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流氓太监第八十七章 绝世狐妃

    发布时间:2021-05-02 00:00:38   


    既然确定自己小命可以保住。富贵就不再那么小心翼翼,上前跪倒在几位娘娘跟前,高声道:“娘娘有何吩咐?”

    庞皇后自然是有些不解,富贵虽然吟的诗不错,但是此刻就是再有才华也是枉然啊,毕竟他已经是个太监了,就是有经天纬地之才,也最多是个太监头子。根本无法位极人臣,凌烟画影。不知道这么狐妃留他是何意。皇后猜测着狐妃的目的,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她也明白这些年单凭姿色或者其他手段根本不是狐妃对手,所以一直就虚与委蛇,等待时机,轻易是不会于狐妃翻脸的。她这样不动声色,可是身边有人支持不住了,本来百里头红的脸蛋,现在却是寒冬瑞雪。

    眼睛频繁展动,长长的睫毛排扇一样忽闪忽闪十分可爱。但是主人现在的心却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胸口急速起伏着,手指相互抓的发白。眼睛死死的盯着跪在眼前的富贵。她不是别人,正是富贵的姘头颜秋水。

    富贵当然也想到了自己这个极品姘头,但是如今可不是亲亲我我,你爽我也爽的时刻。一道凌厉的寒光从身上掠过,身上每一片肌肤都没有放过。甚至那里的肉棒棒富贵都感觉到了寒气,似乎那道寒气在富贵裤裆里停留的时间有些超乎想像的长。富贵心里一惊,妈的!还是被发现了。

    寒光很快收了回去。富贵明显的感觉到了右前方的女人身体精神波动的厉害,看来她就是狐妃了。富贵偷眼看了下。猛地吸口冷气!靠!真他妈是狐狸精啊!富态丰腴的脸蛋犹如满月横空,黑葡萄样大的眼珠就成了闪闪发光的彗星,灼灼的盯着富贵,富贵甚至都能从里面感觉到有光芒射出,最后就是那最引人的嘴唇,厚厚的,湿润的,微微翻着,仿佛随时等待男人的宠幸,几乎就是一个冰淇淋,湿漉漉油腻腻的任何一个男人看见了都想把肉棒棒插进去驰骋一番。

    人说,女人的嘴和她下面的仙人洞是相应的,嘴是什么形状,那她的仙人洞就是什么形状,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男人就是喜欢樱桃小口的一个缘故,那里越是小,上起来越是紧凑舒服。富贵忍不住吞口口水。靠!这狐妃不愧是狐妃,一个嘴唇就把所有男人征服了,更不用说她白皙滑腻羊脂白玉一样的皮肤。仿佛会说话,随时可以看透男人心思的明眸,简直就是男人最宠爱的解语花。

    富贵不禁在心里吟咏了一下那首千古名篇,额,错了,是老公公和儿媳妇的淫荡对话。杨贵妃和唐明皇游玩,看到池中莲花,问自己可比什么?唐玄宗个淫荡人就说,你可比称作解语花,就是象花一样的美丽,却又聪明伶俐,善解人意。

    “你就是宫里胜传的监军富贵?”娇柔甜糯的嗓音蜜糖一般滴沥沥回荡,富贵心里一荡,好美的声音,就连他妈声音也是这样勾魂,难怪年逾斑白的老皇帝仍旧着迷不休,看来此女果然是热火的尤物,人间的极品。也就是在皇宫里,出了皇宫就不知道有多少登徒浪子,权贵纨绔碰破脑袋的哄抢了。他都有些理解为什么当年唐明皇不顾伦理的强自己的儿媳妇了。

    “娘娘缪赞!小人不过是得蒙天恩。是皇上仁德天下,才给奴才一个为皇上鞠躬尽瘁得机会,奴才一定不负皇上娘娘重托,死而后已!”富贵仍旧跪在地上。心里暗骂:“娘的毛!还不让老子起来!幸亏老子如今功力身后,膝盖不用棉垫也能坚持一阵子!”

