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花香袭人春月塘56

    发布时间:2021-05-02 00:00:20   

    第五回 生日豪宴美琦得意 为钱哺乳少妇蒙羞

    “美琦,有人给你送礼物来了。”门厅礼仪小姐带领一熘四位盛装小姐,依次步入大厅,前两位小姐手捧满怀的红玫瑰,笑容可掬地询问道:“请问哪位是美琦小姐”“哦、、我是、、”美琦充满疑惑。“这是您的朋友给您的生日祝贺!祝您永远年轻,生日快乐!”“啊!是他、、谁送的”

    “哦,没有留下姓名,这是蛋糕和果冻。”领头的小姐闪身让过,第三位小姐双手奉上华丽的巨大蛋糕,第四位小姐捧上满满一篮子“水晶之恋”果冻。

    “哦、、、水晶之恋、、、、美琦、、祝你生日快乐!”小姐们齐声喊出贺词,并立即开始了果冻“争夺战”。

    连日来灰心丧气的美琦,忽然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他、、、他还想着我!”

    喃喃自语,在众星捧月般的热烈气氛里,在大厅众浴客的瞩目下,美琦激动得热泪盈眶,紧紧抱住李冰,喜极而泣。“美琦姐,真为你高兴!你可要抓住天赐良机呀。”美琦抽噎着连连点头。“快给姐妹们分蛋糕吧。”“嗯,对对,看我都忘了。”

    美琦就象一株久旱蔫萎的玫瑰刚刚沐浴了甘霖,春光焕发,奕奕丰采,环视一下摆满地的999朵鲜红玫瑰,高傲地一口吹熄蜡烛,拿起餐刀切分蛋糕。大厅里响起《生日快乐》的音乐,服务小姐宣布:“今天是我们春月塘金牌玉女美琦小姐的生日,美琦小姐为感谢各位朋友的捧场,特向来宾赠送一杯极品王朝干红葡萄酒。”伴着音乐,服务小姐开始为每个浴客送上一杯干红,全场掌声响起,浴客们也乐得凑热闹。

    “谢谢,谢谢各位!”美琦激动得满面绯红,高举酒杯向大家致意!不过心里却有些胆怯,“这一杯干红就是58元,大概有20几位,那可就是一千多块呀!

    不会让我自己掏钱吧“应酬完各位的祝贺,美琦悄悄问吧台:”这干红的钱“

    “送花的小姐已经预付了。”“哦”“美琦姐。你面子好大呀,好风光呦!”

    “嗯、、、”美琦矜持地微微一笑,款款走到大厅后面,享受姐妹们的恭维与羡慕。

    “叮铃铃、、、”“你好,春月塘。哦、、她在。”吧台小姐喊美琦,“美琦姐,电话。”“哦、、谁、、、”“他没说,不过是个男的。”“哇塞!一定是水晶之恋,美琦,快去接电话吧。”小姐们又起哄,推搡着羞羞答答的美琦。

    “喂、、啊真的是你、、你好狠心呀、、这么多天不来看我。”美琦一时激动得热泪盈眶、言语哽噎了。“美琦,对不起,我这几天出门办事去了,今天刚回来,我向你赔罪,也为你祝贺生日,特意安排了酒席。

    “嗯、、好吧,不过我要带上姐妹。”美琦很自然地流露出撒娇的口吻。

    “行行。”“在哪”“海上皇宫”“啊!太好啦,我马上过去。”美琦欣喜异常,因为海上皇宫是本地最豪华的酒店,一顿饭没有五、七千甭想结账,“我真是太幸福、太风光了!。”

    放下电话,美琦摇摆着纤细的蛮腰,走到小姐们跟前,说道:“是水晶之恋,前几天出门了,今天刚回来,为我在海上皇宫安排了生日酒宴。”“哇赛!

    真高档!带我去吧“李冰先抢着去。”也带我去吧,我还没去过那里呢。 “

    吴妍也争着要去。“那也带我去。”刘红有些不甘心,便也发话。

    “行,都跟我走吧。”美琦很是得意。四朵金花在其她小姐们的嫉羡目光里,扭着性感的屁股,去赴豪华午宴了。

    “哇!这里真气派!”走进张峰包的贵宾房,里面装修奢华,宽敞的客厅里摆着真皮的意大利沙发,整套餐台、椅子和家具都是白色意大利货,镶金边发出炫目的华光。就连颇见世面的张峰都惊讶:“这么个不起眼的小镇,竟有如此豪华的酒店也真奇了!”

