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零九章 呕吐

    发布时间:2021-04-24 00:00:47   


    连羽睡到自然醒。

    她睁开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四周,兀自发了会呆,然后伸手拿过一旁的睡衣穿好──南方的冬天,虽然温度比北方高得多,但外面不见得多暖和。

    连羽的睡衣是拉绒的,上下两件。

    她扣上纽扣,爬下床,下意识的摸了摸毛绒绒的布料。

    虽然陈林的别墅,有中央空调集中供热,但由于是冬天,小。女。孩仍十分眷恋衣服上传递过来的暖意。

    连羽打了个小呵欠,精神饱满了许多。

    她趿拉着拖鞋,走进浴室,拧开水龙头,将水温调好,遂拿过洗手台上放置的洗面奶──已经很轻了,挤出的乳液少许。

    洗面奶是从原来的家带过来的,眼看着要用完了。

    连羽一边盘算着什么时候去商场买一支,一边接了些水掬在手心,小心的将乳液揉出泡沫。

    就着温水,小。女。孩认真的清洁自己的面部,然后是耳后,再来是脖子──洗完脸,连羽又刷了牙,而后对着镜子,将自己已经半长的头发,随意的扎了个马尾。

    做完这一切,小。女。孩站在那儿,认真的打量着自己:大眼睛,双眼皮,脸型也十分小巧,的确很漂亮。

    她到了爱美的年龄,自然也十分注意自己的外在。

    看了片刻,连羽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拿过放在茶几上的书包,从里面取了英语单词手册:早晨学习,效率最高,尤其是记东西,十分牢靠。

    巴掌大的小册子,由于书的一角被折叠,很容易翻到昨天看过的位置。

    连羽用心记着上面的单词,同时小声的嘟囔着读音。

    不知不觉中,不知过了多久,连羽终于把自己想要温习的东西看完,她放下手中的书,不禁抻了个懒腰。

    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小。女。孩迟疑了下,很快来到门边,她轻轻将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女人。

    「连小姐,早饭好了。」

    这个女人是家里的厨师之一,对方面上没什么表情,语调很随意。

    「谢谢,我马上下去。」

    连羽平时起的比较早,怕的就是麻烦人家。

    她和哥哥都是寄人篱下,这些佣人表面上比较恭敬,暗地里,说不上怎么议论他们,所以人言可畏,还是谨慎点好。

    关门房门后,小。女。孩换了身家居服,转身下楼。

    陈林家的餐厅,有些西化,但总体来说布置的很温馨,干净的桌布,精美的餐具,还有别致的美食。

    连羽在椅子上刚坐下,佣人们便将早餐端了上来。

    连羽望了眼自己对面的位置,连俊平时坐在那儿,而今天那里却空的,时间不早了,哥哥没来用早饭?

    接着她又将目光主人的位子──陈林如果在家的话,他坐在主位,但这几天,对方都不见人影,这也让小。女。孩自在些,她终是对陈林没好感。

    期间一个手握着牛奶壶的佣人走了过来。

    连羽犹豫了片刻,有些羞赧的开了口:「请问,我哥他没下来?」

    平时小。女。孩很安静,跟这些下人几乎没什么交集,所以贸然开口,着实有些尴尬。

    对方看着她摇了摇头,接着道:「你问问姜嫂,就是刚才上去叫你那位。」

    这个人还算不错,好心的告诉了她那个佣人的称谓,连羽知道平时自己很失礼,对这些人也没个称呼,但她本身也是个腼腆的小孩儿。

    连羽有些沮丧,但姜嫂走过来的时候,她仍鼓足勇气开了口。

    姜嫂还是方才那副嘴脸:她刚才先去敲了连俊的门,但对方没应,然后她才去叫了连羽下楼吃饭。

    小。女。孩心下一动,不禁有些担心。

    「陈大哥回来了吗?」

    连羽很想上楼去看个究竟,但她有所忌讳。

    哥哥和陈林住在一起,她是知道的,并且有些不解:别墅客房很多,为什么两个人要同居?在想不明白时,小。女。孩只认为也许两人感情太好。

    「少爷昨天没回来。」

    姜嫂据实以告。

    连羽听她这么说,急匆匆走出了餐厅,直奔二楼而去。

    站在连俊的房门外,小。女。孩试探着轻轻敲了敲门,见里面没什么动静,便更加用力了,同时口里还念叨着:「哥,是我,小羽,你在吗?」

    对方还是没应。

    小。女。孩越发焦急了,哥哥不在吗?是不是出事了?

