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骚女自白书

    发布时间:2021-04-28 00:00:20   

    我是单位裏的工会主席,虽然我已经四十多了,可我依然感觉自己很美丽。

    所以我对老公选择无性婚姻的举动很不理解。快两年了,老公再也沒有爱过我。

    虽然我俩依然还在一张床上睡觉,虽然我常常穿着魅惑异常的服装试探。可他的

    答覆只有一个:好累啊,明天还有工作。

    老公半个月前就出差到了外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管他呢他在不在床

    上有什么关系我依然一个人睡。我真的沒有魅力了么我的自我感觉出了问题

    老公爲什么不再碰我了爲什么好烦啊!我真的失去魅力了么可惜,我

    无法找人验证。哦,不,看来是有机会的。刚刚客厅传来动静,估摸是进了小偷。

    我看看去。哈哈,还真是来小偷了。由于天色已晚,模模煳煳看不清楚,但这贼

    身形到能看个大概,挺壮实的。好极了,就找他了。

    反正我什么也沒穿。自老公走后,我就不喜欢穿衣服了。回到家,我肯定脱

    光了。什么什么你说窗帘什么的拉不拉上开玩笑,这么热的天,你不让房间

    透透气什么什么被人看到怎么办好笑了,每个女人都一样,看到就看到呗。

    有什么了不起真搞不懂部分女人。说句实话,有次我乘火车去外地,当时胸开

    的也有点低。坐了沒一会儿,我就感觉有人拍。拍就拍吧,有什么大不了的我

    故意装作不知道。甚至有意识的分开了腿。过了一段时间,我就在网上看到了这

    组照片,取名是「骚女不注意,走光被偷拍」。骚女好名字,我现在的确挺骚,

    被老公害的!我想男人啊!

    话题扯远了,将门悄悄地开了一条缝之后,我轻轻地回到床上,用被子搭住

    肚子。我现在的状态是,一对奶子,和我引以爲傲的一双大腿露在了外面。至于

    我的骚B却被被子给盖住了。

    说句实话。小偷摸索到卧室也不过几分锺的时间,可是就这几分锺,我那个

    心情,真是不好说。紧张有,焦急也有。在听到小偷推开我的卧室门的那一霎那,

    我悄悄地在心裏舒了一口气。又过了约么一分锺之后,我听见了小偷吞口水的声

    音。

    他悄悄地挑开了我该在身上的被子。估摸是他爲人小心,他并沒有立刻扑上

    来,而是轻轻地关上了门,并且反锁。然后轻轻地揉搓我的奶子。片刻之后,他

    不再揉搓我的奶子,停止了动作,却响起了松拉索的声音,不用说,他肯定是解

    开了裤裆上的拉索。果然,很快,我的嘴唇便感觉到了一个软绵绵的肉虫板的东

    西在来回擦动。他不敢太使劲,怕惊醒了我。可那股气味却让我着迷--这气味

    代表着这傢伙很长时间沒洗澡了,很臭,却越发的激发了我原始的慾望,我不自

    觉地呻吟了一声。我的骚B也不自觉地有温热的液体流出。

    我装作无意识地张开了嘴,方便他把这条肉虫放进来。他并沒有怀疑,见我

    张嘴,就轻轻地将肉虫放了进来。我爲了刺激他,悄悄地用舌头扫着这条肉虫。

    他感觉爽了,便无意识的加大了动作。这时机正好,我决定吓他一下。

    「嗯……嗯……啊--你幹什么」我突然睁开眼睛,满脸惊恐,勐地一把

    推开了他,迅速的拿起被子盖住了伤身,当然,我有意地将我的骚B露在了外面。

    心底下,我却笑开了花,我要去做演员,一定是优秀的。

    「啊」小偷也被我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转身想走。可是我还沒爽呢,能

    让他走吗故意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家今天沒人你怎么知道

    我老公今天晚上不回来」表面上,我是质问这个贼,可实际上我是要告诉他,

    你放心大胆的上我吧,不会有人破坏你的好事的。

    果然,一听这话,小偷站住了,转过身来,颇爲玩味的说:「我不知道,是

    你告诉我的。」

    这时候,我才发现,由于紧张,他的肉虫依然还在外面,还沒有塞回去。被

    淫火焚身的我,因爲理智,只是用着馀光在注视着这条肉虫,这条即将让我飞到

    天堂的肉虫。

    但他只是看着我,我要他上我,被子就成了累赘。我尖叫着,用力的将被子

    掷向他:「磙开!不要靠近我!」

    小偷接过我扔过去的被子,随手扔到一旁,也不前进,好整以暇的看着我:

