋终于开始正常运作起来,接着如针刺般,猛然从混沌的初醒状态中脱离出来。

    连羽睁开大眼睛,首先看到的是白色的墙壁,而后是不熟悉的窗户和窗帘,再来一切的一切都开始陌生起来。

    我这是在哪里?

    房间不大,但十分简单,只有电视和一张茶几,两把沙发椅,而最让她奇怪的是,那只立在自己床边的支架。

    小。女。孩用力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不禁蹙起了眉心,她终于认清了:这里是医院……随即记忆的闸门再次打开,惊恐,争吵,打架……已经疼痛。

    连羽不自觉的将手按在自己的腹部,那儿已经没有丝毫的不适的感觉,但那种微微下坠的绞痛,仍令她心悸不已。

    所幸一切都过去了,但不知道哥哥还会不会怪她。

    正在小。女。孩担忧之际,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连俊手拎着餐盒,匆匆走了进来。

    看到清醒的妹妹,连俊开心的奔到床边。

    「小羽,你终于醒了,你可把哥哥吓坏了……」

    连俊将餐盒放在茶几上,而后拉过一只沙发椅坐了下来。

    连羽虚弱的笑了笑。

    「我没事!」

    她那把沙哑的嗓音,听得连俊一阵心悸,而小。女。孩也似被自己不成音的语调惊到。

    「嗓子难受?」

    连俊说着赶忙从暖壶里倒了杯热水。

    连羽支撑着身体坐起身,青年怕她铬着后背,急忙将枕头放在她后面──贴近腰部位置。

    「几点了?」

    连羽摇摇头──嗓子只是有些干。

    「八点多一点。」

    昨天本来想守在医院──妹妹一直不醒,他很着急,可医生把他劝了回去。

    病人刚做完手术,需要静养,再来她打了麻醉,一时半会醒不来,可连俊就是不放心,末了雇了个看护,又留了保镖在门外,才施施然的离去。

    ──折腾了这么一通,他也累了。

    清晨十分,连俊早早起床,简单吃了点东西,便匆匆赶到医院,见妹妹还没醒,便去水房接了热水,然后又买了稀饭。

    医生告诉他,女孩这几天,身体比较虚弱,饮食不要过于油腻,再加上怀孕,胃口就更不好,所以也不用太过进补,补多了,反而不好。

    只要清粥,鸡蛋就可以,说到这儿,还特提醒道,这些东西医院的餐厅里都有──东西没多少,就不用回家自己准备,省的麻烦。

    医生是看他一个大男人不太方便,所以才这么好心。

    「……」

    连羽点了点头,静静的看着哥哥,将餐盒里的东西,一一取出:清粥,两只鸡蛋,还有一碟拼凑的咸菜。

    大夫没说咸菜能不能吃,可只喝粥吃鸡蛋,确实寡淡,所以连俊为了照顾妹妹的胃,才要了这样东西。

    「水还没凉,你喝点粥,暖暖胃。」

    连俊将方便筷子劈开,递给妹妹。

    连羽昨天有挂糖水,所以现在并没觉出太过饥饿,早晨又向来胃口一般,但饭还是要吃的。

    连羽端起碗时,连俊已经将鸡蛋拨好,放进粥碗里。

    小。女。孩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东西虽说简单,但还算合她胃口,尤其是萝卜条的咸菜,特别清脆可口。

    「哥,你吃过了?」

    连羽和他闲聊着。

    「嗯,吃过了,你多吃点。」

    连俊手里捧着热水杯,不停的往水面吹凉气,这样水冷的快些。

    两只鸡蛋,小。女。孩很快消灭了一个。

    「你怎么只顾吃咸菜,那东西吃多了不好,快把另一个鸡蛋也吃了吧。」

    连俊出声提醒。

    连羽很听话,咸菜吃的少了,末了她终于放下了碗筷。

    连俊看着空空如也的碗碟,十分满意,见小。女。孩擦完嘴后,将水递到她嘴边,连羽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想要去接。

