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一百章 想什么都晚了

    发布时间:2021-04-26 00:00:21   


    莫小木当然还是因为不能兑现自己的承诺而耿耿于怀。

    虽然这承诺,他从来没有对杨小凤说过,但他好多次对自己说过呀?对自己说了就要照办的,不照办就是欺骗自己,以后良心肯定会不安的。

    但是他又只好替自己辩白:是秦月搞我的又不是我操她的,所以这不算数。

    还有,莫小木已经知道,男女们搞到最后,男的是要搞出一些东西的,叫射精,但愿自己的年龄限制,还无精可射,不射精不算,这也说的过去是吧?

    最好是无精可射!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莫小木竭力为自己辩白的时候,他只觉得身体里的快感浪涌起来,所有身体各处的快感浪头都朝他的大腿根扑去,快感已然把大脑左右,只好等待崩溃那一刻的到来,他觉得都有点神志不清了。

    其实莫小木早就有过射精的经历了,是做梦梦见杨小凤,和杨小凤做那种和他见到的那样男女之间的事情,小肚子一热就泄了,他当时还以为是憋不住尿床了,但是爬起来看看却发现尿出来的很少,而且尿出来的也不像尿,而是腥臭的黏糊糊的一小团液体,莫小木当时一想就明白了,因为他早就听大人们说过,晚上做梦流出来东西叫跑马,也就是城里人说的梦遗了。

    后来又有过两次,都是梦见杨小凤才尿出精液来,而且每一次都感觉很受活,那种很得劲的感觉先从小腿肚子始发,一直窜到两条大腿中间,然后一阵不可言喻的快感骤然而至,让他连打两个寒噤一样的颤抖,好受死了!

    并不是无精可射!莫小木甚至已经感觉到一股热流在大腿根那儿凝聚,随时准备喷薄而出。

    现在是说什么、想什么都晚了!

    就在这时候,正在拼命摩擦他的秦月忽然动作缓慢下来,轻声一叹从他身上下来了!

    老天保佑,总算没让她吃了自己的童子鸡!

    秦月从他身上下来后,就滚在他身边摸摸睁眼看他一会儿,又哀鸣般的叹一声自言自语说:“毕竟还是个孩子。”

    莫小木马上听出她话里的意味,知道她没有从自己身上得到满足,不仅心里有点点内疚。

    他很想说他是有能力给她满足,让她过瘾的,但是他不能够,他在心里承诺过一个人的呀!他想,以后有机会了,一定好好补偿一下秦月。

    但必须是在他和杨小凤做了之后才可以!

    莫小木心里有点不好受,但也只好继续装睡。

    秦月折腾半天也累得够呛,把莫小木抱在怀里很快睡着,但睡着后却又松开他,顾自撅着屁股一边儿睡去了。

    莫小木趁机爬起来,悄悄的下床出屋去。

    回到家里后莫小木蹑手蹑脚的进屋睡觉,但是躺在床上睡不着,想着和秦月在一起的一幕幕,到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起身上山,他要趁着还没有人去到的时候,到林子里采蘑菇,这样就能多采到一点,好拿到镇子上卖钱。

    莫小木最近感觉到,爷爷奶奶的身体是明显的大不如前了,也不能上坡干活了,就把家里的几亩坡地租给别人耕种,但却不让莫小木上坡,要他一心一意上学。

    莫小木哪里还有心情学习?他要给家里干尽量多的活,让爷爷奶奶好歇息一下身体,减轻他们的负担。

    爷爷虽然还是每天晚上到场子上讲下流故事,但是讲一阵子话都有点力不从心,吁吁的喘气,他尽量避免想爷爷奶奶突然离去的光景,但是却避免不了的想,想到没了爷爷奶奶后,自己孤独的处境。

    人总是要死的,不想不等于死神不来家里喊人。

    莫小木在林子里采了一篮子蘑菇后,下坡回到家里,奶奶已经把早饭做好了,让他喊爷爷起床吃饭。

    莫小木在外间屋里喊了两声,听不到爷爷回答,就走进里间屋里,对着爷爷的耳朵吹了一口气,见他仍然没有动静,只得摇晃他两下喊:“爷爷,吃饭啦!”