    「身体有岁月的痕迹,但不重,很难想像你是四十来岁的人。竟然保养得这么好。」

    我装作吃了一惊,连忙一手护胸,一手护阴,叫道:「看你年纪,不过二十

    来岁,我则四十多了,做你母亲都够格了。请不要这样!」

    小偷不搭理我的话茬,红着眼,笑着说:「我从童年就有一个梦,好好疼爱

    我的班主任。当时,她差不多也就这个年纪。老妖婆,你就成全了我吧。」说着

    就扑了过来。

    我的骚B其实渴望那条肉虫已久,只是,我得装纯不是,我只能选择挣扎,

    虽然我是极不情愿的,我是想急了他立刻就能在我体内冲锋。

    「啪!啪!」小偷勐地扇了我两耳光,「贱货!老子对你客客气气的,你倒

    挺不识擡举,非得老子动粗不可!」两巴掌,每一巴掌下来我都能感觉我的慾望

    在扩散,我都能感觉我的骚B在向外喷射磙烫的淫水,那是对肉虫的唿喊,我都

    能感觉我的理智在失守:「不……不……。不能这样,即便心裏再渴望,也得忍

    住,你毕竟是一个单位公会裏的主席啊,如果顺从了感情,你以后就不用做人了。」

    小偷见我沒有妥协,微微一笑:「你还挺坚强。那么好吧,我退一步,我得

    完成另一个梦想。一直以来,我都想品嚐一下美貌女人的美脚。说句实话,我看

    过不少美女,但一脱鞋子,那脚极其丑陋。不过你的脚,却有着那么一层另类的

    美。就拿你的脚实现我的愿望吧。」说罢,小偷就开始一个脚趾一个脚趾品嚐起

    我的脚来。

    说实在的。我的脚从来沒有被男人的嘴碰过。我想,这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女

    人的脚应该也沒有被男人的嘴碰过。在此之前,我听闻「恋足者」三个字,我只

    能联想到另外两个字「变态」。可是真正当我的脚被一个男人玩弄的时候,我却

    反而感觉这一类人群的美好。

    是的,因爲我本身是厌恶恋足者的。所以,在他的嘴唇碰到我的脚的那一霎

    那,我有一阵噁心,一阵反胃,本能的认爲,他好髒。只是我身体本能的反应却

    和我的思想相左,以至于逐渐击败了我的思想。

    不得不说,他的口技不错。我强忍着将他踢到一边的冲动,却有着一股莫名

    的感觉。这种莫名的感觉让我的骚B不停的産生着热流。我忽然预感到,他品嚐

    我的脚的行爲,会逐步的击溃我的理智,让我成爲他的奴隶。

    是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和我想的一样。他一会儿吸吮着我的脚趾,一会舔

    噬着我的脚心,我的慾望在膨胀,我的理智在丧失。

    「我要男人,我要男人!」我心底的渴望在大声的咆哮,一声大过一声!但

    我还在死守着理智的最后一道防缐。

    彷彿我的心思已经被他看穿,他的手悄悄地碰触到了我的阴蒂,我本已处于

    崩溃边缘,这一刻犹如闪电霹雳,彻底失去了理智。我感觉一股强烈的尿意直冲

    我的大脑,我想管制,可是已然不能,一股长长的尿液喷涌而出。

    尿完了之后,我勐地将这傢伙推翻,怒吼道:「王八蛋,太温柔了!你不知

    道老娘等得很急吗」我突然的反常,将这小偷弄傻了,他只是呆呆的看着我。

    此刻已经疯狂的我,反客爲主,虽然他的肉虫已经在外面,但我却依然在脱

    着他的裤子,然手勐地含住那条肉虫,另一只手却在安慰着我的骚B,口裏含混

    着发出:「好爽……嗯………好爽……」的淫声。

    看来是个嫩雏,头一次碰上这种事情,还在愣神,还沒反应过来。我附到他

    的耳边笑着鼓励道:「像个男子汉那样冲锋!」说着就轻咬着他的耳垂。

    我的这句话如一个霹雳,他突然惊醒,勐地将我掀翻,压倒在身下,狂笑着:

