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零八章 雅间下

    发布时间:2021-04-24 00:00:46   


    连俊达到高潮后,身体很疲倦。

    陈林看着青年瘫软如泥,满脸绯红的模样,十分可人,便好心的从床头柜的纸盒里抽了张面巾纸。

    他并不是细心之人,只是潦草的清理了连俊肚腹间的精液。

    做完这一切后,陈林进入浴室,处理干净自己手上沾染的白浊,随即拿了装有沐浴液的小瓶。

    方才他看了下,床头柜上只有避孕套。

    以往这都是酒店必备的东西,今天大概用完了,服务员打扫的匆忙,忘记放新的,陈林不想麻烦的打电话,跟前台要,所以只能用它凑合。

    返回卧室,连俊已经平复下来──他半眯着眼睛,盯着天棚发呆。

    陈林再次爬上床,在青年脑袋附近蹲着──他下半身的那根巨炮,颤巍巍的直挺着。

    连俊下意识的偏过头来,待看到那粗壮的体形时,心口一跳,厌恶的侧过脸──他想起了它给自己带来的屈辱与疼痛。

    陈林不悦的扳过他的头,低声命令道:「含住它。」

    连俊嘴角微微抽搐,将视线移向别处:「你不要太过分。」

    陈林一听这话扯了扯嘴角,讥诮的说道:「过分?你以前也不是没给我口交过,今天抽什么风?嫌弃我了?」

    说着陈林双手扯过连俊的头发,就想将自己的肉棒塞进对方的嘴里。

    连俊拼命的扭着头,但只经过了短暂的博弈,陈林便占了上风,他那粗壮的大家伙终于如愿以偿。

    青年皱着眉头,脸面被迫埋在对方的胯间,立时腥臊的男人味灌满口鼻。

    连俊觉得有些窒息,伸手顶住陈林强壮的大腿作为支撑,试图反抗──他受不了,陈林的阴囊雄性气味很大。

    青年的口舌没有动,这样陈林并未感觉多舒畅,再加上对方挣扎,令他有些扫兴,手上一甩,用力将对方的脑袋掼出去。

    连俊顺势趴伏在被褥上。

    「你不愿意?」

    陈林点了点头,眼里散布着阴霾。

    「可以,我不勉强你,我现在去找你妹妹……」

    话说了一半,陈林作势要起身。

    连俊浑身一僵,赶忙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惊恐的看着陈林,急急地问道:「你什么意思?找小羽做什么?」

    他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这个禽兽难道要去糟蹋妹妹?

    想到这个可能,连俊又惊又怒,恨不能将陈林千刀万剐,他大声的喊道:「要敢碰我妹妹一根毫毛,我跟你拼了。」

    陈林也就这么一说,但看着连俊方寸大乱,他很得趣。

    「你是男人,也知道这种事不能等的,你不愿意,我自然要去找别人。」

    陈林一派闲适,嘴里说着要走,但却很随意的歪在了床上。

    因为陈林知道,连俊会屈服的。

    果不其然,连俊咬了咬牙一副不情愿的模样,狠狠的说道:「不要……我给你做。」

    陈林露出得意的笑,挺了挺腰,大鸡巴左右摇晃着,好似在向他示威──而这个动作,表明陈林在等待,他可以开始了。

    几乎是闭着眼睛,俯下身去靠向,陈林的那个地方──立时口鼻间窜入强烈的男人体味,连俊反射性的又想躲开,却被一双大手按住头,那个滚烫的东西紧贴在脸侧。

    「别磨蹭,再磨蹭,天就亮了。」

    陈林语气不善。

    男人已经相当不耐烦,只要他招招手,会有多少男女抢着为他服务,他此时的耐性,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连俊没有办法,只得握着他粗长的坚挺,艰难地张开嘴,由于对方的东西太大,他含入口中,颇为费力。

    「先舔前面,用舌头,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怎么都忘了?」

    陈林不耐地指导,心想真是个废物。

    连俊对这项工作并不热衷,每次都带着厌恶,所以做的马马虎虎。

    他忍着恶心与屈辱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对方那硕大饱满的紫红色龟头──由于膨胀充血,那处几乎成黑色。

    舔了几次,陈林有些不满了。

    「别只舔,放进你的小嘴里暖暖,敢碰到牙齿,你明天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陈林边说边按着青年的头,往里面挺了挺。

    连俊心里咒骂着陈林──既然嫌我做不好,为什么不找别人。

    但马上联想到,陈林说要去找连羽,登时态度认真了起来:妹妹是他的宝贝,自己受苦可以忍耐,要是谁对她不利,连俊绝对不轻饶。

    他屏住呼吸,调动舌头,很勉强的为陈林服务──对方的阴茎太粗太长,几乎将连俊嘴撑破,但尽管如此,也只含入半个棒身。

    陈林很想继续往里推送,但龟头已经顶在喉咙处,惹得连俊一阵喘息,那张清俊的面孔也憋通红。

    「操,放松,深喉懂不?」

    陈林有些叽歪。

    连俊试了几次,惹得连俊一阵喘息,终是没有进展──他只觉得呼吸困难,刚想吐出来喘口气,陈林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