    服务小姐恭敬地接过女士们的坤包放好,引领她们入座。张峰特意起身为美琦搬椅子,十足的绅士派头,让美琦万分受用,美目传情,迷离地看着张峰,轻声软语“你也坐吧。”张峰于是坐在美琦旁边。

    精美的海鲜极品一道道端上来:鲍鱼、龙虾、燕窝、鱼刺、海参、大闸蟹等等、等等,都是这些小姐们梦寐以求的高贵食物。美琦还算矜持,另外三个小姐可就大吃、特吃起来。每人身后还站着一位服务小姐,随时为客人收拾台面、斟酒、夹菜,服务极其周到。

    “喂,小姐,你们这里都是镇子上的人来么”张峰终于忍不住好奇,向服务小姐打探。“哪里呦,因为这里距省城不远,豪华又安全,所以都是省城的贵宾来这里消费,我们镇上呀,就连县长、镇长也很少来的。”“哦,原来如此。”

    最后又端上来一个精致的盘子,盖着丝巾,服务生报号:“清蒸翡翠。”

    “嗯

    这是什么“吴妍急切地问道。”这是我专为美琦小姐点的。“”啊!、、“

    吴妍吐吐舌头,红了脸。服务生掀开丝巾。“哇!、、、”众小姐、包括服务小姐都惊叹。

    原来盘子里是一只肉红色玛瑙项链坠和一对碧绿晶莹的翡翠手镯。张峰拾起项链坠,给美琦挂上,早先送的那条昂贵铂金项链现在已是美琦的炫耀和最爱,所以一直戴着。然后,张峰又拿起镯子,给美琦白嫩的藕臂戴上。白净丰腴的手腕,配上晶莹碧绿的翡翠镯子,十分诱人、漂亮!张峰情不自禁地拉起美琦的小手,轻轻吻了一下。“这是我刚从缅甸买回来给你的。”

    “真漂亮!这得好多钱吧”李冰最直接了当,想搞清它的价值。“呵呵,这对儿翡翠镯子一万八、这只玛瑙坠子七千。”“啊!这么贵”李冰惊叹,还稍有几分怀疑。“这还算便宜呢,省城翠华珠宝店里的翡翠镯子,要一万二一只,我看还没这晶莹呢。”吴妍很认真地释疑。

    “哇!美琦你好幸福呦!”几个姐妹恭喜美琦,充满喜悦的姐妹之情、也充满嫉妒的艳羡之意。美琦娇美的脸上、飞起两朵红晕,羞怯地低着头,象个刚出嫁的美娇娘。

    吃过美味佳肴,几个人到客厅沙发里休息。这时服务小姐都过来,有的给斟茶,有的就跪在她们前面,捏起美人拳,轻轻捶起腿来。春月塘的小姐们此时倒也能拿捏身价,很有大家闺秀的气派,毫不拘谨。

    “水晶之恋,你这么追我姐姐,怎么连底细都保密”李冰是个直性子,开口便质问。“呵呵,今天就不保密了。”说着,给每人递上一张覆金箔的精美名片。

    “金鼎集团总裁:张峰电话:13966688888”“嗯这么简单”李冰没听说过金鼎,总想着大富豪应该一长串头衔,见张峰就这么三行字,掂不出轻重来,有些狐疑。

    “呀这电话号可真气派!”吴妍看着这不凡的电话号,估量张峰非等闲之辈。

    美琦拿着这张名片,激动得手有些发抖,热泪盈眶,她终于有出头之日了,要是能嫁给这个男人,自己将享用不尽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心里想着这些美梦,脸不禁更红了。

    “老板,要喝滋补鲜奶么今天刚好有五位初乳奶母,每人一千。”“嗯、、、”

    张峰有些迟疑,看着美琦,意在征询。“美琦不知这滋补鲜奶是什么只想是鲜牛奶,但听见每人一千的昂贵价格,便点点头,她不想失去一次在姐妹面前炫耀的机会。”

