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一十章 听闻

    发布时间:2021-04-26 00:00:21   


    陈林和连俊从酒吧出来,太阳西沉。

    青年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陈林想要搀扶他,但对方不领情的拍掉他伸过来的手,陈林嘿嘿干笑了两声,也没生气。

    方才从楼上下来,他去前台结账,连俊便径直到一旁的沙发处坐了下来──青年太累了,连站立着都难受。

    期间还有服务生往两人这边瞧。

    连俊脸色不善,熬夜很费心血,更何况又是彻夜狂欢,再看陈林却精神饱满,满脸的餍足与自在,连俊有些生气,暗想下次不能纵欲过度,他不想早衰。

    陈林付了钱,给助理打了电话,不一会儿司机开着车停在了酒吧门前,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待车门关好,陈林报了去处。

    连俊半仰在后座上,陈林嘿嘿干笑了两声,昏昏欲睡,其实除了睡觉,能让他感觉好受些,其他都没用。

    陈林点了根烟,饶有兴味的看着他笑。

    「你是猪吗?我们都睡了将近10个小时,你还困?」

    陈林忍不住打趣他。

    连俊眼皮都没掀,完全漠视他,心里暗暗不爽道:我这样是谁害的,跟他妈的八百年没见过女人,哦,不对,应该是男人似的,死命的折腾他。

    刚开始连俊还很享受,后来有些吃不消了,哭叫着求饶,但对方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青年不禁连连咒骂,他越这样陈林越是卖力操他,末了,连俊终于昏迷过去,而陈林那变态,还在他身上奸尸。

    想想这一切,连俊就气恼万分。

    陈林见他不搭理自己,也没去招惹对方,靠在车座上,悠闲自在的抽着烟,猛然间想起,自己手机还没开,便从风衣里将其翻出来。

    陈林的手机是苹果的,时尚大气。

    但就因为它的名字,男人觉得有些娘,很想丢给连俊用,但对方好似知晓他的心思,死活不收,末了,陈林给连俊买了个MOTO直板机。

    刚一开机,手机便响个不停──滴滴哒哒的,好几个短信进来。

    陈林开通了如意呼,即使关机也能知道在这期间谁来了电话,简单的看了下,几乎都大哥的号码。

    陈林不敢怠慢,利落的回拨了过去。

    电话那头响了几下后,传来大哥略微不悦的声音:「我给你打了几次电话?怎么现在才回?」

    陈林心情不错,嘻嘻笑了两声。

    「哥,我忙着呢,昨天忙了一宿。」

    陈林有些没正行的回道。

    连俊听他这么说,不自在的翻了下身,将脸撇开。

    对方那边停顿了片刻,话筒里传来呼呼的喘气声,显然老大是真生气了。

    「一宿?只一宿吗?我听人说,你最近快活的很,金窝里养了一个,外面还有七八个流动的……真是很闲啊……」

    陈林微怔,大哥以前很少过问自己的私事,今天是怎么了,还有哪个不想活的崽子,居然告他的『状』。

    「哥,您说的,哪里话啊!」

    陈林谨慎起来。

    「你几天没回老宅了?这马上要过年了,你也不回来张罗一下,我他妈年底忙的要死,你倒好,四处风流。」

    老大,压低声音从牙缝里挤出这段话。

    陈林彻底搞不清状况了,老宅,不有管家在管理吗?怎么用得着他。

    暗忖了片刻,老宅,陈林决定顺着对方意,静观其变:「哥,哥,您说的对,我明天就回去。」

    「他妈的,你在哪呢?」

    老大咒骂着。

    「我,我在花园别墅这边。」

    陈林慌乱着,也没好撒谎。

    「你又陪那个连俊是吧?」

    老大眯着眼,沉声质问着。

    「呃,是呀,哦……其实也不是。」

    陈林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如何作答为好──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惧他哥。

    「那个连俊有什么好,你再搞,也搞不出个蛋来。」

    老大一语中的,几乎是有些凶愤。

    陈林这下无语了,他哥说的对,他玩男人,是玩不出孩子,但这是他的性趣之一,他很想跟老大说,其实男人的滋味不错,但他不敢。

    「今天必须回来。」

    老大吼完这话,就很果断的挂了电话。

    陈林盯着结束的号码,发了会呆──这电话很莫名其妙啊,他完全理不出头绪:老大发飙了,为什么?为了他混乱的男女关系?

    好像不对,他一向如此,大哥要管他,早就处理了,为什么等到现在?

    那还有什么缘由呢?陈林冷静的回想着两人的对话,猛然间恍然大悟:和男人搞不出个蛋?难道,大哥是想自己稳定下来,找个女人结婚生子?

