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流氓太监 第七十四章 第一次上她的床

    发布时间:2021-04-24 00:00:20   


    富贵抱着抱月睡得贼香,他发现自从来了这里之后,这是他睡得最舒服的一夜。不是因为有了个美人暖被窝,踮脚。若是这样就算舒服的话。他最舒服被窝的应该是在颜秋水那里,那个可是他动了情的女人,更何况那个女人还对他是百依百顺。

    他今夜这么舒服,不因为别的,之因为阴阳经。这样神奇的功夫他还是第一次接触。

    太阳高高挂的时候富贵仍旧抱着怀里的佳人酣睡,只是这个淫荡的人仍旧不把东西从人家娇嫩的地方抽出来,害得人家姑娘一夜睡不安稳。

    “你还不起来,要晚了?”抱月一夜就这么盯着富贵迷迷糊糊的俊脸,时而傻笑,时而生气,不知不觉就把一夜浪费了。

    而富贵当然在激流振奋之后,就变得懒洋洋,死猪一样趴在人家姑娘身上不懂分毫。抱月再推了十八下之后,发现自己真的是无法推动一头猪,就放弃了。充分发挥了女人不怕压的优点特长,硬挺了一夜。不过这一夜,最具有挑战性的不是富贵压在上面的分量,而是富贵下面的坚硬程度。

    夜里每一个无意识的动作都引得抱月娇吟出声,娇喘微微,脸颊羞红。气恼的捶打富贵胸膛之下。但是捶打之下,结果是富贵更加淫荡的挪动着下体,这一挪动,那里的感觉就越发的强烈。抱月更加的不堪。咬牙切齿的不敢在东分毫。万一这淫人动作再大一些如何是好,反正他自己已经睡死,自己怎么办?不睡了?那不行。

    “真是无赖,睡着了那里还那么的大!真是羞人!嘻嘻!”抱月偷偷的嘲笑富贵那里太大,但是发出声来却发现是笑声。暗暗唾骂自己闷骚,骂完之后又是一阵羞喜。就这样一夜在她或骂或笑或娇嗔里流过。

    “急什么?今天皇上用不着我。再说了,他今天可是很忙的。哪有时间回轩室?”不晓得富贵是在梦游,还是呓语,反正眼睛没有睁开。唯一有反应的地方就是本来有些疲软的下体,忽然犹的又直了。涨的抱月啊的一声嗔叫。

    昏睡沉沉的富贵忽然一个狼里干坤,翻身把抱月压倒。刚刚得到一丝喘息机会的抱月再次被压在身下。“临明早起,神清气爽,正是做运动的还时间。趁着时间还早,咱们赶紧做一次。”

    富贵说着,不容抱月反应,下面已经越来越大,并伴随这缓慢有力的耸动。抱月苦笑,都不由自己分说,他都已经开始了。还商量个屁啊!

    富贵虽然有些郁闷,但是下体的快感,很快就让那一点点不快飞到了九霄云外,剩下的只有沉迷和癫狂,嘴里无意识的喃喃细语,双手抓着富贵后背,留下道道血痕。

    富贵正做的舒服,忽然就把肉棍抽了出来,顶在抱月的菊花后庭上,磨了几下,后腰一挺就进去了一截。

    “啊——”

    “停!你个混蛋!敢这样!我不干了!快停!”抱月正在沉迷刚才的神魂颠倒滋味,忽然就感觉一阵空虚,正自纳闷,一股撕裂般的痛楚从后门传入脑际。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富贵高哪里了,虽然前两次都没有成功。但是她已经知道那里的艰难。尤其是在富贵家伙一夜之间变大之后。

    抱月慌乱的挣扎,可是越挣扎那里就越是疼痛,富贵双手抓住抱月腰胯,沉声道:“别乱动。越动越难受。放松,放松,对放松。”

    富贵开始一部部的引诱善良少女走向堕落的边缘。

    “你轻点。能不能不放那里啊?真的很疼啊?”抱月虽然尽量的放松,可那里的疼痛是非常的奇怪,她竟是无法忍耐。

    富贵本想狠心之下,来个长痛不如短同,可是看见姑娘泪眼朦胧,还要强自忍耐让自己进入。心里一软,就把家伙拔了出来,发现上面已经有了丝丝血迹,看己果然是伤到了小姑娘。有些抱歉的亲吻一口小妞的脸颊,又回头亲了一口姑娘的大屁股,歉意道:“对不起,咱们慢慢来。你好好休息,我去当值。”

    “哦。”抱月小妞有些感动的看着富贵,似乎刚才的疼痛已经不怎么疼了。但是心里却嘀咕,还来啊?