    「就这么喝吧,小心点,别烫着。」

    连俊心里有愧,所以对妹妹格外温柔,但他也没忘记薛进那茬,只是现在不是提它的时候。

    连羽浅浅的瞪了他一眼──自己也不是小孩子。

    就着哥哥的手,喝了几口水,连羽觉得干涩的喉咙轻松了些,她又试着说话:「哥,我想看电视。」

    果然声音悦耳了不少。

    连俊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你等等吧,等会医生过来,给你做检查,然后我们就换病房。」

    昨天医院的高级套都有人,只有这个单人房空闲着,所以不得不住这,方才他去前台问了,高级套恰好有人退房,连俊直接交了订金。

    「哦……」

    连羽小小嘘了一声。

    「我要住多久?我不喜欢医院!」

    连羽其实还想说:我也不喜欢陈林那里,可她知道目前的状况很难改变。

    生病加上生活的不如意,令小。女。孩看上去有些落寞。

    「不会很久,我们要听医生的话,对吧?」

    连俊看她不太高兴,赶忙扯出笑脸同她交谈。

    连羽无奈的点了点头。

    而后两人等了半个小时,连羽的主治医生才过来巡房,当看到对方是个女人时,女孩暗暗松了口气。

    大夫做了简单的询问,又拿听诊器给女孩听听心脏,而后便离开。

    「她怎么什么都不说?」

    连羽本想问点什么,但最后也没抹开面子,小。女。

    孩在生人面前有些拘谨。

    「呵呵,她不说,就代表你没什么大问题。」

    连俊敷衍着。

    其实他已经暗地里跟医生交代过:妹妹还小,怀孕的事如果被她知道,打击将很大,所以先不要透露什么。

    连羽不疑有他,接着连俊交了全款,带着妹妹直接住进了高级套。

    薛进昨天终于尽了丈夫的责任,但那绝对是种折磨。

    早晨,女人很温柔的帮他穿衣服,又亲自送他出门,着实令他『受宠若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对她刻意的讨好,薛进明面上很开心,实际上不屑一顾。

    破了的镜子,怎么能重圆?如果重圆了?也是硬拼在一起的,经不起丝毫风吹雨打。

    薛进开着车,径直来到一家茶馆。

    这家茶馆,他上次来过,在这里有茶卡,茶卡怎么算呢?就是你买一大包茶叶,当然这里的茶叶都是上等货,如果一次喝不完,又不想拿回家,那么可以存放在茶馆里,对方给你开个卡,以示记录证明。

    服务员对他并不陌生,但又叫不出他的姓名,但仍十分友好的笑着:「先生,几位?有预定吗?」

    薛进点了点头:「两位有预定,我姓薛。」

    「好的,请这边来,您预定的是白鹤居吗?」

    服务员边引路,边确认着。

    「嗯……」

    薛进上次来,也是这间包房,所以指订了这间,服务员给他开了门,便接过他的茶卡,出去给她拿茶。

    存茶十分讲究,如果放的地方不好,会影响茶叶的口感,所以很多人愿意把买的茶放在茶楼专门寄存。

    不一会,服务员将茶拿了上来,坐在薛进对面的木墩上开始布茶。

    女孩一双白嫩的双手,十分灵巧,不大功夫茶就泡好了,接着她站了起来:「薛先生,如果有事请按呼叫器,您慢用。」

    薛进点了点头,女孩随即退出了房间。

    包房很大,大概40平的样子,墙的一侧都是石器,另外一面挂了两副字画,还有一个木质的古典小柜放在角落。

    薛进喝了几口茶,便起身来到墙的一边。

    字画是山水图,画得十分清雅,有山,有水,有船,有鱼,还有毛毛细雨所形成的朦胧意境。

    薛进不懂字画,但也看的赏心悦目。

    正在此时,房门开了,薛进转身便看到服务员引着老李走了进来。

    「先生,这位客人找您的吧?」

    服务员见他点头,跟着退了出去,并将房门关得严严实实。

    老李看他站在那赏画,也去凑趣。

    「薛进啊,看不出来,你还懂这些?」

    老李只对鱼有研究,其他的都皮毛一二。

    薛进摇摇头,大手一伸,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也不太懂,呵呵,让你笑话了,我们这边坐。」