    陈林想想自己的年龄,离三十岁很近,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而立之年,长兄如父,老大可能受了什么刺激,着急了。

    可大哥也是单身呀,怎么就没先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

    陈林收起手机,为自己的猜测有些烦躁,但也没多上心,毕竟一切都还没确凿,他并不想杞人忧天。

    结婚生子?他眯起了眼睛,头一次严肃的考虑这个问题:他虽然爱玩男人,但传宗接代毕竟是大事儿,他还真没想过,要跟个男人过一辈子……想到这,陈林不经意的瞄了眼,背对着自己的连俊。

    连俊回到别墅时,连羽的病已经全好了。

    姜嫂看她没有大碍了,权当肠胃药起的作用,打了个电话告诉医生,不用过来了,病人已经痊愈。

    连羽听到哥哥回来的消息,兴冲冲的跑了过去。

    晚上连羽并没有吃饭,总觉得没胃口,而陈林他们回来前,也没在外面吃东西,所以佣人们,手脚麻利的炒了几个精致餐。

    连羽迈进餐厅,一眼便看到了陈林,对方正在大坑阡颐的吃着饭菜,而他旁边的连俊,吃起东西要斯文很多。

    青年抬头看到妹妹,朝她招了招手。

    「怎么?晚上没吃东西?」

    连俊熬夜,脸色不太好,看上去轻减了些。

    连羽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眼里带了别样的情绪:有责备,有委屈,更多的是一种依赖。