    “好吧。”张峰吩咐领来。服务小姐出去一会儿,便领进五位身着中式对襟薄衫的少妇,一个个羞得满面桃红,局促地低着头,走到几位客人面前,跪下。

    美琦和几个姐妹感到奇怪这是干什么就在她们纳闷的时候,这几个丰满的少妇开始解开胸前的排扣。“啊你、、你们干什么”吴妍首先惊叫起来。

    “小姐,不必惊慌,她要给你们喝奶呀,她刚生了孩子,是初乳,极有滋补营养,美容、滋阴、壮阳。”服务小姐温婉地解释着,毫不惊奇。“啊、、”

    吴妍看看其她几个姐妹,虽然都很惊讶!但毕竟是风月场上混过的,倒也镇定住了,便也不再惊慌,看着眼前的少妇们解衣宽怀。

    在客人和服务小姐们的注视下,几个少妇显得很慌乱,羞愧得眼睛不知该看哪里,两手哆嗦着,费力地解开了胸襟。里面没有再穿其它东西,大概已经洗过,充满奶汁的乳房鼓鼓涨涨的,很白净,乳晕呈褐色,乳头涨得挺起,两只硕大的乳房在胸襟开口处跳了出来,沉甸甸地摇晃着。

    大概刚刚受过简单培训,少妇们不很熟练地一条腿跪在客人身旁的沙发上,另一条腿斜撑着地面上,自己捧起一只乳房,凑到客人面前,羞答答地说:“请、、喝奶、、吧。”

    美琦她们惊讶地看着张峰,张峰倒是不慌不忙,伸手捏住一只乳房,叼住乳头,吸了起来,另一只手还摸弄着另一只乳房。于是,美琦她们也学着样子,叼住一只乳头开始吸吮。

    到后来,张峰干脆两手抱住少妇的屁股,把乳房压在自己脸上吸吮,少妇们的薄薄衫裤,大概也是故意做成松紧带式,张峰已经慢慢扒下这少妇的裤子,里面自然是光光的,什么也没穿。少妇两手撑着沙发靠背,挺着胸乳供张峰吸奶,却无法抗拒张峰的手,眼睁睁被扒光了裤子,也无可奈何,大概事先也做好了思想准备,此时只好任凭张峰轻薄。

    那几位小姐平日被男人玩弄,此时有女人可以被她们糟尽,更是变本加厉,都学着张峰,扒下少妇的裤子,一边吸奶,一边羞辱她们。

    张峰是男人玩女人,双手抚摸着少妇润滑的屁股,感受着那种酥痒的快意!

    有时也把手指捅进淫穴抠弄着玩,少妇被弄得扭摆肥臀,淫相尽出。

    而美琦她们几个是女人玩女人,心中充满发泄的郁愤,所以不是要感受快意,而是要让眼前的少妇痛苦,羞辱。她们一根一根地拔阴毛,使劲掐淫唇,甚至掐阴蒂,弄得那几个少妇痛苦不堪,连连哀求:“大姐,求求你,轻一些。”“哼,贱货,姐姐我花钱买你来,就是为了玩得高兴,不愿意你别来呀!”

    姐妹几个下手更狠了,直痛得奶妇们眼泪横飞,哼哼叽叽地又不敢大声叫唤。

    最后,几个姐妹又象是怕吃亏似的,两手掐住乳房,使劲挤干里面的奶汁!

    这才放了几个奶妇,她们便含羞忍辱地穿上裤子,逃出这间耻辱的包房。

    一直立在旁边的服务小姐们,倒是毫不顾忌,习以为常了,待奶妇走后,便上来给客人擦手、擦嘴。“哇赛!有钱就是皇帝!什么都能吃喝!”李冰极其满足地赞叹。最后张峰结账,总额一万三千元!着实让李冰、吴妍她们吃惊不已,美琦自是充满骄傲!自视高她们一等。张峰就此告别,说是还有些事要办。

    美琦娇声嗲气地搂着张峰说道:“那你什么时候来看我人家都想你了!”