    最近厄运接连而至,连羽难免会往不好的方面想,于是她控制不住,重重地撞了撞房门,试图发出更大的嫌诏。

    突然之间,房门开了,吓了小。女。孩一跳。

    她站在那呆了片刻,下一瞬,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哥……」

    吱呀一声后,眼前的视线开阔了许多,房间很宽敞,也很干净,但没有什么人气儿,连羽迈步往里走。

    首先看到的是茶几和一些家具,再来就是那张醒目的大床。

    床很大,足足能睡下四,五个成人,但那么大的一张床,在这个卧室内,并未显得拥挤,毕竟它的居住面积不小。

    床上两个真丝的枕头,并排放着,四散在床头的还有几个抱枕。

    小。女。孩来过一次这里,那回并没有认真注意这些细节,但今天看来,那张床上的摆设,跟自己同薛进的何其相似。

    连羽皱了皱眉,觉得有些别扭,至于别扭在哪里?她也说不上。

    记得在乡下时,程哥哥也经常来找哥哥玩儿,有时候耍得太晚,就会住在她家──她家有两间堂屋,都能住人。

    她和奶奶住左边那间,哥哥长大些,就自己住在右边那间。

    乡下人大都睡土炕,冬暖夏凉,这让连羽十分怀念,那炕很大,能睡五,六个成人,程哥哥来时,就跟哥哥一起住在炕上,但两人捂了两个被窝。

    连羽恍然大悟,但好像更加迷惑了,按理说,程哥哥跟哥哥关系也不错呀,怎么两人就保持一定距离呢?

    小。女。孩撇了撇嘴,想不明白就先不想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哥哥去了哪里?

    连羽在屋内转悠了一圈,转身走了出来:哥哥不在,但他有手机,可自己并不知道号码,佣人会知道吗?

    小。女。孩舔了舔嘴角,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那陈林呢?连羽点了点头,对方肯定是知道的,但他又不在,难不成要先问问主人的电话?

    连羽摇了摇头,方才自己的问话,好似将勇气都用光了。

    最后,连羽决定先出去吃饭,再等等看──这个地方没了哥哥,她心里不踏实,所以再次坐在饭桌前,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小。女。孩看了看桌上的早饭,十分丰盛,有鱼有肉。

    连羽有些想不通,早餐营养简单就好,为什么这么大费周章,难不成真有钱烧?

    孰不知,陈林自从进了监狱,吃了几年清淡至极的牢饭,对荤腥眷恋得紧,怎么吃都不够似的,所以早饭也就讲究了些。

    连羽端起了稀粥,拿了块馒头,慢条斯理吃了起来。

    由于心里有事儿,所以小。女。孩吃的有些不经心。

    她伸出筷子,拿了一块坛肉──这是吉林的名菜,用的是肥瘦相间猪肉,添加特别的材料腌制而成,油而不腻,味道香醇。

    放入口中咀嚼了两下,当舌苔接触到肥肥的猪肉时,味觉反应灵感起来,连羽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干呕了几声后,将坛肉吐了出来。

    「噢……嗷……」

    连羽面河邡赤,恶心得浑身僵硬。

    姜嫂正在一旁无所事事的站着,看到小。女。孩吐了,脸上先是一惊,过后不禁有些厌恶,但仍十分麻利的倒了杯清水过来。

    「这是怎么了?快喝点水,漱漱口。」

    她递过杯子,见对方接了,便拿了了抹布,将小。女。孩呕吐的污物,清理干净。

    边做边想,多大的人了,还当自己是小孩儿?吃东西,也能吃到吐?

    连羽蹙起秀眉,灌了几口清水下去,勉强压下不适的感觉,待稍稍休息了片刻,才继续拿起了筷子。

    可当她注意面前的菜色时,登时脸色一变,肠胃又开始痉挛。

    她连忙放下筷子,飞快的跑进了餐厅的卫生间,掀起马桶盖子后,哇哇地又吐了起来,这次情况比方才更糟。

    小。女。孩几乎连胃液都吐了出来,直吐的面色发青,再也呕不出东西,才停了下来。

    连羽知道地上脏,她不该坐下,但她确实很脱力,再说这里也没别人,所以她的身体缓缓委顿下来。

    ──她靠着马桶,休息了半晌,才缓过头昏的劲。

    连羽费力的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浑身发软的勉强撑起了身子: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她难受,五脏六腑难受,胳膊腿也不听使唤。

    手扶着墙壁,小。女。孩缓缓走出卫生间,而等在门外的姜嫂,被她难看的脸色吓了一跳:明明方才还好好的,半顿饭的工夫,人就憔悴下来。

    「没事吧?你要不要请医生?」

    姜嫂伸手半搀着她,本以为她会坐回餐桌旁。

    连羽虚弱的扯了扯嘴角,连说话都让她有些不适:「我也不知道,我就是难受,我大概是病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连羽长在乡下,并不娇惯,身体素质很好,从未生过大病,可今天却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并不想继续用餐,她需要一张床,她想躺着会舒服些。