    「我不饿,不想吃。」

    连羽小声的跟他撒娇。

    连俊发现了她的异样,不禁有些内疚,他自己消失了一整天,妹妹肯定在担心自己,随即微微自责着。

    「冬天夜长,你现在不饿,晚点肚子就空了。」

    连俊关切的看着妹妹:「我叫姜嫂做了些稀饭,给你当宵夜,一定要记得吃。」

    连羽听他说到粥,并没反感,乖巧的点了点头。

    连俊见她很听话,便继续端起饭碗,夹了桌子上的菜,而连羽看着对方筷子头上油腻腻的糖醋鱼,顿觉胃里一阵翻滚。

    她苍白着脸,勉强压下呕吐的感觉。

    现在人家在吃饭,如果自己吐了,那可就太不好了,连羽想着,决定先回自己的房间呆会,等哥哥用完餐,再找他说话。

    吃完饭,陈林便动身回了老宅。

    连俊身体虽然不适,但因为记挂着妹妹,所以过去另一边看她。

    小。女。孩正趴在床上看课本,听到敲门声,直觉认为哥哥,飞快的跑了过去,待门开后,果真连俊站在那儿。

    「在干嘛?没看电视?」

    连俊边往里走,边问道。

    「没有什么好节目,就没看,在学习。」

    说着,连羽一屁股坐在床上,把看了一般课本,捧到连俊面前。

    青年欣慰的笑了笑:「你真乖。」

    连俊没读过多少书,连初中都没念完,但看到课本,仍十分怀念。

    连羽已经初三,在背文言文,这东西,谁见了都犯难,更别说连俊了,他只扫了几眼,就匆匆将书本放下。

    「哥,你今天早上干什么去了,我找了你好久。」

    连羽,说着眼圈开始泛红。

    她很怕,很怕哥哥再次将自己『丢下』。

    连俊有些尴尬,心里满是愧疚,但一切都没有法子:他欠陈林的人情,献身是自己答应过的;更何况,现在两人吃住在这里,也是对方供养。

    青年知道这种关系,有悖伦理,但他确实逼不得已,一步步走来,似乎每步都有陷进,而他不得不走下去。

    说白了,他除了这身皮囊还剩下什么?自己是个男人,陪陈林上床,只当被狗咬了就,可纵是如此,咬多了,也会出毛病。

    想到昨天激情的夜晚,连俊不禁打了个寒颤。

    青年压下内心的苦楚,扯出一抹笑容:「早上跟他出去办事了,没来得及通知你,是哥哥的不对。」

    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连俊决定给小。女。孩买个手机。

    连羽是有手机的,原本薛进给她买的,但连俊收了去,至于它现在的下落,肯定没什么好下场,说不定已经报废了。

    而实际上,连俊的确,将机子和卡一并扔进了垃圾桶。

    小。女。孩听到哥哥想法,觉得很是应该,这样他们联络起来就更方便了:她讨厌去那边的主卧,一旦见了陈林,心中就有些不自在。

    「哥,我今天早上不舒服,吐了。」

    连羽现在恢复了,但那时的折磨,仍令她心有余悸,所以忍不住跟连俊诉苦。

    「咦?」

    青年微微一怔,接着很仔细的打量着小。女。孩的脸蛋。

    气色还不错,应该没事了。

    「怎么搞的?吃错东西了?」

    连俊想到这个可能。

    「我也不知道,吃了那个坛肉,就觉得很腻,然后吐得我难受死了,都走不动道了。」

    连羽并没有夸大事实。

    「那么严重?看医生了吗?」

    连俊面上有些焦急,毕竟宝贝妹妹痛苦,他怎能好受。

    「嗯,给医生打了电话,他让我吃点胃药,吃过了就好很多。」

    连羽点了点头,继续道:「我难受的时候,特别想你,让姜嫂给陈大哥打电话,问你去了哪儿,可他手机一直不通。」

    听她这么说,连俊马上联想起早晨,陈林接电话时,说的那句:死不了吗?

    别来烦。

    陈林的手机是通的,姜嫂打电话过去,他肯定能接收到,那么……早晨那通电话……陈林是故意不告诉自己,妹妹生病的事?

    连俊愤愤的想着,脸色也越发的难看了。

    小。女。孩被他铁青的面色,吓了一跳,忍不住嗫嚅道:「哥,哥,你怎么了?」

    连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马上调整自己的情绪,他抿了抿嘴角,扯出一抹安抚的笑容:「没事,小羽,哥,没事。」

    而后很认真的看着妹妹。

    「哥哥保证,这样的事,以后不会发生,只要你生病了,一个电话过来,哥哥就会守在身旁。」

    连俊这一刻,迫不及待的想要给小。女。孩买个手机。

    妹妹经过那样的屈辱,心理肯定很脆弱,他不想她再受到一点伤害,他会尽权利,保护好她。

    尽管连俊一直这么希冀,可很多事,终究事与愿违。

    连羽很高兴听到这样的承诺,这一刻她觉得哥哥的形象再次高大了许多。

    第二天,节前的二十八,尽管城里的商场到处都是人,但连俊还是带着妹妹去了电子城,买了一只漂亮小巧的手机。

    对于陈林欺骗自己的事儿,连俊并没有立刻打电话质问对方。

    春节就要到了,有什么不快,都应该暂时放一放,否则的话,晦气会影响来年的运势──这是中国人的习俗。

    花园别墅的佣人,有本地的,也有外地的,两个人请了假回家过年,留下的另外两人,十分勤快──打扫房间,收拾卫生,然后就开始张贴对联。

    连俊兄妹也放下了矜持,跟着一起操办着。

    二十九这天,连俊独自去买炮仗──稍早时候,连羽买了一些,但她不是行家,所以买的东西,并不称心。

    小。女。孩穿了大红的新衣,帮着佣人洗了会菜,便回房歇息去了。

    在卧室呆了没一会儿,小东西觉得无趣,又下楼来,想看看还有没有自己能干的──她其实很想将厨艺展示一下,但又有些不好意思,帮着佣人洗了会菜,觉得不该。

    姜嫂跟另一个佣人,正在厨房里做晚饭──边煲汤,边说着闲话。

    连羽进来时,两人唠正热乎,并没发觉她的到来。

    「真没想到连俊居然知道,对联都贴什么位置……」

    佣人A手里拿着汤勺,站在炉灶旁。

    新年,讲究些的城里人,都爱弄这些对子。

    对子上都是些吉利话,不同的对子,贴的地方也不同:大门,厨房,仓房,甚至于床头……「嗯,看他斯斯文文的,懂得还不说。」

    姜嫂也很吃惊。

    「我原来以为他很能装,这几天看来,小伙儿人还不错。」

    平时连俊的确跟她们很少交谈,不过这几天的相处,让她们对他的印象所有改观。

    「可不,比少爷以前养的情人,强多了。」

    姜嫂应和着。

    连羽呆呆站在那儿,不禁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情人?他们在把哥哥和陈林的情人做比较?

    「嗯,那个小X,说话拽的很,而且爱乱发脾气,听说搞艺术的,整天弹钢琴,烦死了;还有小S,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男人啊,居然化眼线,还是连俊看着自然些。」

    A一阵大呼小叫。

    逗得姜嫂呵呵直笑。

    「这个小伙儿再好,也是个假男人,不知道我们少爷,什么时候玩腻了,甩掉。」

    姜嫂有些恶毒的说着。

    大户人家的下人都很三八,而他们的爆料,着实令连羽吃惊不小。

    假男人?玩腻了甩掉?情人?她们在说哥哥吗?连羽的小脑袋,被一连串的信息,刺激得有些纷乱。

    经过短暂的思考后,连羽面色苍白的睁大了眼睛,她茫然的看着前方,满脸的不可置信:有些事虽然不理解,但并不是没听闻。

    一瞬间,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稀薄起来,令她觉得呼吸困难。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