    “你起来回话吧。”是先前得中年妇女。看来还是皇后她老人家懂得心疼人啊!富贵急忙谢恩,生怕两人一打蹩,一个让起,一个不让起,那时候哭得可就是自己了。

    “果然是眉清目秀!可惜了!刚才得诗诗你作得?”狐妃星辰样得眼睛亮晶晶得盯着富贵,仿佛富贵成了世界上最希罕得宝贝,富贵可是清楚得自己在自己抬头得一瞬间,那狐狸精眼睛里绽放得狂热。那是猎人在守候良久之后,忽然遇到猎物得喜悦。而此时得狐妃似乎根本就不怕热冷,穿的很是单薄,飘飘摇摇,在春风里,仿佛花仙子。

    他们似乎是在游园,一群人都站立在富贵前方,齐刷刷得盯着富贵。

    富贵站起身来,看到这样得架势,急忙眼观鼻,鼻观心,耷拉着眼皮,老僧入定一样得面无表情。只有这样才不会轻易得泄漏自己得秘密。你若是笑得太多,别人一定一位你是一个油滑不可靠得人,对你得话就不怎么放心,就会更加紧迫得逼你。也只有这样方才可以顺速摆脱困境。

    “是奴才在一本古书中看到得。奴才庸人之质,哪里作得出那么美妙得诗来。

    轻恕奴才之罪!“

    “你何罪之有。本宫也十分喜欢诗词尤其喜欢那句‘假做真时假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不知道你可曾读到过?”狐妃念道这里,双眼射出钢针一样得凌厉得光芒直直盯着富贵。

    颜秋水呼吸有些急促,饱满的奶子上下晃动,眼睛惊恐的乱转,时而看看狐妃,时而看看富贵,时而看看皇后,手指乱扭,心里慌乱之极。不过,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狐妃和富贵身上,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就连高手狐妃也因为把功力用到了压制富贵的身上而忽略了她。才让她逃过一劫。

    皇后有些疑惑得看看富贵,又看看狐妃。不知道富贵哪里得罪了她。但是素日里狐妃为难宫女太监的事情她还时有所耳闻得。难道狐妃的毛病又犯了?还是故意这样为难皇上的近侍,来向自己示威?若是前者,那还就罢了,若是后者,哼哼!

    本宫早晚让你知道厉害!皇后眼里闪过一道寒芒,随即又消失不见。

    微微一笑,尽显国母风范,“妹妹啊,怎么和皇上的近侍也这么计较呢?今天不是出来赏花的吗?可不要坏了兴致!你个奴才,还不告罪退下!”

    富贵早就惊出一身冷汗,狐妃那句话再明显不过了,意思就是,我已经知道你是个冒牌的太监了,哼哼!你的小命以后就在我的手里了。聪明的就感觉表示一下,否则就洗净了脖子,等着挨刀吧。

    皇后这么一说,富贵就知道两人肯定是貌合神离。而狐妃又不敢公然揭穿自己。富贵脸色微变,目露惊恐之色,跪地到:“奴才该死。奴才不该打扰娘娘游园雅兴!请娘娘恕罪!奴才一定‘负荆请罪’!”富贵说道负荆请罪的时候眼睛故意看了狐妃一下,嘴里也咬的很重。提醒狐妃,爷们会去找你的!你现在还是先游玩的好!有什么事情,咱们找个人迹罕至,风景优美的地方再谈。

    狐妃忽然粲然一笑,银霜泄地,月宫桂花香,瑶池仙子舞。周围的妃嫔还是春风中的百花,都失去了颜色。妩。媚的兜了富贵一眼,娇滴滴道:“本宫不过是和你讨论诗词。哪里就得罪了。你回去吧,本宫今天心情很好。”

    众人都送口气。富贵急忙拜谢,退走。明白狐妃已经愿意单独见自己,今后如何就看这次见面了。富贵等到众女走远,清风一吹,猛的打个寒颤,原来浑身已经湿透。

    富贵抹掉额头冷汗,一溜烟的望紫竹馆奔去。自己必须赶紧回去,好好思量一番,这个狐妃自己改怎么对付。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