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第一百二十六章 淫鬼的龌龊中

    发布时间:2021-05-02 00:00:42   


    小云被吓坏了。

    「放开我……丁步……」

    她面无血色的大声叫嚷着。

    丁步当然不会放手,他一手按住对方的胸口,动作灵活的调正自己的位置,姿势不堪优美的跨坐在女孩的腰际,并空出另一手,并余出手来将女孩挥动的双臂,压制在对方的头顶。

    小云只觉得,胸口一窒,差点断了气。

    丁步的手掌摸上了自己的乳房,并隔着衣料,用力的揉搓起来,小云原来苍白的小脸,立刻涨的紫红。

    也不知是因为用力过猛,还是被丁步羞辱所致。

    「你这头猪,给我滚下去!」

    小云口不择言,尽管双手不能动,上半身也被钳制,但两条腿仍奋力在床上踢动。

    ──她万万没想到丁步会跟自己来这手。

    对方觊觎自己,她知道,但丁步好歹也算有头有脸,事业有成的人,所以小云觉得他不能失了身份,对自己乱来,但显然她嘀咕了男人的无耻程度。

    「我的小宝贝,我可想你,想得快要发疯了,怎么能滚呢,今天晚上,整个晚上,我都要陪着你。」

    丁步嘴里喷着热气,呼哧着喘个不停。

    显然他太多激动。

    「嘿嘿──这算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说着低下头去,肥厚的嘴唇贴近女孩的小嘴。

    「别,别……唔……唔……不要……」

    女孩慌乱的拒绝着,她看到近在咫尺的圆脸,心中一阵反胃。

    可话没说完,丁步的舌头霸道的伸进了小云的口腔。

    丁步激动而兴奋,他喷着酒气,满是短胡茬的大嘴含住了小云小巧,丰润的樱唇,他的舌头在她的口中,肆意游走,一条水痕顺着女孩的嘴角淌了出来。

    小云只觉得胃液翻滚,似乎有什么喷薄而出。

    丁步感到她的胸口微震,顿觉异样,不情愿的离开女孩的樱唇,对方在大口吸气的同时,还会咳嗽,间或伴随着几声干呕。

    丁步的脸色十分难看。

    「我的吻令你很难受?」

    他问的还算含蓄。

    小云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美目里满是怨恨:「是的,你让我恶心,你最好马上放了我,否则的话,我会告你。」

    小云原本对丁步,只是不待见,如今已经到了痛恨的地步。

    有的女孩十分刚烈,宁舍不弯,小云还是纯情女生,整天幻想能找到心意的对象,如今被丁步这么糟蹋,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所以她决绝的说法,确是自己的真实所想。

    丁步不怒反笑,冷冷的哼了一声:「告我吗?」

    「你脱了裤子,然后露出你的小B,让医生检查里面有没有我射进去的精液?」

    丁步虽说也见过大场面,但骨子里十分粗俗。

    小云瞪大了眼睛,为了那个鄙陋的字眼而心跳失速。

    「我告诉你,我都会那么傻,给你留下任何把柄。」

    说着用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对方张开口齿,将中指送了进去,抵住舌苔,反复的游走着。

    女孩被他有恃无恐的样子,吓到了,心里说不出的惊慌:难道自己真的逃不掉了?只能白这个恶人白白糟蹋?

    见女孩安静的任自己亵玩,丁步更是自得。

    「手指的感觉怎么样?如果我把鸡巴送进去,你会更享受──那么大,那么粗,我的家伙不小,你会喜欢的。」

    丁步得意忘形,丑态毕现──那张方正的圆脸上,猥琐非常。

    小云心下一惊,此时才回过神来,她虽是黄花闺女,但鸡巴这两个词并不陌生,但也不甚熟悉。

    那形态丑陋的东西,只在野广告上窥见一二,如今看着丁步那张油光满面的嘴脸,又联想到那根龌龊的东西。

    令她心尖一颤,只觉得口中的不是手指,而是其他什么别的物事。

    「唔唔……唔唔……」

    女孩左右甩动着头颅,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丁步沈默不语,冷着脸将手指收回,随即敏捷的跳下床,从裤子上抽出皮带,而女孩在他离开的第一时间,也跟着飞奔出去。

