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第一百二十三章 乱

    发布时间:2021-05-02 00:00:36   


    阳光透过繁茂的树叶,散在光滑洁净的红松地板上,留下一个个斑驳的小亮点,忽而刮过一阵大风,小点错乱起来,几乎不成样子。

    薛进和连羽僵硬着身体卧在沙发上,自觉的闭住呼吸,倾耳听着门外的声音。

    敲门声再次响起,哢哢哢──「小羽,你在里面吧,快开门!」

    连俊焦急的声音传来。

    屋内的两人对看了一眼,谁都没敢动。

    ──哢哢!

    这次门板上传来两下敲击声,青年的话语中带了急迫:「小羽,我是哥哥,连俊,你到底在里面搞什么鬼?」

    此刻,两人再也不能无动于衷,显然对方似乎听到了什么。

    薛进动作敏捷的从小。女。孩身上爬起,一边望着门的方向,一边整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物。

    连羽潮红的小脸,变得苍白起来。

    她浑身软而无力,不知是被薛进蹂躏的,还是被门外来者吓到,正准备起身,却一个趔趄又倒了下去。

    薛进此时也心慌不已,但尚有理智,他看着小。女。孩笨手笨脚的模样,好心的拉了她一把,几乎硬生生的将连羽拽了起来。

    连羽撇着小嘴,吓得都要哭出声来。手伸到后背去扣胸衣的挂钩,却怎么也不能如愿,这下她更着急了,求救似的看向了薛进。

    男人对女人的一切都很熟悉,在女孩没有感觉的情况下,大手一带,那件粉色的小胸衣,便稳稳的束在胸前。

    薛进低下头去,又将小。女。孩散乱的刘海,往耳际拨了拨,目光从上而下,恰好掉进小。女。孩深深的乳沟。

    他心下一动,方才就觉得对方的奶子手感似乎更好,此刻想来,应该是越发丰满的缘故。

    ──哢哢,急促的敲门声,再次传来。

    「小羽……你再不开门,哥哥去拿钥匙……」

    早晨吃过早饭后,陈林在家呆了一会儿,就出去办事。

    他在卧室里呆得无聊,便过来找妹妹。先是轻轻敲了几下,本想推门而入,没想到门是反锁的,他很是吃惊──妹妹很少锁门,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

    但不管怎么样,连羽那么大了,有自己的隐私,刚想离开,却听到里面似乎有动静,连俊附耳贴在门板上──虽然听得很模糊,但偶尔传来的响动很可疑,似乎似乎,里面很热闹。连俊放心不下,就大声拍门,想进去探个究竟。

    连羽倏地瞪大了眼睛,无措的看着薛进。

    小。女。孩知道哥哥一直不想自己同薛进见面,如今人在她的卧室里,她要怎么解释,想想哥哥发怒的样子,连羽不禁一阵恶寒。

    薛进见她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连忙凑到她耳边,小声低语道:「你别怕,我先去里面躲躲,你哥未必会发现我!」

