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黄鸟第三十章

    发布时间:2021-05-02 00:00:26   


    杨太太是头一次尝到舔穴的滋味,被他舔吸吮咬得心花怒放,舒服透顶、魂飞魄散,这比插穴又是一种滋味。她的小嘴里还含著我那胀大挺硬的大鸡巴,腰部以下因为受他舌头的舔弄,嘴唇的吸吮及牙齿的轻咬,使她受到另一种异样的感觉。小穴里的淫液像自来水一样接连不断的往外流、往外泄,我毫不犹豫的统统喝了入肚。

    杨太太的娇躯则不停的颤抖,浪哼叫道:“亲丈夫。。。。伯母。。。。呀。。。。好美。。。。好舒服。。。。我要。。。。泄死了。。。。。。。。”

    杨太太感到阴户中,又麻又养又畅美,而又空虚又难受,真不知如何是好,欲火烧得她浑身颤抖心跳气急,把那肥隆而多毛的阴户用力的拼命的向下压向下挺,恨不得把我的舌头整根压进穴穴里去。

    “哎呀。。。。亲大鸡巴哥哥。。。。小心肝。。。。舔得我好难过。。。。。。伯母。。。。的穴里面好养。。。。好空虚。。。。求求你不要再舔了。。。。。。我就要不行了。。。。。。。快吧。。。。小宝贝的大鸡巴。。。。给给姐姐。。。。止一止养吧。。。。喔。。。。要命。。。。小冤家。。。。。。。。”

    “伯母,你快倒过身去,自己坐套下去就可止养了!”

    杨太太一听很快的倒过身来,跨坐在我的腹下,玉手握著大鸡巴,就对准自己的大肥穴,连连坐套了几下才使得大鸡巴全根套坐尽入到底,使她的小穴被胀得满满的,毫无一点空隙,才嘘了一口大气,嘴里娇声叫道:“哎呀。。。。真大。。。。真胀。。。。喔。。。。。。。。”

    粉臀开始慢慢的一挺一挺地上下套动起来。

    “我的小丈夫。。。。呀。。。。你真。。。。真要了伯母的命了。。。。啊!”

    她伏下娇躯,用一对大肥乳在我的胸膛上揉擦著,双手抱紧我。把她的红唇像雨点似的吻著他的嘴和眼、鼻、面颊,肥大的屁股上下套动、左右摇摆、前后磨擦,每次都使他的大龟头,碰擦著自己的花心。

    “亲伯母。。。。亲妈妈。。。。啊。。。。好爽啊。。。。你那大肥穴里面。。。。的花心。。。。磨擦得我好爽。。。。快。。。。快加重一点。。。。好美呀。。。。我的亲妈妈。。。。。。”

    我也被她的花心吸吮研磨得大叫起来了。

    杨太太的肥臀越套越快,越磨越急,心急娇喘,满身香汗好似大雨下个不停,一双肥乳上下左右的摇晃、抖动,好看极了。

    我看得双眼冒火,双手向上一伸,紧紧抓住揉捏抚摸起来。

    杨太太的大肥乳及大奶头,再被他一揉捏,剌激的她更是欲火亢奋,死命的套动著、摇摆著娇躯,又颤又抖,娇喘喘的。

    “哎。。。。我的亲儿子。。。。妈妈。。。。受不了啦。。。。亲乖乖。。。。妈妈。。。。的小穴要泄了。。。。。。。。。又要泄给大鸡巴的。。。。亲儿子了。。。。。。呀。。。。。。。。”

    一股热液又直冲而去,她又泄了,娇躯一弯,伏在我身上昏迷迷的停止不动了。

    我正在感到大鸡巴畅美无比的时候,这突然的一停止,使他难以忍受,急忙抱著杨太太,一个大翻身,将她娇美的胴体压在自己的身下,双手抓住两颗大肥乳,将下面尚插在大肥穴里的大鸡巴狠抽猛插起来。

    杨太太连泄了数次,此时已瘫痪在床上,四肢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被我一阵猛攻,又悠悠醒转过来。

    “哎呀。。。。亲丈夫。。。。亲儿子。。。。伯母。。。。再也受不了。。。。啦。。。。你怎么还不射精呢?我真吃不消了。。。。求求你。。。。乖儿子。。。。小心肝。。。。快射给妈妈。。。。吧。。。。。。不然妈妈的小穴要。。。。。。要让你插。。。。插破。。。。插穿了。。。。。。我真。。。。真受不了啦。。。。。。。。”

    “亲妈妈。。。。快动呀。。。。我要泄了。。。。快。。。。。。。。”

    杨太太感觉大肥穴里的大鸡巴头在猛胀,她是过来人知道我也要达到高潮了,只得勉强的扭摆著肥臀,并用肉力使大肥穴里一挟一挟的,挟著他的大龟头。

    “啊。。。。亲妈妈。。。。亲姐姐。。。。我。。。。我射了。。。。。。。。”

    我感到一刹那之间,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

    杨太太更是气若游丝魂飘魄渺,两个人都魂游太空去了。我们都已达到热情的极限,性欲的顶点,死紧紧地搂抱在一起,腿儿相缠,嘴儿相贴,性器相连,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

    过了好一阵子,杨太太才长长的吹口气说道:“凯文,你好厉害!伯母差点死在你的手里。。。。。。”

    我道:“要叫亲丈夫、亲哥哥,不许叫凯文!”

