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二十一章 人心

    发布时间:2021-04-30 00:00:42   


    陈林光着膀子,晃进洗手间。

    他有时喜欢裸睡,有时则套上短裤,但很少穿睡衣──陈林觉得休息时,还穿那么多衣服,有些累赘。

    站在马桶跟前,陈林岔开双腿,稳稳的站立,伸手拉低宽松的四角短裤,一副巨大的阳物显了出来。

    阴茎里充斥着尿液,尽管是半勃起状态,仍十分可怖。

    ──哗哗──

    水流声清亮而悠长,陈林半扬着脑袋,头脑中一片空白──清早,刚刚起床的人,往往都有些慵懒。

    及至将『水』放完,他才低下头去,用两指捏住肉柱,轻轻的抖了抖,立时三四滴尿液,纷纷落下。

    陈林扬起嘴角,心里十分惬意──那完全是排泄完毕,内心的一种舒爽。

    穿好短裤后,陈林走向洗手台,他家的浴室很大,马桶离洗手台,有七八步的距离,手刚刚碰到牙刷,便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

    陈林头也不抬,将牙膏挤在牙刷上,开始刷牙。

    连俊手扶着腰,姿势别扭的靠在门边,一张俊脸,登时涨得通红,他看了看马桶的位置,又生气的瞥向陈林。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灼灼的视线,对方从镜子里瞄了他一眼,送了个痞痞的微笑。

    这看在连俊的眼中,无疑是挑衅,但那又怎么样,自己吃住都是人家,难道还洁癖的想要改变对方的习惯?

    是的,习惯,想想连俊脑袋隐隐作痛。

    「哥,你不能把马桶冲冲啊……你,……你……」

    连俊有些结巴,他都不好意思,说他那些事。

    「怎么?」

    陈林挑了挑眉,手里捏着牙刷,口齿不清的问道。

    「你那味,太大了!」

    连俊终于忍不住了。

    陈林的尿液骚气冲天,好像与普通男人不同,更过分的是,他有时会忘记冲马桶,这可苦了同居的连俊。

    如果他不主动收拾,那味就会弥散开来,到时候整个屋子,就别想呆了,可这一切,陈林却毫无所觉。

    难道是自己嗅觉异常吗?他愤愤的想着。

    陈林好笑的扯了扯嘴角,将牙刷从嘴里拿了出来,就着水杯,漱了漱口,而后看也不看,随手拽过几张面巾纸。

    他一边擦着唇上的泡沫,一边阴恻恻的看着连俊。

    青年立时觉得头皮发麻,看着他不怀好意的靠近自己,连俊很想闪身,但知道自己跑也没用。

    陈林会象抓小鸡一样,把自己缛进怀里,他何苦自取其辱呢?

    陈林走到他面前,一手撑在墨色的瓷砖墙壁上,一手插在腰际,整个身体悠闲的歪在那里。

    「你说我味大,什么味大?」

    陈林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连俊下意识的咬了咬嘴角,瞪了他一眼,就想从他身边溜走──他要去冲马桶,他受不了屋子里的空气。

    陈林大手一扬,拽住了他的手臂。

    他挑挑眉,目光慵懒中带了几分危险意味:「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宝贝!」

    连俊很反感,他叫自己宝贝,撇了撇嘴道:「你说什么味大,你的尿,简直可以做生化武器了。」

    实际上,连俊想说的是,陈林整个人都是生化武器──巨毒。

    「哦……」

    陈林眯起了眼睛,用手摸了摸下巴,而后故作惊讶道:「我怎么不知道?有那么难闻吗?」

    连俊听他这么说,不禁有些激动,开口道:「简直,简直……」

    但看到对方,颇有压力的目光,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连俊知道自己有些窝囊,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陈林伸出舌头,看似漫不经心的舔舐着自己的门牙,实在心里很不爽。

    「你他妈是在嫌弃我吗?」

    男人话语冰冷。

    象连俊这样的男人,不,应该是直男,就是欠调教──凭陈林现在的实力,想要什么样的男女没有,非要在他身上找不痛快。

    陈林知道自己男人味重,身体内分泌的荷尔蒙是普通男人的两倍,甚至更多,但既然做了他的情人,就要老实本分的伺候他。

    这当中,讨好他是应该的,别说他的尿液味道重了些,就是臭的也得忍着,显然,陈林还做不到这一点,居然开始挑他的不是?