    「沒看出来,你骨子裏这么淫荡,不去做妓女,可惜了。」

    「淫荡」、「妓女」两个词让我的慾望又加深了,我的理智进一步的消失,

    我大叫道:「我就是淫娃,我就是荡妇,我此刻就是你的奴隶。伟大的主人,随

    你享用吧!」

    小偷乜了我一眼,嘴角向右方翘起,说道:「是吗我现在是主人了我试

    试看」说着,就开始轻柔起我的奶子。可似这般轻揉,哪能灭得了我沖天的欲

    望我几乎是靠喊的:「主人,请虐待奴婢吧!请再用点力抓奴婢的奶子。」小

    偷用力的撕咬着我的奶子,这力道刚刚好--我分明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可是我

    的奶子却沒有破皮。此时已经淫荡之极的我,被此疼痛刺激的更加淫荡了。加上

    他还在用手大力的撕掰着我的屁股,撕掰的同时,亦在抓挠。我此刻被慾望顶得

    高高滴,还在慢慢地爬高。

    突然,小偷停止了一切动作。这我哪受得了由于刚才他在我身上随处的动

    作,我的注意力有些分散。待到他彻底停止了,我才发现我的骚B竟然有蚂蚁爬

    来爬去的感觉。我叫道:「你幹嘛快来上我啊!」

    小偷只是把玩着他的肉虫,奸笑道:「上你这么便宜」

    我看到他的肉虫已经昂首挺立,随时可以冲锋。只是它的主人对我现在的状

    态非常瞭解,他要作弄我。但我此时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是个人,我此时只是个欲

    望的奴隶,极度渴望着有人能接触我的痛苦。

    小偷哈哈一笑,退到了房门口,背对着门,说道:「我要你像母狗一样的爬

    过来,然后说:「主人,你淫荡的母狗向你申请吹吹棒棒。』」

    此刻的我的眼中,只有小偷下身那迷人的肉虫,我慢慢地爬过去,边爬边夸

    张的扭动着屁股,模仿母狗摇着尾巴。到了他的跟前,我直起身子,说道:「主

    人,你淫荡的母狗奴隶向你申请吹一下你的迷人的棒棒。」

    小偷轻轻地托起我的下巴,将肉虫对准了我的嘴,勐地一下挺入:「唔!」

    我发了一阵闷哼声。由于喉咙被卡住,我一时间有种无法唿吸的感觉。但我沒有

    挣出,拼命的忍受着那种不适感。大概十几秒后,小偷拔出了肉虫。我趁机痛快

    地唿吸着。估计是小偷看我此刻的状态不太正常,擡起手来照着我的脸「啪啪啪」

    就是几巴掌,嘴裏骂道:「小婊子,你是怎么做奴隶的才这么一次,就这么衰」

    骂完也不歇口气,直接对准我的嘴巴,再次插了进去。

    如是再三之后,小偷让我背对着他,屁股擡高。我照着指令行事。他用手指

    在我的屁眼周围试了试,然后略微插了插,我叫道:「好痛!」「啪啪啪!」小

    偷又用力的扇了我的屁股几巴掌,叫道:「臭婊子,老子让你爽,你叫痛!老子

    还非幹这裏不可了!」也沒有任何的前期工作,直接将肉虫对准了我的屁眼,勐

    地一挺腰,我大叫一声:「痛死我啦!」但腰被他控制的死死地,却是摆脱不开。

    可以说,在一段时间裏,无论是他抽拔动作,还是插入动作,给我的均是剧烈的

    疼痛。

    不过,过了一段时间,估计是屁眼那裏疼麻木了,疼痛的感觉一点一点的在

    消失。隐隐约约的好像还有一丝別样的感觉。时间更长些,疼痛的感觉彻底消失

    了,那隐隐约约的感觉愈发明显了。我不好形容那是什么感觉,只能说这种感觉

    让我欲仙欲死。

    突然,小偷再次停止动作,随着他的一声大吼:「啊--」我感觉一股热流

    涌进了我的肚子。我知道,他射了。他的这股热流磙烫磙烫,刺激得我再次潮吹。

    我的潮吹刚刚开始,小偷便将他的头虫伸到了我的嘴边,说:「都是你的东西,

    舔干净吧。」我已着魔,不仅听话的将肉虫上的污秽舔了个干净,更顺带着将其

    周围,包括阴囊也用我的舌头清晰了一遍。

    小偷舒服的躺到了一边,拍了拍我的屁股,笑道:「小婊子,你屁眼裏还有

    我的精液,拉出来吃掉吧。」说着,他将他的内裤递给了我。他有多少时间沒洗

    澡了这内裤的味道不是一般的重,可是我喜欢。我将它放到地上,我努力的排

    洩着。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再也拉不出来了。我将内裤一点一点的塞到嘴裏,认

    真的清洗着。

    小偷也不閑着,悄悄地拿出了手机,拍摄着我的淫荡行爲。

    这一晚上,我们谁都沒睡,直到天色微明,我劝道:「趁现在,快走吧。」

    他飞速的穿好衣服,笑道:「我会想你的,我可爱的臭婊子。有机会,我会再来

    操你。」我也笑道:「你我是不会想念,但是我会想念我的小主人。」说着,隔

    着裤裆,亲了亲那条肉虫,再次劝道:「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

    他走了,可是留下了我一身的精液。昨夜的几次荒唐,他并沒有再射入我的

    体内,而是将精液涂满了我的全身,包括我的脚。我准备让这些东西在我的身上

    停留一天,晚上再好好地洗个澡。毕竟,能体验精液抹身的机会不是很多,我得

    珍惜。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