    杨太太一听粉脸羞红,说道:“羞死人!怎么可以这样叫嘛!”

    “刚才你不是也这样叫的吗?怎么痛快过了,就不叫了!”

    “凯文,别再羞人家嘛!伯母叫不出口。。。。。。”

    “要不要叫。。。。只有我一个人听到。。。。有什么妤害羞的!”

    杨太太娇羞的附在她的耳边,娇声道:“亲哥哥。。。。亲丈夫。。。。我亲爱的小丈夫,这样你满意吗?我的亲儿子。。。。。。。。”

    我满意的笑道:“我的亲太太、亲妹妹,大肥穴妈妈。。。。。。。。”

    “要死了!叫得那么难听!真不害躁。。。。。。”

    杨太太听得芳心又喜又羞的,在他胸前用粉拳打著。

    我用手抚揉著她的肥乳道:“有什么好害躁的,闰房之中像这样才有情调嘛!说真格的,想不到你生过孩子,大肥穴还这样好,尤其是你的内功真棒,吸吮的我的大鸡巴头好爽!”

    “亲大鸡巴哥哥,是你的大鸡巴又粗叉长,每次都顶到我的子宫里面,使我舒服的子宫口都开了,才会一张一合的吸吮你的龟头,要是鸡巴不够长,顶不到子宫口,我的花心受不到剌激,也就不会一张一合的吸吮了,不单单是我,全世界的女人生理构造都是一样,当然情形都是一样哩!”杨太太分析给他听。

    我听后,问道:“那么伯父跟你玩的时候,你是否也是一样呢?”

    杨太太摇摇头道:“他没有用,鸡巴短短的才四寸多长,根本插不到底,年轻的时候,这马马虎虎玩过十几分钟,但用尽各种姿势始终都碰不到花心,后来越来越不行了!”

    “伯母,照这样讲,你从来就没有达到过高潮,也没有享受到真正的性爱和满足了,是吗?”

    “就是嘛!今晚是我这一辈子才享受到头一次的性高潮和性满足。”

    “伯母,那你为什么不去找别的男人来满足你呢?”

    “唉!伯母怎么不想呢!可是从前的社会比较保守,女人请求的是“三从四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论是好是坏,一辈子就注定了。若是和别人偷情,被抓到了会被亲友打死,也没有人替你伸冤的。那像现在的社会,男女通奸,大不了离婚算了。”

    “伯母,那你现在为什么和我偷情呢?”

    “因为璐君跟我谈到你是男人中少有的战将,能使女人得到欲仙欲死的性爱享受。她还说你没有玩过年纪大的女人。我被璐君说得心动了,我正处在性饥渴中,也想尝尝年轻男人到底是什么滋味。”

    “那你跟我玩,觉得痛不痛快?满不满足呢?”

    “太满足、太痛快了!不然伯母为什么叫你是亲丈夫、亲哥哥呢!”

    “那伯母以后还要不要跟我玩呢?”

    “当然要嘛!伯母以后真还少不了你。。。。只要你不嫌我老,伯母愿意随时侍候你。。。。怎么样!我的小乖乖。。。。。。。。”

    “好哇!我会随时来安慰你和璐君的,睡吧!我要补足精神。下半夜还要安慰你的媳妇呢!”于是我们相互拥抱的睡去。

    到了下半夜三点多钟,璐君到干妈房中,把我叫醒来到她的房中,我们赤身裸体的紧紧的亲吻抚摸一阵后。

    璐君问道:“小宝贝!我干妈的味道和情趣怎么样,还满意吗?”

    “你干妈的味道和情趣还不错!只是她的小穴比较宽松些,没有你的小穴那么紧小,包得我的鸡巴紧紧的!”

    “你呀!吃了甜头还说风凉话!我才不信呢?”

    “是真的!我决没骗你!可是想不到,像她这样大年纪的女人,淫水还真多呀!好像自来水似的流个不停,嘿!真棒!”

    “小心肝!姐姐熬了半夜难受死了,现在快来安慰安慰我吧!”璐君一副春情难耐的样子。

    于是我和璐君展开了一场舍死忘生的肉博战了。

    我们在美国年年的圣诞节都是在璐君的“娘家”过的,从前璐君上学时连感恩节都一个不落地在那里过。

    璐君不让我开车送,要自己坐火车去。临走前坐下来跟我交代了家里的大事小事,最后说,“从曲阜师院译《诗经》到现在,这么多年了。两个人真有缘分,分开一年也散不了;如果缘分不够,连两个星期都顶不住”。我脑袋里嗡的一声,眼睛不知该往哪儿看,手也找不着地方放。璐君叹了口气,“诗三百,我怎么单挑了那首《卫风》呢?”

    我的心抽缩起来:《卫风。氓》的结尾是“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