    他挺动臀部,滚烫的东西直插入对方的喉咙,连俊立即发出了作呕的声音,可男人没有半分怜悯,又用力往里顶了顶,直到再也不能深入。

    连俊难受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双手不经意间,抓住了陈林的阴毛,不慎用力之下,只听到一声暴吼。

    青年马上反应过来,他睁开眼睛惊恐的看着陈林。

    对方铁青着脸,面上杀气腾腾,眼看着就要采取行动:胯下拨毛,很疼,当然也有损男人的尊严。

    陈林深吸了几口气,看着连俊后怕的眼神,强压下自己的怒火。

    「真是笨蛋,给我好好做!」

    他低低的从喉间挤出这句话,翻过身来将连俊推倒,同时跨骑在他的颈间,迅猛的运动着腰部肌肉,粗壮而超长的硬物在青年脆弱的喉咙进出,每一次的撞击都让对方觉得胃里一阵剧烈的翻腾。

    「嗯……嗯……」

    因为嘴被堵住,连俊只能语不成声的呻吟着,唯独可以呼吸的鼻子,也几乎忘记了它的机能。

    他那双漂亮的清澈的眼睛,此时水汽缭绕,更增添几丝脆弱和魅惑。

    陈林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只觉得胸腹间火热一片,欲念促使他更加卖力得挺动腰部。

    连俊感觉口中的硬物越涨越大,在自己的口中激烈的脉动着,同为男人的他当然明白这代表什么。

    「呃……嗯……呃……」

    连俊抗议的声音从喉咙深处发出,胡乱舞动的手触到男人的胯骨,拼命的推拒着。

    这样的抵抗,对陈林来讲十分微弱,他抽出一只手掐住他的下颚,让他的嘴张得更大,方便他更加迅猛进出。

    男人的意图很明显,他是想──将自己的精液射入连俊的口中。

    青年作为正常的男子,对这样的行径很排斥,他讨厌精液的味道,又腥又涩,而陈林的精液味道更特别。

    陈林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他停不住,也不想停,同时也是为了教训连俊。

    他不顾青年眼底的哀求,在他口腔里的硬物几个更为激烈的抽插,满载着欲望的热液在瞬间迸发出来,腥臭粘腻的男人精华顺着连俊的喉咙滑入他的体内……连俊只觉得胃液一阵翻滚,在陈林抽出肉棒的刹那,从床上一跃而起,飞奔进了浴室。

    陈林看着他那比兔子还坑诏作,不觉莞尔一笑:连俊,你说你贱不贱,老子给你阳光大道你不走,非要往羊肠小道窜。

    连俊伏在洗手台上,不停的干呕着:东西吃了进去,哪容易吐出来?

    他边呕边打开水龙头,将脑袋伸进洗手盆里,任冰冷的清水,自上而下,狂泻在自己的口中。

    连俊不停的漱口,但不管多少次,那股精液的味道还在。

    这时,陈林慢悠悠的晃了过来,他手里捏了根烟,斜靠在门边,面无表情的看着连俊,近乎于自虐的行为。

    「你慢慢会习惯的。」

    陈林好似在自言自语。

    连俊猛的从洗手盆里抬起头来,此刻他脸色苍白,但眼圈却微微泛红。

    「你,你……」

    他嘴唇微微颤抖,好似要发表什么愤慨之言,但嗫嚅了半晌,最后说出的话,语气反而很弱。

    「陈林,你,你放了我吧。」

    连俊有些绝望。

    妹妹的案子已经陷入僵局,而他呢,是陪着夫人又折兵。

    跟陈林在一起,肉体上并非全然的痛苦,正好相反,被他弄狠了,自己也会有感觉,而这样的感觉,连俊很怕。

    他怕自己被同化──同性恋有天生的,也有后天养成的,但无论是哪一种,你对男人有了兴趣,那么要戒掉很难。

    那种痛并快乐着的禁忌快感,会腐蚀人的心灵。

    陈林伸手摸了摸连俊湿淋淋的头发,淡淡的吐出一口烟雾,轻轻的说道:「你怕了?怕了,就臣服于我,这没什么好丢人的。」

    连俊痛苦的闭上眼睛,内心在嘶吼:不,我不是变态。

    「陈林,你这样有意思吗?玩完了,再丢掉?」

    连俊睁开双眼,里面很迷茫。

    这段经历在连俊的心里,已经成为不可磨灭印痕,拖的越久,这个烙印就会越深,而他内心越发感到罪孽。

    陈林皱了皱眉,好似在思考该怎么回答他的问话。

    他考虑过要将连俊丢掉吗?好像没有,他转过头来,看着青年清俊的面孔,似乎消瘦了许多,但无疑更动人了。

    诚然,连俊是他喜欢类型,但以往只顾着玩乐,从未考虑过将来。

    「连俊,只要你听话,我不会亏待你!」

    陈林还年轻,并不喜欢束缚,更何况是一个男人的束缚。

    所以他不能给与连俊承诺,但连俊要的是承诺吗?显然是他多情了。

    连俊尽管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仍不甘心,凭什么自己正常的一个男人,要为他雌伏身下──这一切都很错位。