    说话间两人来到摆放沙发的地方。

    薛进拿过装满茶的壶给老李倒了一杯。

    「你找我有事?」

    老李问完这话,仰脖将茶水灌进肚里──茶杯很小,只够一口,如果非要匀出几口来品,也不是不行。

    薛进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斯文风雅。

    「是有事,难事啊……」

    薛进说着叹了口气,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

    其实薛进虽然担心,但也不至于像第一次出事时,那般惊慌,毕竟他身后还有尚方宝剑──自己的岳父白奇。

    「说来听听。」

    老李听他的口气,就知道问题不小。

    「还是上次强。奸案的事。」

    薛进看着对方明显一愣,随即老李问道:「案子不是已经结了吗?又出篓子了?」

    薛进沉吟了半晌。

    「小。女。孩怀孕了……」

    他话音未落,老李手中的茶杯一顿,颇为惊奇的看着他:目光中有诧异,不解,更多的是一种捉摸不定的情绪。

    那种情绪带着些许调侃的佩服。

    老李为自己不加掩饰所表现出的不淡定,尴尬一笑:「你,你这还真是难事,我没想到,嘿嘿。」

    薛进摸了摸鬓角的发丝,也跟着笑:「我也没想到。」

    「你确定了?」

    老李知道这是谈要事,所以正色起来。

    「确定了,医生亲口说的,人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薛进淡淡的回道。

    老李对小。女。孩为什么进了医院不太感兴趣,他关心的是事情所带来的后果,他沉思着咽下一口茶。

    「他家属的意思?是还想告你吗?」

    薛进点了点头:「我给钱,人家根本不要,非要把我弄进去。」

    老李皱起眉来:「你这跟他们有多大的冤仇?对方死咬着你不放?」

    薛进苦笑着摇摇头:「说来话长,总之我不仅搞大了女孩的肚子,跟她唯一的哥哥还有些恩怨。」

    老李抿了抿嘴角。

    「他们立案了吗?」

    「还没有……估计也快了,他她哥那狠劲,恨不能吃了我,早晚的事,所以今天找你出来想想办法。」

    薛进如是道。

    老李长出一口气。「这事儿,真是不好办,但既然你是我兄弟,那大哥一定想方设法也得帮你渡过难关。」

    薛进一看有门,眼睛一亮。

    「老哥,我可全靠你了,但凭你这份恩情,我不会让你白白出力。」

    老李但笑不语,知道薛进又想给自己使钱,但钱这东西就是好,没人不稀罕。

    「其实方法很简单……」

    强。奸案有它的特殊性,上次提到没有第一手作证无法判刑,那么如今受害者有了孩子,又当如何呢?

    老李的意思是让薛进死扛不认,反正你孩子也没生出来,没办法证明种是自己的——女孩才23岁,生下孩子不太现实。

    如果真要了,对她一辈子都是个不利的污点,再有点理智的人,都不会心甘情愿的要个强。奸犯的孩子。

    再者,孩子长大了,一旦知道自己的身世,又当如何自处?恐怕对他的伤害会更大。

    所以趁着这个时机,再次跟对方谈钱的问题:如果把孩子做掉,那么对方将得到一大笔赔偿。

    当然这些都得小心操作,不能拿到明面。

    金钱,伦理以及社会压力多方面的因素,在权衡利弊之后,不信对方不就范。

    薛进听完,顿觉豁然开朗:早就知道司法猫腻多,今天自己倒霉,遇到难事,果真是长了见识。

    「老哥,我真没白交你这个大哥,你简直是我的福星啊……哈哈……」

    薛进爽朗一笑,脸上的阴霾丝毫不见。

    老李抬眼笑着看他。

    「老弟,你哥的能量大着呢,哈哈,小意思,小意思……喝茶,喝茶!」

    当官的都有自己的派。

    老李也不例外,别人夸他几句,他自己就喘上了。

    薛进目前的危机已经解除,很是高兴,在喝完茶后,又带着老李去了温泉度假村,在那吃喝玩一条龙下来,老李爽得魂都要飞了,当然薛进的钱也没少花,可他觉得值……钱可以再挣,而自己的年华,可不好浪费。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