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九十四章 陪人洗澡真不是个好活儿

    发布时间:2021-04-24 00:00:17   


    两个人稀里哗啦的淌着水,走到那块突出到水面外的石头边。

    那块石头露出水面的部分并不高,也就有一尺多的高度,趴在上面让人帮着擦背刚好,所以利用率很高,来洗澡的人都先抢占它,因此一块大石头被磨得很光滑。

    秦月到跟前先趴在石头上,让莫小木替她擦后背。因为秦月是面朝北趴在石头上的,撅起的屁股正对着月亮,月亮就在她高高撅起的屁股上抹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显得那圆圆翘翘的尤物更加洁白,而中间的一道缝却有点黑,把两瓣屁股截然分开。

    莫小木现在已经感到那道缝隙对他的吸引力了。

    刚回老家的时候,他对女人是没有一点知觉的,但是现在却大不同了,这变化因为是潜移默化的,所以莫小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特殊感觉的。现在他看到秦月屁股上的那道缝隙,觉得体内有股热辣的液体迅速涌到他的两腿间,那个东西马上又蠢动起来,一点点的抬起头来。

    现在莫小木才感到,陪秦月洗澡真不是个好活!

    最难受的就是他大腿根的那个东西了,被秦月一会儿弄得硬了,一会儿又软了,不得一会儿清闲!而且硬起来的时候还得费劲控制它,而它有是那么不羁,有时候一点也不受他操控,就象现在,秦月的屁股觉得那么高,好美好美的,莫小木恨不得趴上去啃一下,他那小鸟不硬才是有病!

    但是他知道不敢胡作非为,不但不敢爬上去啃一口,而且连用手摸一下都不敢,万一秦月翻脸那可不是好玩的。所以莫小木按耐着“噗噗腾腾”的心跳,把毛巾蘸了水不停的在秦月的背上擦,当然手法很轻很轻的,秦月才是细皮嫩肉呢,他舍不得使劲,怕擦疼了她,而且为了消解自己欲念,还不停的和秦月说话,但也就是重复问她两句话:“疼不疼?舒服吗?”

    他问的时候秦月就回答:“嗯。”

    一个“嗯”字回答他两个问题,莫小木接下来不知道再和她说啥了。

    不过看情况秦月是很舒服的,时不时的还“嗯哼”一声,莫小木的胆子就大了一些,本来身体离她的屁股尽量的远的,免得发生碰撞,后来就渐渐近了,近了身子不稳当的时候,他的那个小家伙就在她屁股上蹭一下。

    每蹭一下他心里就替自己辩解一回:“我这不是故意的,绝对不是故意的。”

    每蹭一回他都在心里警告自己,千万不可以再有第二回,免得引起秦月的怀疑。

    但是秦月好像一点也不在意,或者她根本就没感觉到?于是莫小木的胆儿又大了一层,从无意到有意的又蹭她一下。

    莫小木这样,秦月不可能感觉不到。

    刚开始的时候,秦月认为他是无意识的,但接二连三的被他那个小东西碰撞后,秦月就忍不住偷笑,心想这臭小子挺孬的,就那么点点的小东西,还不到成精的时候呢,我怕你做甚?而且她感觉莫小木的那个小不点蹭在她屁股上,挺好受的,于是就装作不知,由他去了。

    到后来秦月可有点把持不住了,因为莫小木两腿间的那个小东西开始实施精确打击,每一次都碰撞到她的那个地方去,忽然就让她想起来在公交车上的那次遭遇,只不过莫小木的顶撞让他舒服得多,于是一下子浑身热燥起来,不由自主身体就想扭动,屁股也朝后一撅一撅的回应他。

    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对峙好久,莫小木的那个小东西,此时已经坚挺到极限,而秦月的哼唧声频率也高了许多。

    这一来莫小木慌了,他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了?

    莫小木现在已经积累了很多听窗的经验,也和二生他们经常到山桃林里,窥视别人玩那种大人游戏,当然知道男的和女的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数男的,并不是立马趴上女的肚子缠斗,而是先玩些小动作挑逗得女人哼唧起来,才跃马挺枪开始厮杀,而现在秦月的那种哼唧,像极了他曾经听到的那种哼唧声。

    莫小木有点怕起来。

    他弄得那些小动作,本来是觉得新奇好玩,也觉得碰撞她一下挺舒服的,别的可没多想,更想不到他这样做,无异于在柴堆上点火。

    秦月也想不到自己身体里的火,会让莫小木这个毛蛋孩子点燃。

    等她意识到这一点后,已经晚了。

    秦月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阵酥麻,继之就觉得欲望的火苗星星点点的烧起来,而后不等她下意识的扑火,那火已经成为燎原之势,烧烤得她都有点忘乎所以了,所以才在莫小木顶撞她的时候,她也开始大幅度的撅起屁股回应她。

    这才把莫小木吓住了。

    到这时候,莫小木想撤退已然来不及了。

    因为秦月突然从趴着的石头上挺起身并转过来,一下子就把他紧紧抱住了,他的脑袋结结实实被摁在她两只大咪咪的中间,因为太过用力,莫小木差点都被憋得窒息过去了。

    好在莫小木并没有秦月那般疯狂,理智告诉他这时候得赶紧挣扎,最起码鼻子得有个吸气的地方,于是就拼命把脑袋往后撤,总算是给鼻子留下一点点空间,赶紧从她那深深的乳沟中吞咽了几口空气,这才缓过一点劲来。

    秦月做的这个动作也太过惊险了,她却不知道差点就把莫小木憋死,而莫小木则在心里暗暗庆幸,心想,好在女人们胸上有那道乳沟,要不可就不好玩了,不知道要闷死多少男人!

    他这一吓,本应该把自己大腿根的那个小东西吓得退缩的,但却没有,那不知死活的小家伙非但没有收缩的迹象,反而更加硬挺了!

    因为秦月一只手抱着他的脑袋,另一只手已经攥住了他的那个小东西,在自己的那个地方前后左右的磨蹭,身体也像打摆子一样的哆嗦,抱着莫小木脑袋的那只胳膊,也就时紧时松,但却仍然不肯完全放开他。

    莫小木更不知道的是,好戏还在后头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