    他只想过普普通通的日子,但好似他进了监狱,妹妹和他的生活就不同了。

    薛进的算计,陈林的胁迫,已经妹妹的苦难,一切的一切将他折磨不象个男人,犹如困兽一样内心焦躁。

    陈林见他沉默着,似乎压抑而痛苦。

    不禁打破了有些凝滞气氛,他指尖一弹,烟蒂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正好落在浴室内的垃圾桶。

    「宝贝,我们回床上去。」

    他伸手揽过连俊的腰,往外走。

    青年如同行尸走肉般,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直到对方将他推倒在床铺间。

    陈林拿过一旁装有沐浴液小瓶,打开盖子后,倒了一些在手心,而后来到连俊的股间,架高他的双腿──连俊的手臂放在眼前,挡住了一室的光亮。

    他有些麻木的任陈林弄着自己的后穴,粗壮的手指伸了进来,先是一根,后是两根,只浅浅的搅动了几下。

    连俊有些难受:他还是不习惯。

    陈林给自己的情人做了简单的润滑,然后拿过一个抱枕垫起他的腰部,对方的私密处一览无遗,身后的密道入口因为暴露人前一张一合的收缩着。

    做完这一切,陈林滚烫的龟头,在后穴处缓缓研磨了片刻,而后毫无预警的一个挺身,硬生生挤入了青年的体内。

    连俊的眼泪险些飙了出来,他张口反射性的惊叫了一声,同时双手紧握着床单,手指关节微微泛白。

    ──真的好痛,这就是男人间的结合。

    细嫩的菊瓣,困难的吞没着陈林巨大的阴茎──连俊后穴的褶皱,几乎是一瞬间被打开,崩裂出无数细小的伤口。

    「疼,疼,别动……呃……」

    连俊知道自己受伤了。

    陈林也不好受,尽管有了润滑,但连俊的窄道仍然干燥而炙热,迫使他只进了四分之三,就停了下来。

    「看来……呼……还是我们家的润滑剂好用……」

    陈林喘着粗气,被他夹得又痛又爽,但并没有妄动。

    「你,你……出去吧。」

    连俊的头颅左右摇摆着,体内的异物,让他害怕。

    陈林半眯着眼睛,显然对他的说法十分不赞同。

    稍作停留后,陈林猛的用力,一鼓作气将自己的大家伙,不容置疑的完全埋进了连俊的体内。

    这期间还伴随着青年的哀号。

    陈林低头看了眼两人的结合处,细小的血珠已经冒了出来,慢慢凝聚成一汪小溪,蜿蜒着隐入股沟。

    陈林挑了挑眉,对于血,他并不排斥,有的时候恰好是催情剂。

    他摆动着胯骨,抽出半截,而后又将肉棒硬撅撅的顶了进去,一路而过,温暖而细腻的肠壁,让他浑身舒坦。

    一股股电流伴随着有力的律动,迅速传递给大脑。

    「呃……啊……不……哦……不……」

    随着陈林的操弄,抽出半截,连俊的话语开始断断续续,毫无音调。

    那似痛非哭的哀求,很容易引起男人暴虐的欲望。

    陈林双手扣着连俊的腰,如同驾驭一批野马一样,挥动着自己的长鞭,不停的戳刺着,每一下都勇猛非凡。

    青年被他操得,浑身发颤,不得不大口大口呼吸;为了缓和灼热的疼痛,只得弓起身子迎合,并将双腿岔的更开。

    这样反而更助长了陈林的气焰,大鸡巴完全拔出,再狠冲进去,把后穴开垦得绵软顺滑,不一会,居然泛起了白沫。

    「宝贝,你流水了……」

    陈林看得双眼赤红。

    男人的后穴并非天然性器,所以一般人很少分泌出润滑液,但只有个别男人例外,这样的人可遇不可求。

    连俊被痛苦折磨着,哪里去理会他的话语。

    但随着陈林的抽插──粉红色的内壁嫩肉随着阴茎的不断进出被翻开拉入,一阵阵熟悉的快感如约而至。

    被异物充满,戳刺的痛楚仍在,但那股莫名的快意,却从后穴蔓延开来。

    连俊也分不清到底是难受,还是欢畅,总之,内壁泛起酥痒之感,就连身前的鸡巴,也跟着起了反应。

    青年的身体随着陈林凶狠的抽插慢慢瘫软如泥,忧郁的双眸涣散失神。一丝丝征服的快感让男人更加剧烈的重复着穿透动作。

    「呃……啊……哦哦啊……」

    粗鲁的翻过青年的身体,让他双腿分开跪趴在床上,同时侮辱性的压低他的头,此时连俊已经没有丝毫反抗能力,只能摆出这个下贱的姿势。

    「啊……」

    当陈林的大家伙再次插进来的时候,连俊的双腿几乎瘫软,惊呼中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性感音调。

    ──终于操进来了,他羞辱的想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