    “过几天我一定去。”说完,吻了美琦,也半礼貌、半调戏地吻了李冰、吴妍和刘红。

    “你可不要嫉妒呦!”张峰拍拍美琦的屁股,先行走了。

    李冰几个立即把美琦拥围起来,一边羡慕她,一边说着张峰的气派,一边又鼓动着美琦赶紧把张峰搞到手,不要被别的女人抢了先。甚至还戏虐地威胁美琦,“你要是不赶快下手,我们姐妹可要下手了。”

    回到春月塘,张峰及这次豪宴还有美琦与张峰的未来,自然成了每日的中心话题,美琦在姐妹们面前也自然金光耀眼,都更加巴结美琦,以期日后能沾些富贵的光。

    当然美琦也被吹捧得晕晕乎乎,整日思量着如何做张峰的贵夫人不过偶尔也掠过一丝淡淡的忧虑,毕竟她依然还没弄清“张峰到底是什么人张峰到底有多少钱不会是偷来、抢来、挥霍空了就走人吧如果说他真是富豪,他为何没有车

    总是打的、、、哎、、他什么时候能来呢我得想办法弄清楚这一切。“

    美琦躺在自己的闺房里,胡思乱想着,花园溪谷好像有些湿润美琦不由自主地把手捂住私处,慢慢地、轻轻地揉摩起来,腕上的翡翠镯子触摩小腹的凉爽感觉,使美琦最为动情!“嘶、、、嗯呀、、、”情不自禁的低声呻吟飘出小小的按摩间。

    第六回 张峰逞勇舌奸美琦 刘红献嘴替姐奉夫

    在美琦的苦苦等待中,张峰终于再次光临春月塘。美琦当然很开心,脉脉含情地把张峰迎进自己的闺房,自是一番温情恩爱,卿卿我我,缠绵悱恻。

    坐在按摩床头的美琦正温柔地把张峰的左脚捧在怀里按摩,张峰的右脚却探进美琦短裙之内,勾动着大脚趾,捅弄美琦的蜜穴。

    “讨厌!、、”美琦娇嗔地呵斥,但也仅是扭扭屁股罢了,并未躲开。“哎、、你家住哪”“嗯、、”张峰脑筋一转,想起本地南山区是最高档的住宅小区,便信口胡编:“在南山小区。”

    俩人边聊边撩,经张峰“如实”介绍,美琦知道了他住在南山小区,房子很大,装修豪华,家中除了一个保姆之外,就仅有他一人。

    “你那保姆恐怕不只是保姆吧”美琦撇撇嘴,酸酸地试探。“就是保姆,不过很听话很能干。”“那、、、她不陪你睡”美琦半开玩笑地审问张峰。

    “看你说的,她又不是漂亮少女,不过是个普通的下岗嫂罢了,我怎能干她

    充其量让她给我搓搓澡。”

    “啊!、、大色狼!”美琦不无嫉意地使劲掐了张峰一下。“哎呦呦、好痛!看你说的,那有什么我还常跟她说起你呢”“哦是吗说什么”

    “我说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就是你,还说早晚要娶你回家。”“那、、她怎么说”

    “呵呵,她说让我注意身体。”“嗯、、、你是不是经常领小妞回家”

    “嘻嘻,偶尔、偶尔!”张峰讪笑。“哼!、、你气死我了!”美琦嫉妒得不得了,狠狠掐张峰。

    “哎呦呦、、别掐、别掐、、你进了我家门,我不就不敢领小妞了嘛。”

    “保姆是不是说我坏话”“没有、没有,她哪敢她不怕你真成了女主人报复她呀”“哼、、、”美琦内心被“女主人”的身份打动,感觉一丝甜美。

    “你家里什么样”“嗯、、两间大卧室、两间小卧室,其中保姆住一间,一个大客厅、一间餐厅、一间厨房、一间大浴室足能供四人同时洗浴、一间健身房、一间书房。”

    “哇!那么大还有健身房我去健身吧”美琦十分羡慕。“行呀,我巴不得你住进我家呢。”张峰动情地说着。“来、过来。”张峰让美琦站到他头边。

    “干什么”“聊天呗。”张峰一边说,一边就把手探进美琦短裙之内。

    这次美琦没有躲避,而是乖乖站着,一手还抚弄着张峰的头发。“呦,这个内裤好漂亮!”张峰轻轻抚摸着窄细的三角镂花内裤,赞美着。“呵呵、好看么

    我昨天才买的,今天专门为你穿的。“美琦有意献媚。

    张峰于是搂住美琦的屁股,把她神秘的小腹贴近自己的脸。“嘶、、、好香呀!”