    陈林越想,越是恼火,而青年的脸上,也带了几分惶恐。

    连俊不是没挨过陈林的打,刚刚入狱不久,自己就被他揍进了医院,就算在劳改农场,他也是对自己呼来喝去,而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日子过的,也不是无法忍受,自己偏又惹他?

    连俊知道陈林霸道的个性,恐怕今天又是在劫难逃。

    「哥……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连俊胆怯,就连说话的音调又低了几个音阶,而且似有若无的微微颤抖。

    连俊虽然倔强,但没人喜欢被修理。

    「那不得讲究卫生不是?」

    青年头脑发热来了这么一句,得到的是一记堪比利剑的目光,连俊心里一急,不该说的话,又溜了出来。

    「你也不是小学生……」

    话一出口,连俊的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他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陈林哼哼了两声,不怒反笑。

    其实陈林尽管心里生气,但要动手教训连俊,心里还是有些不忍,尤其见对方被自己恐吓的一再说错话,不禁有些好笑。

    他想起,初见连俊时,那个视死如归,同自己搏命的愣小伙子,显然现在的青年,更加可爱。

    陈林伸手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对方的面颊,看着连俊惊的浑身一抖,有些莞尔。

    「你管好你这张小嘴,虽然它给我口交的滋味十分不错,但如果再吐出什么不和谐的音符,我不介意,把你从头到脚,调教一番。」

    在青年诧异而略带恐惧的目光中,男人捏了捏他的下巴,下一刻又毫无留情的,狠狠甩开,而后走出浴室。

    连俊吃痛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陈林。

    他不了解对方,明明要发火了,却又放过自己,但他并没有傻的忽略刚刚男人的话,他知道陈林说的出办得到。

    连俊低下头去,纠结的跟自己睡得凌乱的头发过不去──他很有压力,跟陈林相处确实很有压力。

    不禁是世俗的目光,还是陈林的秉性,还有不确定的未来,连俊脑中都是一片茫然,理不清也逃不脱。

    在那站了一会,身后再次传来流氓的声音──快去收拾,他饿了。

    连俊翻了个白眼,全身脱力般的走向了马桶,他按了抽水的按钮,眼中略带厌恶的看着微黄的尿液再次变得澄清。

    ──我上辈子欠他的,这就是我的祖宗。

    青年心中充满愤懑的咒骂着,于此同时,将薛进的祖宗十八代,一并问候了一通:要不是那个坏蛋,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

    这是连俊的心病,薛进就象一颗毒瘤,让他时时不安,并暗暗鞭策自己报复泄愤,好似薛进吃了苦头,自己身上的痛苦,就会减轻一般。

    陈家的餐厅,亦如往常般喜庆,毕竟是大年初二,室内的装饰,同春节那天一般无二,只是看上去,没有夜晚素雅动人。

    宽敞的餐桌上,一盘盘饺子端了上来。

    过年吃饺子,是人们的习俗,可现在日子好了,人们都不太讲究这些──毕竟生活水平提高很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日象过年。

    陈家孩子,早年都吃过苦,现在这般富贵,身上毛病也不少,吃穿用度,自然精致有道,就拿这饺子来说:陷多肉厚,选材上乘。

    可尽管如此,日日大鱼大肉,陈林受得了,连俊和连羽却有些害苦,再加上连羽身怀有孕,更是对荤腥反感。

    陈林和连俊都入了位,连羽才走了进来,她向两人问了好,方才拉开椅子坐了进去,抬眼一扫,桌面上的东西,不禁胃口全失。

    还是佣人细心,末了,给她端了碗清粥。

    「小羽,早上吃药了吗?」

    连俊在家没事儿,自然要关心妹妹。

    小。女。孩手捧着粥碗,慢条斯理的吃着,间或抬起头来,看着哥哥:「哥,你放心,我有好好吃药。」

    连羽吃了汤药,孕吐的情况,明显好转,气色很不错。

    此刻见妹妹一脸轻松,连俊不禁有些窝心,心道,如果连羽知道自己怀孕了,不知是何反应。

    顿觉手中的饭碗有千金重,也许是内疚,连俊下意识的夹了一块三文鱼片,放在小。女。孩面前的瓷碟里。

    三文鱼片,是经过特殊的材料腌制而成,面带金黄,不油不腻,看上去十分可口,这本是陈林特选的荤菜。

    他那个馋肉的毛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连羽对荤腥避而远之,此时见了鱼肉,不禁略略嘟起了小嘴,连俊看着他日渐『消瘦』的身子,心下一动。