    套房的结构很简单,除了卧室便是客厅,可不幸的是女孩还没跑到门口,就被丁步拽住头发,毫不吝惜的拖了回来。

    「不,不……放开……疼啊……」

    头皮似乎要裂开搬。

    女孩为了减轻痛楚,只得被动的跟着丁步走回卧室。

    「你不老实可不好,我虽然不喜欢暴力,但如果你喜欢,我也不介意奉陪,毕竟这也伴侣之间的情趣。」

    丁步话音粗糙有力,如同他的大手般,只是轻轻一带,女孩便被甩倒在那张大床上。

    还没等她重新爬起,丁步动作飞快的将女孩的双头绑住──男人的力道很大,牛皮坚硬而不失柔软,纤细的手腕处,立时出现两道伤痕。

    「想跑吗?你今天哪也别想去。」

    丁步阴恻恻的冷笑。

    之后他抬起身,动手扒女孩的衣服,待看到只着胸衣的两只白皙乳房时,丁步有点疯狂了,粗糙的大手一挥,将罩子扯去。

    两只白兔般的奶子,脱跳而出,丁步伸手抓住它们,俯下身去,将脸埋在女孩的乳沟间,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嗫嚅道:「想不到,想不到,你这么好。」

    小云表情有些悲伤,但更多的是木然,她心里受到贞洁和道德的困扰,只剩下恐惧和深深的委屈。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是自己?

    但无论怎样懊悔,自己清白的奶子,已经被对方摸了。

    小云和哥哥生活在乡镇,那儿虽然经济不发达,但民风淳朴,其间也没什么作奸犯科的事儿,所以两人都十分善良。

    进了大城市,本想凭本事,踏踏实实的挣钱过活,可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一个锒铛入狱,另一个也逃脱不了厄运。

    一时间女孩心如死灰,只想把思绪抽离,但丁步接下来的动作,又将她拉回到现实。

    男人低头含住她左边乳首,辗转吸吮,逗弄得那一小粒东西肿胀充血,硬硬地抵着舌尖,方用牙齿叼住,齿间细细研磨,轻轻扯动,有热辣的痛意,更有隐秘的欢愉,痒痛滋味合在一起,令小云不自禁的低喘着,另边乳头未经挑逗,却已兀自立了起来,又因总得不到抚弄,竟有一丝酸胀。

    「不……」

    小云眉尖蹙起,身体的欢愉令她十分难堪。

    她羞耻的知道,自己这是想男人了。

    哪个少女不怀春,对于只有18岁的小云来讲,男女之事甜蜜而羞涩,带着点朦胧的美感和神秘。

    在小云没遇到程朝阳时,心里的那个影子十分模糊,没有具体的念想,后来心仪之人,近在眼前,她的想法也就多了。

    希望他抱她,碰她,有时晚上睡不着觉,就会搓弄自己的乳头。

    这几乎是女孩生来的本能,就像男孩很多无师自通,会自慰一样,在青春发育的过程中,躁动的身体本能的觉醒着。它激发人动作的一些本能和情感。

    摸奶头获得快感,既刺激又充满罪恶感,但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多次后,女孩也是释然了,这本就是她自己的小秘密,别人也不知道,所以根本不用难为情。

    而那两颗敏感的肉粒,今天被丁步这样吸吮,怎能不兴奋?

    「嗯唔……」

    沈重的呼吸声中,伴随着请不可闻的低吟,女孩在刻意压抑着自己被勾逗起的情欲。

    半晌后,丁步总算抬起头来。

    他目光赤露而露骨,身下的酮体情色而美好:长而白皙的颈子,优美的肩头,视线往下,则是微红而泛着水光的凸起──看到这儿,丁步忍不住伸手在红豆处,轻轻一掐,捏住那一点,转动了半圈。

    「呃啊……啊……」

    小云终于忍不住,突来的快感,媚叫着表达自己的愉悦,但随即发觉自己的失态,侧过头去,狠狠咬住红唇。

    丁步舔舔嘴唇,干笑了两声。

    目光顺着肚脐往下开,半开的拉链处,露出女孩水蓝色的内裤,而里面微微膨起,隐约可见春光无限。

    丁步,不急于扒掉对方的裤衩,好菜要慢慢吃。

    他的唇从女孩乳房边缘,再移下去,一点一点吻至腰腹,舌头舔上腹脐,舌尖绕着那一小方凹陷打两个转,突地顶了进去,在里面来回舔了几周,便一下一下接连顶送,每一下都顶至深处。

    「……」

    小云咬紧唇瓣,才没有发出声音。

    丁步的舌头肥壮而湿润,被它舔过的地方又麻又痒,那滋味说难受,也不全是,说好受,又不尽然。

    末了,丁步终于玩够了,小云暗暗松了口气。

    可还没等她呼吸匀称,丁步一把将她的内裤拉了下来──由于女孩平躺的姿势,身下压了部分衣物,所以丁步只脱了一半下来。

    「抬屁股……」

    丁步无耻的要求着。

    女孩的阴毛已经露出泰半,再来就要将自己的溪谷暴露于前,小云的自尊受伤,象个死人般动也不动──她在较劲。

    丁步也不恼,单手插入她的双腿间,从下面将她的臀部托起。

    「你,你这个畜生……」

    当丁步将女孩的内裤,完全退下时,女孩忍了很久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丁步没事人似的笑了笑。「畜生?人就是畜生,你骂的好,骂的对。」