    连羽早就没了主意,只能一脸紧张的点了点头。

    「你放松点,要稳住,一切都会过去的。」

    薛进说着,轻轻将手放在小。女。

    孩僵硬的肩膀上,拍了拍,同时给予对方宽慰的眼神。

    连羽纷乱的心,随着对方柔声细语,缓缓的放松下来。

    薛进看她镇静了很多,才转身闪进卧室──进入后,将房门半掩着,一是为了方便探听外面的动静,再来是隐藏自己的所在。

    连羽深吸一口气,而后慢慢吐出,步伐坚定的往前走,当握住门把手时,女孩抿了抿嘴角,似乎下了什么决定,大力的扭开。

    房门遽然打开,连俊吓了一跳。

    连羽面带微笑,一副讨好的表情:「哥,你干嘛啊,我刚在卫生间里──没法出来。」

    连俊冷冷的看着她──早饭时,头发梳得很整齐,怎么现在乱七八糟的,最可疑的便是小。女。孩过分夸张的笑容。

    连羽同他亲近不假,但最近似乎有所疏远。

    就算两人是亲兄妹,连羽也很少同自己撒娇──两人都不是那种感情外露的人,这和其他无关,只是性格使然。

    见对方也没请自己进去,只是挡着门矗在那里,连俊动手轻轻将小。女。孩推到一边,大踏步来到客厅。

    眼风一凛,便瞧见了一个扎着蝴蝶结的礼盒。

    连俊不动声色的转过身来:「小羽,刚才我怎么听到,屋子里有声音?」

    连羽早想到他会这么问,面不改色的撒着慌,但一颗心怦怦的跳个不停:「是吗?电视开着呢!」

    「哦……」

    连俊发出婉转的声音,尾调微微上扬。

    听到小。女。孩耳中,不禁双腿微抖,哥哥似乎是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

    「那怎么现在不看了?」

    说着连俊扫了四下扫了几眼:「遥控器呢?」

    连羽眼睛四处乱瞄,心急的想要尽快找出目标物的所在──其实平时,她都喜欢把遥控器放在茶几下面,可今天这种情况下,被连俊猛然一问,不禁有些乱了方寸。

    幸好,她的眼睛还算凌厉,不宵一刻,就将遥控器找到了。

    「在那儿!」

    连羽小手一指,接下说道:「我们说话,开着电视不方便,所以我就先把它关掉了。」

    匆匆的解释过后,连羽赶忙转移话题。

    「哥,你找我有事啊?」

    连俊面色不善的看向她:「没事我就不能来了吗?」

    连羽本就做贼心虚,又见哥哥有些反常,交握在一起的小手,绞得骨头微微发痛,连着一双眼睛飘忽不定。

    「哥……你这说的什么啊!」

    小。女。孩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笑得很不自然。

    趁着小。女。孩意志薄弱之时,连俊仍出了颗炸弹。

    「我方才好像听到你屋子里有人?」

    连俊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一脸的冷硬。

    连羽心落跳了半拍,微瞪着美目,只感觉咚咚两下沈重的心跳,脑中缺血般,只剩下白茫茫一片。

    她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卧室,而后连忙又转过头来。

    在她做这一系统动作之时,薛进在门后,暗暗咒骂着,随即男人放轻了手脚,尽量不发出声音,慢慢的打开了衣柜门。

    连俊也跟着她,往卧室看了一眼,连羽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愚蠢,她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可嘴仍硬得很。

    「你肯定听错了,那是电视里的声音。」

    连羽视死如归的看着哥哥,脸色很难看──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发生什么都得认。

    一向对他服帖的妹妹,突然摆了张臭脸给他?这很不寻常,恐怕这里面的猫腻不言而喻。

    「你说看电视?那方才哪个频道,演得什么?」

    连俊咄咄逼人。

    连羽苍白的小脸,已经有些菜色,她紧咬着嘴角,倔强不开口,其实她是真的答不出哥哥的问话。

    「不说吗?」

    连俊微微眯起了眼睛。

    「那就证明你在骗我。」

    说着,上前几步来到沙发旁,用脚踢了踢礼盒:「这是什么?谁给你?」

    连羽微张着小嘴,却始终没有回他。

    「说啊……」

    连俊大声的质问着,吓得小。女。孩一个激灵,抬头惊恐的看着他:「怎么不说了,你再编!」

    连羽被他逼问着,本想说同学送的,但哥哥已经抢白的认为她会编瞎话,连羽一时间也没了脾气。

    「你什么时候学会说慌了呢,小羽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孩子。」

    连俊语气中难掩责备和失望,而听到小。女。孩的耳中,更是心如刀割。

    礼盒上没有什么单据,应该没走快递,那么肯定是被人送过来的,可花园别墅的保全一流,不是说进便能进的。

    连俊大步走向门口,推开房门朝外喊了一声,不一会保镖就上来了。

    「连少爷怎么了?」

    保镖看他脸色不好,不禁有些警惕:能做保镖的人,不光要身强力壮,而且得激灵。

    干得都是玩命的活儿,一个不慎,便会有丧命的危险。

    「刚才谁来过?」

    连俊冷着脸问道。

    「一个男人来过,姓薛。」

    上次薛进来的时候,连羽有过交待,保镖虽然不知道薛进的全名,但却知道他的姓。

    连俊惊异万分,姓薛?跟他们有关联的,还有哪个姓薛?