    「你不爱吃鱼吗?」

    连羽不愿拂了哥哥的好意,勉强着点了点头。

    连俊若有所思的端起饭碗,漫不经心的夹起饺子,放入嘴里,也不知内里的馅料是什么做的。

    陈林一口一个饺子,间或夹些小菜入口。

    他本就年轻体壮,吃饭十分实在,不说狼吞虎咽,也和斯文沾不上边,此时见连俊动嘴慢腾腾的样子,便知他有心事。

    目光在两兄妹间,转了半圈便知道怎么回事。

    早饭完毕,连羽回房休息,陈林和连俊一同上楼,关上房门后,陈林兀自给自己拿了根烟出来,就着连俊递过来的火苗,吸了一口。

    这点烟的活计,是陈林特意分配给他的。

    连俊心里反感,但还是不情愿的应了,否则对方不知道要怎样发脾气,连俊知道男人什么心理,只道,在外面摆谱,回来也要跟自己耍横,也就是一个字,装,两个字,装B陈林手夹着烟卷,仰头向空中吐出一线青烟,而后一把将身边的青年,揽入怀中──连俊唬了一跳,浑身不自在的挣了一下。

    陈林用力勒了勒手臂,对方老实了。

    「连羽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自从小。女。孩怀孕,他还从没问起过。

    连俊在这事儿上,也不当他是外人,略微思考了片刻,答道:「还能怎么办?等过了年,我带他去医院,开个怀孕证明。」

    陈林眉毛一沈,问道:「然后呢?」

    「然后就再上法庭……」

    说到这里,连俊微微推开陈林,面对着他,有些激动的说道:「这次我看薛进,还怎么逃脱。」

    陈林不赞同的皱了皱眉。

    「你不相信我能告倒他吗?」

    连俊有些急了。

    陈林吸了口烟,淡淡一笑:「宝贝,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人心难测,你面对的不仅是法律,还有……」

    陈林顿了顿,心道自己跟他说这些干什么。

    「还有什么?」

    连俊见他迟疑,口气不耐。

    陈林是做不法生意起家的,现在也没完全脱离黑道,只能说公司游走在灰色地带,半白不黑,所以这里面龌龊的东西,他太了解了。

    人心吗?陈林在心中冷笑──他所接触的白道人士,虽然表面上道貌岸然,其实股子都已经变灰,有些甚至于全黑。

    陈林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连俊的肩膀。

    「宝贝,你还太年轻,社会阅历少,有些事,不是你有理,就能讨回公道。」

    陈林十分郑重的说了这番话。

    连俊心下一沈,几乎本能的要反驳。

    陈林将手指贴在他的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你不是问我还有什么吗?我告诉你,法律的背后,还有法律的漏洞和人情,最复杂难测的就是这个人情,你懂吗?」

    连俊颇有些不服气,心中一股正气支撑着他的信念。

    他根本没完全深层次的去理解陈林的话,这不仅跟他的阅历有关心,而且跟他的善良也脱不了干系。

    他一知半解,很是气愤的质疑道:「照你这么说,要是杀人犯,也有不受惩罚的可能了?」

    陈林坚定的点了点头。

    他的回答,彻底的激怒了连俊,他猛的站了起来,狠狠的瞪着陈林,语气凿凿地质问道:「那你这么有本事,犯了法,为什么还要蹲大监?」

    连俊从陈林的生活状态,判断出对方很有实力,但并不具体了解,他都做些什么生意:出门有豪车,身侧随保镖。

    走到哪里,都受人敬重。

    尽管心中怀疑跟黑道有些牵扯,但并不作实,念头辗转之间,连俊又想起自己初见陈林,狱官说的话。

    ──他是个大毒枭,还杀过人!

    可如果陈林真是那样的人,为什么只判了轻刑,连俊猛的瞪大了眼睛,被自己想法吓得腿脚酸软。

    好似为印证他的疑虑,陈林轻蔑一笑:「我哪,不只杀过人,我还……干了很多令人畏惧的事……」

    陈林猛的靠近他,灼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激得青年浑身一抖。

    「所以,不要惹怒我……」

    连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很难过,难过的几乎窒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为了陈林的大恶?还是为了自己心中所坚定的信念被动摇!

    青年下意识的,抓紧了自己的胸口,质地优良的衬衫,被抓得褶皱起来。

    陈林知道自己也许吓到了他,心中有一丝愧疚闪过,但又十分无奈,他抿了抿嘴角,轻声道:「这就是你的男人,可无论我过去做过什么,我都不想伤害你。」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