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黄鸟 第二十三章

    发布时间:2021-04-28 00:00:19   


    “铃!铃!铃!”一阵刺耳又讨厌的电话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

    “喂,请问找那一位?”

    “我就是,什么事?”

    “好!好!你放心,不会的啦!”

    “喀!”

    我放下电话,原来是美玉打来的,叫我不要乱跑,有事出门,还得告诉她我到那里去。

    咦?小娟也去上班了。

    偌大的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看了看表,才下午二点,干脆出去走走算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的,走到了林森北路,和南京东路的交叉口,“麦当劳”,刚好,我早餐,中餐都还没吃,便进去叫了一杯可乐,一个汉堡,上楼找了个吸烟区,坐了下来。

    才坐了不到五分钟,就有人向我搭讪:“先生,借个火好吗?”

    我抬头一看,是个小女孩,年约十八、九岁,长得是眉清目秀,娇小动人。只见她手上拿着一根未点燃的香烟,她的眼光有着探询的味道。

    看着她,我拿出了打火机,为她点燃了香烟。

    “先生,谢谢你,请问我可以坐下来吗?”

    “请坐,我很高兴能有为你服务的机会。”嘴里虽然是这样说着,可是我的心里却在想:“他妈的,吊凯子,吊到我头上来,这下子你可是碰到郎中了,非让你哭笑不得,让你惨兮兮的回家。”

    “先生,你住在那里,在那里高就?”少女搭讪的问道。

    “我住在南方乡下小地方,来济南玩几天。”

    “南方我还没有去过,真希望能有机会去玩两天,先生,你愿意当我的向导吗?”

    “可以啊!那有什么问题,我是非常欢迎,可是济南我不熟,你可愿意做我的向导呢?”

    “像你这样英俊的人,能和你一块出游是我的荣幸。”

    “哦!对了,小姐,贵姓?”

    “邓,你就叫我安妮就可以了,你呢?”

    “你叫我凯文就可以了,这样称呼比较顺口,你说是吗?”

    她缓缓的吸口烟,那细小、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根SevenStar的香菸,不矫作,看起来很顺眼。

    有好几分钟,我们相互注视着,没有说半句话。最后,还是她先开口说话:“我们出去走走好吗?这里好吵。”

    “济南我不熟,你带路好了。”

    “喂!凯文,我们去逛街,打保龄球,然后再去吃晚餐,你说好吗?”

    “可以,问题是你有那么多时间吗?”

    “有,我的时间多的是,玩多久都没有关系。”

    就这样,我让她以为她吊上了我,她带着我逛街,打保龄球,晚餐……

    直到晚上十点多,我想,好戏该上场了。于是,我拨了通电话给美玉,说我现在人在中坜,明晚再回去。

    我故意问她说:“很晚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她编了一大堆的理由,说什么与家人失和啦,这么晚了到朋友家也不太好意思啦……等等。不由分说,我当然知道她的用心,她说什么,我都默然首肯。

    三转两转的,她带我到了中山北路二段的一家饭店,她熟稔的,和柜台打招呼,由表面情形看来,她对这一带相当的熟悉。

    开好了房间,她立刻要我先去洗澡,我故意的推托,要她先去洗。

    趁着她上浴室的时间,我赶忙的将身份证和钱,藏到弹簧床的夹层里,只留下六百多元放在皮夹里,便倒在床上假睡。

    过不久,只见安妮全身只里着一条浴巾,全身白皙皙的。

    “凯文,该你去洗澡了。”

    “安妮,帮我洗好不好?”我又故意的道。

    “不要嘛,你自己去嘛!”

    我把衣服脱掉后,一把拉着她,走进浴室洗澡。在我的好言相慰,软硬相逼之下,她终于首肯。

    当我们洗好之后,回到床上,她立刻如小鸟依人似的偎在我的胸怀里,口中轻声的嗲道:“凯文,你长的好壮,又好英俊。”

    “安妮,你长的也不赖呀!”

    “凯文,我们睡吧!”

    她一说完,立刻关掉了室灯,刹时室内一片漆黑,只听到我和她的呼吸声、心跳声。她那股少女身上特有的幽香,阵阵传到我的鼻孔,引得心头欲火慢慢的炽热,我的手,开始游走她的背、她的臀部。

    黑暗中,她那一对明亮的双眸,一闪一亮的,似乎在等待我的进攻。我拿起她的手,握住我那已胀起多时的大鸡巴,忽闻她一声轻呼:“哇!好大的鸡巴,快吓死人了。”

    我不禁得意的笑道:“大才好,你才会爽死,对不对?”