    安国大将军,庞太师,太子,武王,崔浩,皮不休等等一干朝堂上说的上话的大佬都到了,他们目光齐齐盯着的就是一个人——仁德皇帝。

    武王第一个沉不住气,霍然起身,寒光四射的双眼直直盯着仁德皇帝他的老爹,“父皇。儿臣请求做这次元帅。儿臣保证一定让北辽人后悔生在这个世界上,让他们的国民见到大秦旗帜就望风而逃,听叫大秦的鼓声就双腿发软,看见大秦的铁骑就魂飞魄散!父皇请您一定要答应我?”然后示威似的把他醋钵一样大小的拳头高高扬起。

    仁德皇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武王有些泄气的托然坐下。庞太师不等人招呼,直接要保荐太子披挂上阵。说什么太子是一国储君,正式国家的代言,最是名正言顺,一定可以凝聚军心,大败北辽野人。说罢挑衅的瞪了武王一眼。心里却是一阵冷笑,你就去死吧小子。

    太子脸色苍白了吞了口口水,偷偷观看仁德皇帝的脸色。猛然发现他也在看自己,急忙低头掩饰的咳嗽两声。其实他是最害怕见血的,曾经一次被他无意的看到了老婆太子妃的经血,惊恐的大吼大叫,几乎昏厥在地。

    经过几番抢救方才醒转,只是醒来的眼睛看着太子妃,里面包含了太多的内容。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对于上太子妃有了心里障碍,总是想到那红红的恐怖经血,随意上一次阳痿一次,或者就是早泄。把个太子妃弄的欲哭无泪,欲骂无声。

    今天听说要让自己上战场,那可是流血漂橹的地方,尸横遍野的场面只是想想一下,就浑身颤抖。试想,他还怎么可以于万军之中,指挥若定,视敌人如无物。

    既然庞太师已经发言了,安国将军发现仁德皇帝似乎对他的提议有些意动,心里一沉,偷眼看看庞太师阴沉的双眼,扫视一下沉默的崔浩等,脸色有些不好看。急忙出列道“|皇上,臣以为,帅为军之胆。没有可以直面千军,无视万马的气概是无法胜任的。更何况,为帅着擅长的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没有超人的谋略是无法参加大战的。”安国将军话音刚落,太子派和武王派就开始了口水战。并有愈演愈烈,勇超前人的架势。

    崔浩是个傻子,他当然是支持武王的,不管怎么说,他是有一个虎胆的,对于有些娘娘腔的太子十分的鄙视。

    可皮不休就不是傻子了,若是傻子,他也是大智若愚的傻子。一双贼眼昏昏欲睡,仿佛身体再次,灵魂早就飘摇天外。对于就剩下大打出手的混乱争吵馄没在意。

    因为他已经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仁德皇帝对于今天的朝会似乎不怎么放在心上,尤其是在大佬们大吐口水的时候,皇上仍旧云淡风轻。这不是他的性格。

    若在往日,早已经怒发冲冠,咆哮朝堂了。

    这么反常,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皇上对于今天的事情已经有了决定。开会不过是走走过场,给几个大佬一个面子罢了。所以他睡得就更香甜了。甚至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崔浩争论正酣,忽然听见旁边的皮不休处传来微微的鼾声,脸色惊异,定睛一看,果然是睡着了。这些可好,竟然在朝会的时候睡着,这是严重的藐视朝廷,藐视皇上。要参他一本,参他!

    “皇上,臣参皮不休上朝昏睡,贻误军国大事!”

    仁德皇帝看再装不下去了。大声咳嗽了一下。压下众人的声音。环视一周,在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之后,仁德皇帝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开口道:“关于这次出兵的事情,朕已经有了决断。刘明宣旨意。”

    今天仁德皇帝来个恨得,干净利落,也不让你商量了,直接下圣旨,你们听了之后就只有执行的份,不执行?嘿嘿,那是抗旨,杀头是小,诛灭是大。

    等刘明圣旨念完,只有静悄悄的房间,和压抑的呼吸声,最做的还是呆滞的眼神,已经惊讶的大嘴巴。只有仁德皇帝一人笑得很得意,似乎今天做了一件十分得意的事情。浑然不知道,他的一切行动早就在富贵的预料之中。

    出兵主帅:太子。

    副帅:安国大将军

    司马:武王兼任

    监军:常侍富贵

    把大家打昏之后,趁机又迅速的把安国将军的几个儿子也派上了战场,作为回报,仁德皇帝把自己的第十八个儿子也派了上去。然后就是一万禁军镇守京师又皮不休暂时节制。然后就是退朝!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