    连俊气的七窍生烟,愤慨的叫嚷道:「你怎么当保镖,怎么什么人都让进?」

    保镖被他唬得一愣,连忙解释:「上次连小姐,在家招待了他,所以这次,我就放他进来了。」

    话音未落,连俊如猛虎吃人般回过头去看了眼连羽,对方则是受惊过度的模样,低垂着脑袋,浑身都在打颤。

    「他什么时候走的?」

    「──我没见他出去……」

    话还没说完,连俊扬起手来,朝他用力挥了挥:「你下去,在楼下守着,我随时叫你。」

    连俊暗想,连羽那一眼果真问题很大。

    保镖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仍照他的话去做。

    门砰的一声,关上后,连俊首先来到沙发旁,用脚狠狠的将那个礼盒踩碎,四散的饺子馅分溅出来,弄的地板上到处都是。

    连羽站在一旁,手捂着小嘴,呜呜的哭了起来。

    连俊把礼盒踹的面目全非,目带凶光,大踏步的往女孩的卧室奔去,连羽几乎被吓傻了,此刻才回过神来「哥……哥……啊……」

    他用力去拽青年的臂膀,但对方狠狠一甩,连羽趔趄了一下,险些摔倒。

    待她站稳后,连俊已经冲进了卧室。

    他站在房中,四处搜索了几眼,目光最后集中在大衣柜处──他心里冷笑着,这倒是个藏人的好地方。

    「哥啊……你别这样……」

    连羽进房后,急忙护在那儿。

    她虽然不知道薛进藏在哪,但直觉就在身后,因为整个卧室,要藏个大男人也不容易,薛进总不能钻到床下去吧?

    「闪开!」

    连俊双眼冒火:「你护着那个禽兽干什么?」

    连羽连连摇头:如果说她真的护了谁?那也是哥哥,倘若两人动起手来,哥哥未必是薛进的对手,哥哥受伤她心疼,如果是薛进被揍了?

    小。女。孩想到的是,连俊入狱的那次经历──打伤人,是要做牢的。

    越想越后怕,连羽心痛不已的看着哥哥,满眼的恳求。

    连俊不明白小。女。孩的心思,只道她太『贱』,那个男人如此伤害他们兄妹,如今她还袒护对方?

    「你给我闪开,我稍后收拾你!」

    连俊气得理智全无。

    正在这时,薛进在衣柜里也呆得不好受,她不想让小。女。孩为她受苦,他所做的事儿,愿意自己承担。

    所以决定出去,刚刚推开柜门,眼前的情景──连俊满脸怒火,手扯住小。

    女。孩的衣襟,想要将她拖走,但连羽蹲下身子,不想动,连俊火气不断上涌,想也没想,手下用力,一把将小。女。孩薅了过来,狠狠摔在一旁。

    连羽只觉得身体一轻,顺着那股力道遽然而去,在那一霎那,她本能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突来的疼痛。

    「啊……」

    臀部先着地,而后纤细的身子跟着歪在那儿。

    屁股裂开般钝痛,随之而来的,还有腹部隐隐抽痛,小。女。孩手撑在地板上,试图站起身,可刚刚用力,腹部的绞痛令她痛不欲生。

    连俊根本没注意身后的情形,见了薛进烧的双目猩红,伸手揪着他的衣领,准备将人拎出来,方便揍人。

    小。女。孩呲牙咧嘴的模样,万分难熬,看在薛进眼中,焦急万分,他猛的用力,将连俊推开,跨步来到连羽身边。

    「小羽,你怎么了?」

    他蹲下身去,恰好看到连羽身下的一滩血迹,登时傻了眼。

    「啊,哎呀……」

    小。女。孩神志有些混乱,堪堪呻吟着。

    连俊回过头来,便看到妹妹脸色青白一片,冷汗津津而下,就连身上的家居服,也透着潮气。

    此时,青年的脸色也跟着变青。

    连忙凑到跟前,可近处一瞧,更是吓得目瞪口呆──妹妹出血了!任哪个大男人,也知道事情不妙。

    「小羽!」

    连俊悔恨交加,哆哆嗦嗦的呼唤着她。

    薛进手脚僵硬着抱起小。女。孩,就往外跑,刚迈步时,几乎要跌倒,不禁暗暗稳了稳心神,这才有所好转。

    「我,我来吧……」

    连俊看他的模样很不放心。

    此刻他也不管谁是谁了,满心满眼全是自己的宝贝妹妹。

    薛进呲着牙,好像要咬人,破口大骂道:「滚你妈的,还不快打120──」连俊被他一骂,心里很不好受,眼睛瞪得几乎脱窗:「你他妈的骂谁,要不是你来惹得事,连羽会这样吗?」

    我操!两人各自较着劲,但都懂得适可而止──一人骂一句,刚刚好。

    薛进健步如飞,咚咚的往楼下跑,而连俊扯开嗓门,让保镖,赶快备车去医院,整个别墅,一片紧张气氛。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