    很快的,两个人的嘴胶合在一起,相互的咬着对方的舌头。我的手也移向了她的前胸,揉搓着她那尖而又圆的奶子。

    安妮的手,做成管状,一上一下的套弄着大鸡巴,大鸡巴被她套弄得几乎快受不了。于是乎,我一个大翻身,分开她的玉腿,大鸡巴用手扶着,顶着小穴洞口,感觉上,她的小穴早已是泛滥成灾了。

    我屁股抬起,往下一插……

    “啊…啊……痛……小穴裂开了……啊……痛死了……你的鸡巴太大了……哦……”

    我心里想:“小骚穴,是你吊我的,你犯贱,我管你痛不痛。”

    大鸡巴根本不理她,继续的插,继续的干,要干到我爽为止。

    “啊……轻一点……啊……痛……小穴痛死了……啊……啊……哎唷……你好狠……小穴受不了……”

    “求求你……我……哎……求求你…不要干我……小穴不要了……哦……”

    她的手,拚命的推拒着我,她的下头,也死命的往旁边移。奈何,我早有准备,双手紧紧的抱着她的屁股,不让她移动半分,看来,她只有挨插的份了。

    “凯文……哎唷……花心被顶穿了……不要再干小穴……不要……啊……小穴受不了……”

    受不了才好,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吊凯子。安妮挣扎的愈大力,我就愈干愈用力。

    “哎唷……会痛呀……你不要那么用力……啊……花心会被顶穿……啊……我……不要……啊……”

    我不理会她的喊叫,就这样干了约有四、五十下,她似乎渐渐感到爽快,不再拒绝我,她的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她的屁股也不停的迎合着大鸡巴的抽插。

    “嗯…嗯……哦……花心好美……美死了……嗯……嗯……你干得好猛……小穴好舒服……嗯……”

    “凯文……嗯……嗯……我好爽……哦……大鸡巴干死小穴了……哦……我爽死了……嗯……”

    “大鸡巴哥哥……嗯……嗯……你干得我好美……嗯……插得小穴……舒服死了……哦……嗯……”

    “好骚穴……哦……哦……我会干死你……哦……我要插死你……哦……哦……大鸡巴好舒服……哦……”

    “卜滋……卜滋……卜滋……”大鸡巴穴的声音,更使得我狂暴万分。

    虽然,我想要干死她,插昏她,可是总要有点本事才行,我是绝对不能比她先才行。

    “啊……凯文哥哥……大鸡巴干得小穴快活死了……哦……哼……美……小穴美上天了……嗯……”

    “好骚穴……哦……你开始爽了……大鸡巴干得好美……哦…哦……我……好舒服……哦……”

    “大鸡巴哥哥……嗯……嗯……我好快活……嗯……小穴好舒服……嗯……嗯……我爽死了……”

    “啊……快……再用力……大鸡巴哥哥……哦……用力……小穴……不行了……啊……快……哦……我不行了……小穴……啊……我要美上天了……啊……啊……”

    “好妹妹……哦……好小穴……我也要……快……出来了……哦……爽……爽呀……我出来了……哦……”

    两个人一阵急促抖动,双双泄精。

    “我是不想干你,否则有你受的,信不信?”

    “哼,我不信呢?”

    “不信是吗?要不要再试?”

    “来呀!难道我怕你干呀!怎么上?”

    “安妮,你先含我的大鸡巴,先让它硬起来。”

    她还真的不含糊,小手握住我的大鸡巴,张开小嘴,便开始一含一吸的套弄起来了。我的手,伸了出去,摸著她那挂在胸前的双乳。还好,她的嘴上工夫不错,没多久,大鸡巴又是生龙活虎。

    “哗……滋……哗……滋……”

    “哦……哦……小嘴弄得大鸡巴好爽……哦……含的好美……你舔得……我太美了……哦……”

    “好妹妹……哦……你太会含了……含得我好舒服……哦……哦……我好美……哦……美死我了……哦……”

    她突然停了下来,不再含著大鸡巴。

    “凯文,来吧!小穴等著你来插。”说完便又躺了下来,静静的看著我。

    我猛然一个翻身,用力的把嘴唇印在她的小嘴上,把舌头伸入她口中交缠著舌头,猛吸著。同时,我的手猛揉著她那对乳房。

    渐渐的,我把身体往下移,一头埋进了双峰内,开口咬住她的乳头,一只手则直接扣弄著她那敏感的阴蒂。她被我弄得受不住了,春心荡漾,热情如火,口中娇喘著:“哦……哦……哦……我受不了……哦……哦……我好痒……我好痒……凯文……不要……不要逗我了……嗯……”

    我看她也被逗得差不多了,便把她拖到床边,我要用那招御女术。

    大鸡巴跟往常一样,没什么两样,对准了小穴口,用力一挺,大鸡巴又进入了阴道。

    我当然是先给她一点甜头,大鸡巴深入浅出,轻轻的抽插。淫水汨汨的流,使得大鸡巴的抽插更为舒适。

    “嗯……嗯……小穴好美……小穴……哦……爽……你干的好……我好舒服……嗯……嗯……”

    “哦……凯文……舒服……舒……服……呀……哦……我好美……大鸡巴美死小穴了……嗯……”

    “好浪穴……哦……等一下你再叫床……哦……还来得及……哦……我会重重的插你……哦……”

    “你用力来吧……小穴让你好好的插……嗯……嗯……谁怕谁……嗯……嗯……”

    我抽出大鸡巴,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大鸡巴又暴涨了许多,我心中大喊了一声--“杀!”