    张峰鼻子贴着阴埠,深深吸了一口,成熟女人桃源溪谷那里散发出来的幽幽淫香,对男人是极大的刺激!仅仅闻闻,张峰的肉棒就开始充血了。

    握住美琦丰满的大腿,一边用拇指轻轻滑过内裤的边缘,一边探出舌头,一点一点地舔邸内裤的中线,往下、再往下,直达娇嫩的花蕊,张峰感觉出美琦浑身一震,内裤的中线已经浸出一条湿湿的痕迹。听到美琦娇喘嘘嘘,张峰知道她已被撩得发情,便大胆地往下拉那内裤。

    “不要嘛、、、”美琦娇羞地夹紧腿、摇摆屁股,却并未坚决制止。于是张峰便强行扒下她的小小内裤。“哇!真美!”看着眼前的女阴,玩过多少姑娘的张峰也不由得赞叹:美琦属于那种娇小玲珑的女孩,因此蛮腰愈发纤细,几乎两只手对掐就能合拢,细腰之下是极美的曲线,屁股不很肥大但却丰满、圆翘,平坦的小腹一直伸展到阴埠,阴毛稀疏、柔软,两片淫唇不厚不薄,却很长,不似普通女孩那种刚刚多出一个边缘,而是肉嘟嘟地垂挂下来,但却不累赘,两片淫唇微微闭合,颜色呈淡褐色,显然很少性交。丰满的大腿紧夹之状,尤其衬出肉蚌的娇媚。

    张峰颤抖着手指,极其精心地轻柔滑过肉唇的边缘,肉唇立即蠕动起来,那种微微的过电感觉实在美妙!美琦也被撩得麻痒,性感的小嘴儿里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呻吟:“嘶、、啊、、喔、、”

    张峰看着殷红的肉缝,实在忍不住口水,吞咽了一口后,便热烈地以嘴盖蚌,湿热舌头颤抖着舔邸两片肉唇的微缝,那肉唇便也热情地回应,慢慢张开唇翼,鲜嫩润泽的蚌内蜜洞、涓涓吐出淫香的蜜汁,“吱噜、啧啧”张峰贪婪地吸吮着,美琦犹如被吸走了灵魂,僵挺地站在那里,竟然无法动弹分毫,连富有弹性的臀肉都在微微颤栗。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舔邸她的肉蚌,那种绝美的快感令美琦晕眩。

    张峰舔啜良久,便扳着美琦转过身子,两团白皙的臀肉展现在张峰色迷迷的眼前:这美臀亦是极品!紧紧蹙蹙,丰满圆润,臀沟夹得很深,很优美!忍不住,张峰又是以舌代手,细细舔摩每一寸臀肉,臀肉的颤栗通过舌尖传导到张峰的身体,张峰于是也禁不住地肌肉微挛。

    舌尖拱进紧紧的臀沟,一点一点往下爬,美琦只感觉一只蚂蚁在沿着肉沟偷袭桃源密地。“美琦,你这里真是太美了!”张峰亲亲地赞许,美琦亦受用得很。

    “上来。”张峰两手捧着美臀,示意美琦上来。“嗯、、”美琦不甚明白,但象是被施了魔法,顺着张峰的手,爬上按摩床,再跪着骑上张峰的脸,热气喷涌的蜜穴立即被张峰火热的嘴严严地捂住。一条灵巧的舌头立即控制了美琦的全部神经,淫唇与软舌亲密地搅缠着,蜜汁无可控制地从蜜壶深处涌出,舌尖极其敏锐地感知着花心的状态,恰到好处地时而撩拨一下,每当此时,美琦便电震一下。

    一向矜持的美琦,自从出道以来,被客人如此弄,还是第一次,就是被男人弄也是初次,以前自己时常自摸,也曾跟前男友共赴巫山,但从未如此爽麻过,这种被一条舌头弄得神魂飘荡的快感,实在难以言表,只看自视清高的美琦此时竟不由自主地双手按摩胸乳的淫态,便知张峰的舌头已经把美琦舔弄得失魂落魄了!