    丁步厚颜无耻。

    女孩的阴毛茂盛,在一丛丛的密林下,隐约可见隐藏其间的秘谷,丁步的手指准备的找到了对方的阴蒂,自上而下慢划过鼓鼓的肉包。

    小云只觉得浑身一抖,那是从没有过的刺激,甚至比摸奶头,更来得舒爽。

    丁步虽没薛进高,但也不矮,只是胖了些,他的手指长但也十分粗壮,指端戏弄着一缕耻毛,看似怡然自得,但早已心潮澎湃。

    他抬眼看了下,小云羞愤的表情,淡笑不语。

    下一瞬,男人不由分说的叉开女孩的双腿,高高架在自己的肩头,在小云出声斥责之际,伸手扯开那两片闭合的小阴唇。

    「啊……不要……」

    女孩猛的抬起头来。

    溪谷里的肉缝,粉嫩闪亮,薄薄的水色,散布一片,丁步一瞧,喜上眉梢,将指头含入口中,沾了些唾液。

    就着做润滑探入穴内,浅浅抽送几下,微勾起手指,一寸寸摸索着柔嫩内壁。

    「不……不要,痛,好痛……」

    小云毕竟是处女,那块儿自己都没碰过,猛然间接触到异物,分外心惊。

    她扭动着小屁股想要脱离,但丁步怎么能让她挣脱?

    闹来闹去,一条腿得到了自由,另外一条,则狼狈的挂在男人的肩处,而身体内的手指,则越捅越深。

    「别乱动,我给你弄弄,否则呆会伤着了可不好。」

    丁步想给她完美的第一次,只有这样,小云才会食而知味。

    「出去……呜呜……」

    小云不知何处是底线,心理十分害怕。

    「好了,好了,别哭,我出来。」

    丁步手指尖碰到一层薄薄的膜片,登时退了出来──虽然知道小云可能是处女,但还是要确认下。

    每个男人都有处女情节,丁步也不例外。

    丁步开始脱衣服,露出宽敞的胸脯,隆起的肚子,粗壮的手脚,以及镶着一圈黑毛,世界上奸情都要用到的物件。

    ──丁步虽然胖,但也没蠢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下半身那根直挺挺的阳具,还是分可观,可尽管如此,也甚是丑陋。

    小云大骇,本已经心灰意冷,复又增添了几分恐惧。

    她留着眼泪哀求着丁步:「丁总……别,别……我不能的……呜呜……」

    丁步见她往一旁挪,知道她怕,但男人办事都得用这家伙,于是软言道:「放心,我会轻点!」

    说是这么说,可关键时刻,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丁步攥住她的脚踝,拉高对方一只腿在肩头,接着俯下身去,一手扶着自己的阳物缓缓插了进去,鼓胀顶端慢慢挤入那处紧致所在,勒得有些疼痛,便撤手拍了下女孩的屁股,吩咐道:「放松……」

    「啊……」

    火热的肉刃狠狠的刺入自己体内,只是一小半,已经痛的她眉尖紧蹙。

    丁步腰间用力,继续沈下身子。

    「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令女孩漂亮的面孔瞬间变形,细小的汗珠瞬间密布在她的额头。

    处女膜已经穿透,丁步没有继续前行:「你再这样,受罪的只有你自己,快放松。」

    小云痛的呜呜直哭,但这般不上不下到底不是个事儿,便也依言勉力放松穴口,觉得那粗大的物事一分分推进,渐渐顶到深处,终于暂停下来。

    「这就对了。」

    丁步深深吐了口气,徐徐进出,鸡巴在窄道内换着角度顶送,待觉得夹着自己的小穴突地松了松,方渐渐放快速度,九浅一深,往复操弄。

    「呃,别动……唔,出去……嗯啊……」

    小云心中屈辱,只觉出痛来。

    「乖,乖……」

    丁步腰间用力,肥壮的臀肉微微颤抖,下面那根物事,越发的殷勤:方才只觉得紧而微干,眼下却好了很多。

    ──他需要更加努力。

    想着丁步用手捏住了对方的阴核,只觉出女孩的肉壁猛的一颤,一股热流随之而来,浇灌在茎身上,舒爽难耐。

    他低吼了一声,越发用心去揉搓那一处肉粒。

    「嗯啊……哦啊……」

    本来是疼,但丁步弄得她有了异样的感觉,为了抵消疼痛,小云无奈的试着接受,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欢愉。

    女孩下意识的摇动腰肢,将大腿打的更开,主动夹住对方的肥壮的身子,感受到那根肉棒,硬梆梆的顶了进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