    姜嫂连忙扶着她回了自己房间,而后张罗着给陈家的医生打电话,连羽此时脑袋沾了枕头,似乎有了些精神。

    她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姜嫂,小声的说道:「哥……我哥。」

    姜嫂回过身来,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待明白她的意思后,也有些为难:连俊是个大人,他去了哪里,她还真不知道。

    「陈大哥,也许知道。」

    连羽此刻生病,有些脆弱,心里也就不再矫情。

    姜嫂皱了皱眉,平时她们很少打电话给少爷,毕竟陈林的脾气不太好,再有也没什么大事,可现在?想了想,小。女。孩毕竟住在这里,还通知下少爷比较好。

    于是姜嫂转身出去了。

    陈林和连俊昨天几乎彻夜未眠。

    两人手脚纠缠在一起,很是亲密的贴在床上睡觉,突然陈林的手机响了起来。

    刚开始两人并不太在意,以为打了一两次,也就挂了,毕竟现在的头等大事是睡觉,什么也不能阻止这个念头。

    可电话停了半个小时,铃声再次响起,这次两人不约而同的咒骂着。

    陈林爆喝一声,从床上一跃而起,半眯着朦胧的睡眼,在一干衣服间,胡乱的翻找着,猛然间,手机从风衣的口袋里掉了出来。

    陈林将手机从地上抓了起来,有摔出去的冲动,但终究按了接听键。

    「谁啊?什么事?」

    手机上的号码有些陌生。

    陈林吩咐的事儿,一般有手下在办,比如吃什么,只要助理一个电话,他就能坐享其成,所以他并没有特意去存和记花园别墅电话。

    姜嫂见小。女。孩,一再的追问她有没有给陈林打电话,才硬着头发,再拨过来的,本想如果这次再不通,就算了。

    可她运气的不好,陈林的怒吼震得她耳朵发痒。

    「少,少爷,我是姜嫂。」

    女人尽量保持平静。

    陈林挤了挤惺忪的睡眼,觉得女人声音很熟悉,转念一想,才记起这是他的佣人。

    「什么事?不知道我在睡觉吗?」

    尽管是女人,陈林也有抓过来,揍一顿的想法。

    姜嫂吓的大气也不敢喘,她急急的吞咽着口水,努力放松紧绷的神经,心里将连羽腹诽了好几遍。

    「少爷,少爷,连小姐生病了,她想找哥哥。」

    现在都10点半了,少爷还在睡觉?但尽管有些非议,可并不敢说出口。

    「死不了吧?别来烦我。」

    说着陈林啪的按断了手机,为了避免再次被人打搅,一并将手机关掉。

    随手将电话仍在地板上,陈林快速爬上了床。

    实际上,陈林觉得连羽的死活,跟他一分钱关系都没有,所以他无动于衷。

    「谁啊?」

    连俊不满的嘟囔一声。

    「一个傻B,别问了睡觉。」

    说着,陈林将对方牢牢的抱在怀里,又开始会周公,而连俊呢,本身昨晚被他折腾的半残,也没力气继续追问。

    那连羽呢?

    陈林的家庭医生有几个,每个人医治的病人大不相同:有一般人物和重要人物之分,医术高超者,自然受优待,但也十分辛苦。

    毕竟他伺候的是红人儿,事儿多。

    而看普通人物的医生,有时候相对自在些。

    当姜嫂给其中一位打电话时,对方正忙着陪女朋友逛街,听了姜嫂的病情叙述后,很想立刻赶去──呕吐?会不会食物中毒,但女朋友不干了。

    就要过年了,说好了要买名贵衣服的,怎么能放他走,于是──医生再次给姜嫂去了电话,问了问病人早上吃了什么,姜嫂一一作答,并强调食物很干净没有过期的,而且小。女。孩休息了一会儿,现在似乎好些了。

    医生一听,很是高兴,让姜嫂,给她吃些肠胃药,自己晚点过去。

    既然不太象食物中毒,那么很可能急性肠胃病,问题不大。

    姜嫂按着他的嘱咐,给小。女。孩拿了药品,倒了杯白开水,伺候她服下,过了个把钟头后,小。女。孩的面色越来越好──可她仍不想动弹,只觉得身上没劲。

    姜嫂并没把实际情况告诉她,只说陈林的手机接不通,小。女。孩嘴上没说什么,但心理很沮丧,很焦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