    看见紧邻蜜洞的小小菊门,细密的肉褶,漂亮的褐色,一下一下地抽紧,那种蠕动是对张峰发出的热情邀请,张峰的舌头便急切地顺着肉缝,一点一点地舔下去,抵达菊门,美琦的屁股不由得颤抖加剧,舌尖开始在菊蕾四周清滑,菊蕾便羞涩地缩紧,舌尖便温柔地挑拨菊蕾的中心,菊蕾于是便稍微放松一下,舌尖刚刚侵入,那菊蕾便又缩紧,抵抗着舌尖。热情而大胆的舌尖与羞涩而娇媚的菊蕾,来来往往,互相挑逗,终于,菊蕾放弃抵抗,向舌尖敞开心怀,娇嫩的直肠里分泌出带着微微酸臭气息的淫汁,润滑了妩媚的菊蕾,舌尖便更加容易而深情地探进菊洞。

    张峰此时只感觉美琦那略带酸臭的淫汁比极品鲍鱼的浆汁还要甘美万倍!尽情吸啜、钻探,时而再回顾前面的淫洞,那里的蜜汁是带着腥臊的、淫香的,滋味又是不同,一条贪婪的舌头,在两个令人心醉的肉洞,里里外外,孜孜不倦地舔尝品啜。而骑在上面的美琦,已经娇喘嘘嘘、淫声连连了。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菊门的别样快感!十分的爽麻又十分的羞耻,但这羞耻反过来又刺激爽麻加倍!

    “不、、喔、、不要、、、那里、、脏、、、啊、、哼呀、、受不了了、、”

    美琦喃喃地呻吟着,全身的嫩肉都在剧烈颤栗,只感觉肉体内正燃着熊熊烈火,几乎就要烧焦她那颗狂跳的心。

    张峰感到美琦快要泄了,便手托其腰,想要把她推到下面,那里、一根粗壮火热的肉棒,正直直地耸立着。迷离的美琦慢慢下移,又被慢慢放下,就在龟头抵住桃源洞口的一刹那,美琦如被烫着一般,立即羞愧地躲开了。

    “不、、不要、、、”最后的矜持使美琦不得不拒绝张峰,尽管她现在是多么渴望那根肉棒塞满自己空虚的腔道!“哦、、”张峰一愣,但马上便说:“好好,我一定要等到把你娶回家,在新婚之夜要你。”

    张峰目光热辣辣地看着双颊绯红的美琦,想要把美琦放下床。却突然感觉出美琦执拗地抗拒,美琦不敢正视张峰,羞红的脸别向旁侧。

    “嗯、、我用嘴”张峰轻声而体贴地询问。“、、、、”美琦没有回答,但却不肯离开张峰的身子,这明显是默许和暗示。

    张峰便托着美琦的蛮腰,重又移到嘴上方,充满魔力的舌头又开始与花唇亲吻。

    红艳如相思豆般的阴核,已经膨凸,呈半透明状,张峰的舌尖便着意攻击这最敏感的豆豆,美琦身不由己地激烈颤栗,在几次强烈的抽搐过后,整个肉蚌都开始痉挛,一股淡黄色淫汁,一下一下地、强力地,喷射到张峰的嘴里和脸上,淅淅沥沥的尿液也失禁地滴漏出来,张峰当然悉数舔食,不会舍弃每一滴蜜汁。

    美琦泄身了,体验了有生以来的极限高潮!以至于好久不能起身,在张峰温柔的舌舔中品味着美妙的余韵,直到后来全身瘫软,被张峰轻轻抱起,放到身侧,搂进温暖的怀抱。

    美琦的娇脸深深埋在张峰怀里,喘息着,任凭张峰爱抚她的屁股和后背,极感温馨!“我爱你!”美琦终于说出这话,她已经开始动真情了!