    莫五爷仍然不动。

    这老头儿是越来越懒了,有时候在什么地方一坐,大半天不动窝,原来早上很早就起来爬坡上地的,现在日上三竿还赖在床上!莫小木又使劲晃他两下,提高嗓子喊:“爷爷,吃饭啦!”

    莫五爷仍然没有动静。

    这下子莫小木慌了神,把爷爷的身体扒拉过来看一眼,脸色没有啥异常啊?于是把一根指头搁在他鼻子下面试一下,吓得差点就低坐倒,惊声大叫:“奶奶坏了,爷爷不出气了!”

    外面的奶奶赶紧走进来,故作镇静的说:“喊啥呀,叫魂呢?”

    莫小木哭咧咧的嗓子重复说:“爷爷不出气啦!”

    莫五奶奶说:“胡说!昨天一晚上还出气好好的,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摸他身上还热乎着呢,忽然就死了?”

    莫五奶奶上前,在莫五爷身上摸一把,惊得手一哆嗦:“真的凉啦?”

    莫小木战战兢兢的依偎在奶奶身上,莫五奶奶像是自言自语的说:“这老头子,怎么说凉就凉了呢?”

    接着眼角就沁出两点浊泪,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的,像一尊木雕泥塑。

    莫小木一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他就是看着奶奶眼角的泪心里觉得很难过,憋了好一会儿,终于“哇”的一声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摇晃爷爷已经有点僵硬的身体。

    但是爷爷却再也不能回应他。

    在以后的岁月里,莫小木由少年而青年,终于长大成人后,他最不能原谅自己的,就是这一件事,爷爷油尽灯枯在生死界上徘徊的时候,他却和盛开的花儿一样的秦月搂在一起,和她做着多种多样的动作寻欢作乐!

    尽管爷爷对他很严厉,呵斥多于呵护,但是莫小木知道爷爷很爱他,甚至比丢下他而去的爸爸妈妈还爱他,但是现在他走了,这个世界上,就剩下奶奶一个亲人了。

    莫小木依偎着奶奶,潜意识里有种怕奶奶也突然凉了的惊怕,假如奶奶也凉了一走了之,他可怎么办?

    奶奶呆坐了一会儿,站起来走到屋外去,莫小木一边哭一边搀扶她,走到葡萄架下坐下。

    莫小木发现奶奶手里拿着爷爷的那根须臾不离手的旱烟管。

    莫五奶奶看着那根旱烟管,还像在屋里那样自言自语:“死老头子你咋这样呢?你走了我咋办?说好了要等小木再长大一些,咱们一起走的,你这不守信用的老家伙!我现在要是照你以前说的,和你一起走了,咱们小木咋办?”

    人这时候最容易动感情,莫小木本来心里对莫五爷的死,是不相信的,哭两嗓子后还是不相信,于是就不哭,只是担心奶奶伤心过度也突然凉了,所以他下意识的守在她身边。现在听见奶奶说到他,心里马上现出一副自己孤苦伶仃的图景,眼泪顿时喷涌而出,稀里哗啦的哭起来,哭的山摇地动日月无光。

    邻居听到他家动静,赶紧走过来看究竟,得到准确信息后,很快就把莫五爷的死讯传遍了桃花峪整个村子。

    全村男女一片唏嘘,唏嘘之后,都走过来帮忙为莫五爷善后。

    几天后,莫家祖坟里多了一抔新土,莫五爷静静的躺在山坡上,再也不能给村里的男女们,讲那些荒唐的没有影踪的下流肮脏故事了。

    莫五爷死后,莫小木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连贪玩的时间都少了,每天放学,不是上坡采蘑菇,就是在家干活,什么都不干的时候,就守在莫五奶奶身边。

    但是莫小木手在身边也不管用,莫五爷死两年后的一天早上,早早起床做好早饭的莫小木去喊奶奶吃饭,和上次喊爷爷一样,喊了半天不见回应,走进奶奶屋里,试试她鼻息又摸身上,莫小木颓然跌倒在地上。

    莫五奶奶也凉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