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八十七章 睡出小孩没有

    发布时间:2021-04-22 00:00:27   


    莫小木惊醒,发现自己仍躺在床上,身边却多了一个人。

    多的那个人是郑小雨。

    莫小木面色惊恐,还有点疑惑,惊恐的是那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模样狰狞,疑惑的是那女鬼的样子很像王雨涵,而且他差点就被她那长长的指甲抓到了!

    那个女鬼的样子怎么会是王雨涵?尽管是梦,但是她怎么会和女鬼那样丑恶的形象扯在一起?这让莫小木曾经对她的一腔柔情,抹上了一丝阴影。

    但是他现在已经顾不得多想她,因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郑小雨,而郑小雨现在就站在他的床前,她那双晶亮的眸子,现在已经不那么亮了,因为她在哭,满脸的泪水,新的眼泪仍然汩汩的从眼里流出来。

    莫小木本来是对她心里有点恨的,恨她的无情无义,连二生都知道她要走了,但是她却瞒着他!

    可是现在看到她满眼的泪,莫小木心里的一点恨顿时意烟消云散。

    “你就要到城市里去了,这是好事啊,你干啥还哭呢?”

    莫小木竭力掩藏着自己伤心,稍微揶揄的口吻说。

    郑小雨“哇”的一声大放悲声,这让莫小木有点手足无措,赶紧爬起来,拽着她的手劝:“别哭,别哭啊!”

    说着还赶紧替她擦泪。

    但是郑小雨就是止不住哭,眼泪不住的流,擦也擦不完。

    莫小木又用劲拽了一下她的手,郑小雨叫一声:“小木哥哥,我舍不得你呀!”

    一头扎进他的怀里,依然嘤嘤嗡嗡的哭。

    “别哭了,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莫小木的心已经软成一滩水,但口气还是带点儿责备,“这么大一件事,二生都知道了我还不知道。”

    郑小雨哽咽着说:“还不是怕你知道了心里难受!”

    郑小雨告诉他,这两天因为事情还没有完全决定下来,就不想告诉他,怕他知道了心里难过:“因为,我真的不想去,我闹了两天了,一直闹。”

    “闹也不管用,对不对?”

    郑小雨点点头:“我娘是铁了心的,一定要走,而且一定要带了我和和弟弟一起走。”

    “怎么突然想起来要进城了呢?”

    “我娘说是为了我和弟弟的前途,说城里的学校好,读到大学容易的很,读了大学就能出人头地,再也不会回到这个荒山野岭的地方了。”

    莫小木沉思一下说:“你娘想的也对。”

    “才不是呢!”

    郑小雨抬起头来说,“她是为了她自己!”

    莫小木疑惑的张大眼睛看着她:“她自己?”

    “就是为了她自己!”

    郑小雨的爹在城里打工,听说混得很不错的,从原来的泥水工,混到现在带了一个带了十来个人的小建筑队。这么小的建筑队,是接不到大活儿的,但是修修补补的活儿却不少,所以就挣了一点钱,经常往家里寄钱,惹得村里人眼红得很呢!

    但是前些时候郑小雨的爹来家,郑小雨的娘给他洗衣服的时候,从兜里掉出来一张照片,是一个很俊俏的闺女的照片,皮肤细白扎着马尾,眼睛很大冲着她乐,郑小雨的娘一看差点就气晕过去,揪住郑小雨的爹,问他这个闺女到底是谁?

    郑小雨的爹一时心慌,编不出来瞎话哄自己的老婆,吭哧了半天也没说清楚这个欢眉笑眼的闺女是谁,心里只是后悔自己太大意了,悔得想撞墙。

    “好啊你个孬孙,我在家里照顾一家老小容易吗?你竟然在外面胡作非为!”

    “我没有胡作非为呀!”

    郑小雨的爹辩解,“就是,就是……”

    “就是啥?”

    郑小雨的娘平时很温良恭俭让的,这时候却活脱脱一个巡海母夜叉模样,一手叉腰,一手戟指他的脑门,“说不清楚这门你就别出了,就在家老实呆着吧你!”

    “那怎么能行?城里还丢着建筑队呢,我千辛万苦弄起来的一个小组合,很不容易的呀!”

    “丢就丢了!你不想要这个家,我还想要孩们有个亲爹,说破天你也不能走!”

    郑小雨的爹只得坦白,说那个闺女,其实不是闺女,而是一个小媳妇,因为进城后注重了梳妆打扮,所以看起来像个小闺女。

    “别说这些没用的!”

    郑小雨的娘呵斥,“你是不是和她睡过觉了?”

    郑小雨的爹老实坦白:“睡过了。”

    “睡过多少回了,睡出来小孩没有?”

    “睡过很多次了,没有睡出来小孩。因为……以前一不小心她怀孕了,到医院打了胎,后来就注意避孕了。”

    “好啊你,还说没睡出来小孩!”

    “那不是打胎了呀!不算小孩。”

    郑小雨的爹强辩。

    郑小雨的娘一把就抓在他脸上,血淋淋五道硬伤,渗出血水来,郑小雨的爹自知理亏而不敢还手,只是在屋里绕着圈子跑着躲,但后来还是被大发雌威的媳妇一脚蹬在屁股上,摔了一个大马趴,跳起来时候却也恼了,像电影里的英雄人物那样大喝一声:“住手!”

    郑小雨的娘被突然大喝,还真的住手愣在当地。

    “你以为我容易吗?在城里像驴一样干活,像狗一样听人呼来喝去,我图的什么呀?不是想为了这个家多挣点钱?累死了苦死了受气死了,一点乐子也没有,哪像在家里一样清闲自在?不去就不去,你以为我想去呀?在家吃稀也不愿意到城里吃稠,我受够了!”

    愣了一会儿的郑小雨的娘说:“那你也不能乱搞女人呀?”

    “我没有乱搞呀,就这一个。”

    郑小雨的娘忽然有点气馁,明显底气不足的问:“那你还要不要这个家?”

    “要啊,咋能不要?我和她,也就是临时,临时……解决一下。在外打工的男的,谁不是这样?”

    郑小雨的爹说,现在城里的临时夫妻多得很,都是在外打工的那些人,都憋不住了,也不是他一个,一到晚上都到外面打野食去了。

    “都这样?”

    郑小雨的娘大惊失色。

    “不这样咋办?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再说,那东西也不是尿,要是尿就好了,一泡尿就能尿出来的,省得费功夫找女人发泄,还担惊受怕的,图啥?”

    “那你就不能先憋着,等来家了一次性放完你那股毒水?”

    “那还不把我憋死呀?”

    郑小雨的爹一声吼,把躲在门外偷听的郑小雨吓了一大跳。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