    “卜滋!”大鸡巴如长茅剌向敌人的心脏,一根全部到底。

    “啊……痛……你不要用那么大力……小穴的穴心被插穿了……啊……小穴穿了……大鸡巴怎么突然变那么大……嗯……”

    “痛……痛死了……小穴会裂坏了……啊……啊……你轻一点……小力……

    小力一点……啊……“

    “凯文哥……凯文哥……求求你……啊……痛……痛……我受不了……啊…

    …不要……你不要再干了……“

    “安妮……小浪穴……哦……你不是……呼……不怕吗……呼……大鸡巴还没开始发挥……哦……”

    只是她,一脸痛苦的样子,她已先失去刚刚的娇态、淫荡。她不再大声的叫喊,只有低低的呻吟。一下到底,她就抖一下;一下抽出,她就迎一下。

    大鸡巴的猛干狂插,丝毫不觉倦怠、轻懈。经过了十数分钟,安妮的吟声又告大作,她的反应更加的狂热,她的反应,使我抽得更凶、干得更猛。

    “嗯……嗯……好小哥……哦……你太会干了……小穴美死了……大力干得我美上天了……嗯……嗯……”

    “大鸡巴哥哥……对……就是这样……再用力的干……小穴舒服……好哥哥……嗯……”

    “好亲亲……我的心肝……大鸡巴插死小穴了……哦……爽……我好爽……

    好爽……嗯……“

    “快……快……啊……小穴要……丢了……啊……快不行了……啊……我不行了……”

    安妮像得了失心疯,狂抖狂扭猛叫,全身不停的迎向我。突然,阴道一阵快速的紧急收缩,一阵阵又浓又热的阴精,直射大鸡巴头,浇得大鸡巴几乎也快了。

    我赶忙的收心神,双手紧紧的抱住她的小屁股,大鸡巴急转著磨著她的花心,弄得她更是频呼:“爽……哦……爽死我了……花心美上天了……哦……小穴快活到家了……嗯……嗯……”

    “呼……呼……呼……”我停下来换了几口气,静静看著她的淫态和神情。

    慢慢的,我体内的真气,流转畅顺了许多,大鸡巴仍然挟著胜利的馀感,又继续的狂抽猛干。淫水像是山溪般的那么清澈,那么流个不停。

    “拍……拍……拍……”

    “卜滋……卜滋……卜滋……”

    “呼……呼……呼……”

    “嗯……嗯……嗯……”

    “吱……吱……吱……吱……”

    这五种音响,汇集成了一种旷世难寻的音乐。

    我仍然挥舞著长茅,穿插在一线天之间,安妮的呻吟,像是垂死的病人,软弱无力。

    “嗯……嗯……哼……我……哦……小穴……哦……哼……哼……嗯……”

    “好妹妹……哦……你怎么了……打起精神来……哦……我还没有过瘾……

    来啊……哦……“

    “好哥哥……嗯……我服了你……嗯……你真的好行……哦……小穴……又来了……哼……”

    大鸡巴的抽插,大鸡巴头的陵肉,一进一出的给小穴带来无数的快感。小穴内的淫水,被刮得干干,可是马上又有新的流出来。

    “嗯……嗯……好鸡巴……小穴又美了……哦……我又爽了……哼……我又舒服了……”

    “好凯文……哦……嗯……小穴……美死了……美……美……哦……美上天了……哦……嗯……”

    安妮渐渐的活跃起来,她的手、她的脚、她的臀部,刹那间全部迎贴向我。

    她的手,紧的勾住了我的头;她的臀部,拚命的往上挺,拚命的蠕动;她的阴户不停的收缩,包得大鸡巴好美、好爽;她的双脚,用力的挂住我的腰。

    “嗯……嗯……好哥哥……小穴美死了……哦……美死了……我好爽……好爽……嗯……”

    “大鸡巴干得小穴爽到天边了……哥……好快活……好美……嗯……哼……

    用力……用力……我会快活死了……“

    “哥……哥……花心美死了……嗯……美……美啊……我好爽呀……”

    “啊……快……哥……小穴又快不行了……快……哦……用力…再用力……

    哦……我又不行了……“

    “哥……我不行了……啊……小穴又出来了……啊……出来了……啊……我快活死了……哦……嗯……”

    大鸡巴再也忍不住安妮那股阴精的舒适和酥麻,整个人抖了又抖的,马眼一开,阳精倾泄而出。

    精关一泄,我整个人就有如泄了气的皮球,瘫在安妮的胴体上,不住的喘著大气,汗水也汨汨的流,有如被大雨淋到。翻了一个身,软软的沉睡过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