    “我也爱你!”张峰吻着美琦的额头,轻抚她飘逸的秀发,如丝的快感从手掌传遍张峰周身,“你看我的脸,都让你给尿湿了,你的蜜汁好香甜啊!”“嗯、、别说了、、羞死人了!”美琦撒娇地扭动娇躯。

    就这么躺了好久,美琦小鸟依人般地默不出声,只是赖在张峰温暖的怀里,细细感受如丈夫般的温暖和关怀。

    “宝贝儿!你倒是爽了,可我很难受呀!”张峰贴着美琦耳朵轻轻地诉苦。

    “嘻嘻,我给你放出来吧。”美琦娇羞地爬起来,整理好衣裙,开始用一双肉感的小手按摩、套弄张峰的阳物。许久许久,张峰的肉棒已经很粗、很硬、很热了,可就是不泄,美琦既欢喜非常,又倍感歉意。以前也给相好的客人这样弄过,没有能挺住五分钟的,这根肉棒真是宝贝。可自己爽了,却不能让张峰爽,美琦倒真是内疚!

    “你、、怎么还不爽、、我手都累麻了。”“哎、、我也给你弄麻木了,用嘴吧。”张峰恳切地看着美琦,美琦羞得不行,连忙说:“以后、、以后再给你弄。”她还是有些矜持,没有弄清张峰底细之前,不肯献身太过。

    “那、、那怎么办啊”张峰透出几分埋怨。美琦真不想让张峰受苦,毕竟她现在开始有些真心喜爱这男人了。于是便羞答答地说出一个折中办法:“那、、那我叫别人给你吸出来吧不过你得给人家买钟。”“嗯、、、”张峰不大明白,看着美琦发愣。“装傻呀刘红不是给你吸过”美琦打了张峰一下,操起通话机。“小红,你进来,有事,把单子带进来。”

    功夫不大,刘红进来了。一进门,看见张峰下体赤裸地躺在床上,美琦的两手却在抚弄阳物,不禁有些害羞,“嘻嘻,琦姐,你干什么呢”“呀!、、死丫头!”美琦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拿开手,红着脸说:“姐给你买个钟。”

    “嗯、、买什么钟给他按脚”“不是,给他吸那个。”美琦指指那根挺立的肉棒。“啊!、、、”刘红顿时羞得低头,却说道:“你不是连按脚都不许我碰他那里么现在怎么”“去你的,我看他憋得难受,心痛他呗。”

    “那、、那你不会给他打手枪”“哼,这家伙好厉害,打了半天都不放。”

    “那、、那你不会吸”

    “去你的。”美琦起身捶了刘红一拳,“少说废话,姐姐看你今天客人不多,才特意关照你生意的,你还卖乖,快吸,不过只许吸,不许调情。”“好好好,我听姐姐的吩咐就是了,保证不撩他。”

    刘红于是便坐到美琦对面,俯下身子,开始抚摸张峰的阳物。换了个姑娘,张峰自是感觉又有不同滋味,而且两个姑娘在场,还有种特别的心理感受。

    “别那么撩他,又勾他花心,赶快给他吸出来就得了。”美琦看着刘红温柔地抚弄那团应该专属于她的阳物,有些醋意。“呦呦呦,小气劲!”刘红玩笑似地撇撇嘴,又对张峰说:“姐夫,这可不怪我伺候不周,姐姐不让啊!嘻嘻!”

    说着,低下头,张开嘴,把巨大的龟头含了进去。

    刘红的口技还是不错,只是在美琦的监督下,不敢纵情,仅仅当做任务来认真完成,啜、舔、套、勾,一番吸弄,张峰便再也绷不住了,热精喷射,腰臀僵挺。

    刘红更是不怠慢,在这紧要关头,加快速度,把粘稠的精液悉数吞下去了。

    “姐姐,我可是完成任务了,你怎么谢我”张峰躺在床上享受余韵的时候,两个姐妹竟毫不顾忌,讨价还价起来。“姐还能亏了你拿来。”美琦伸手要单子。

    刘红递上,美琦便写了100元,然后代张峰签上号码。“给,小淫妇。”美琦递给刘红,就推她出去。“嘻嘻,冤枉我,还不是替你卖苦力”刘红喜滋滋地拿着单子出去了,走到门口还回头做个鬼脸。

    “谢谢你,宝贝儿!”张峰感激地搂住美琦。“嗨,谢啥我哪舍得让你受苦”

    说着爬上床来,拱进张峰怀里,夜已深了,俩人便卿卿我我,悄声细语,聊着聊着,双双进入甜美的梦乡。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