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零一章 痴心妄想

    发布时间:2021-04-22 00:00:26   


    「小薛,我好久没吃四川菜了,今天水煮鱼怎么样?」

    老李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看着薛进。

    薛进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的景致,听到他的话,回过头来微微一笑:「什么都行,您看着办吧。」

    老李看出他情绪不高,忍不住调侃了一句:「怎么?没心情吃饭。」

    薛进还是笑,这次显然带出了苦涩──明知道他现在烦闷,还拿话挖苦自己。

    老李咧开嘴角,从后视镜里又瞥了他一眼:「小薛啊,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呆会我跟你详谈。」

    接着两个人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老李将车停在一处官菜馆。

    两人下车后,直接走了进去──外面装修一般,里面却别有洞天:宽敞的大厅,豪华的装潢,以及身着唐服的美丽侍女。

    为什么这里的女服务员穿唐装呢?唐装很暴露,看看那高耸入云的雪白胸脯就知道了。

    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弄的,总之那两只白兔,丰满浑圆,好似下一刻就要从胸衣里跳脱出来。

    老李目光从接待员的脸上转移到她的前胸,而后又才正视她的话。

    「没有定位,现在有包房吗?」

    老李做官做久了,身上自然带了官气──大方自信而又傲慢。

    「先生您稍等,我去帮您看看。」

    说着面带微笑的送了一记桃花眼,转身扭着娉婷细腰款款而去。

    老李不禁啧啧舌──暗想,这女孩很风骚,有戏。

    相对于老李的自在洒脱,薛进却没有半分欣赏美女的雅兴──强。奸幼女,听上去耸人听闻。

    连他自己都被这罪名吓了一跳。

    如果不幸折进去?想想监狱的生活──薛进浑身微寒:这世上,无论什么名流巨贾,都对那里忌惮三分。

    而薛进呢,他也只是个普通人。

    没一会,接待员再次返回,眉开眼笑的看着老李:「先生,有空房,请跟我来。」

    这样的女子,在这里见惯了太多人,大都很有身份,这也练就了她独到的眼光:什么人好结交她很清楚。

    相对于俊雅的薛进而言,老李这样有些年纪的老男人更容易对付。

    女子在繁华处呆久了,自然变得市侩起来──她们年轻,有很好的本钱,此时不利用,难道要等到人老珠黄吗?所以利益才是目的,爱情相对言反倒庸俗。

    到了包房,老李从皮夹里拿了小费,随带着给了女孩一张名片。

    对于这样的艳遇,男人很少拒绝,他们每天都很忙,忙什么呢:忙着吃喝玩乐,泡妞也是老李的工作范畴之内。

    女孩接了名片,仔细的揣好,道谢的同时别有深意的看了老李一眼。

    老李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女孩离去,直到她转过墙角,见不着身影,才慢悠悠的将门关上──别说,穿着唐装的美女,就是耐看,连背影都很美。

    两人落座后,服务生拿着菜牌走了进来。

    老李是这儿的常客,点了两样自己喜欢的菜,然后请薛进来选几样自己爱吃的东西。

    薛进摇头想要推辞,但对方盛情难却,薛进只得从命──随意的点了两道菜,点完后才发觉,自己点的东西都是连羽喜欢吃的。

    这又再次加深了他的不快。

    小东西忘恩负义,自己时时惦念着她──薛进觉得自己中毒了。

    他喜欢连羽是真的,责怪他也不假,但这种思念却也真真切切,他有多久没见她了?好似很久了,久得他有些心痛。

    薛进心口一跳,心痛?他记不起何时有过这样的感觉。

    薛进有些惶乱,他不想去碰触内心柔软的一块儿,他不住的跟自己强调,连羽只是个玩意儿。

    就像娶白思思一样,只是成全自己事业的手段,而小东西则是满足自己内心欲望的玩物。

    可这么想着,薛进顿生猥琐的感觉──那是一种连自己都看不起的龌龊。

    就在薛进暗暗纠结之时,耳畔边传来了老李的问话:「小薛啊,想什么呢?还在想这个案子的事儿?」

    薛进回过神来,淡然的点了点头。

    「李局,我现在有麻烦了,您可要帮我啊。」

    薛进面上带了几分恭维。

    老李没说什么,只是不住的点头。

    而后他从衣兜里摸出一包香烟,从里面抽出两根,将其中一根递给薛进,接着掏出打火机,两人分别将烟卷点燃。

    一时间,包房里烟雾升腾,老李转身将窗子推开──包房里开着空调,温度适宜,但这样『密闭』的空间不通风,呆久了,烟气会越聚越多。

    老李再次落座后,才开始同薛进商量正事儿。

    「其实这个案子没什么大不了。」

    老李说话间,不忘吞云吐雾,一派悠然。

    薛进专心致志的听着他接下来的话。

    「你也知道,法律上讲求的证据。」

    说到这,老李促狭一笑,话锋一转:「大家都是明白人,你做过什么,我就不问了。」

    薛进现在心中焦急──强。奸罪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还跟我卖关子。

    「您继续说!」

    薛进尴尬一笑,给老李蓄满茶水。

    「俗话说得好,抓奸抓双,强。奸嘛,不光要听当事人的说辞,最重要的人证,物证都很关键。」

    说到这里,老李端起茶杯慢慢的喝了一口,开始娓娓道来。

    这世上,每天都有罪案出现,强。奸案并不少数──毕竟人性有最丑恶龌龊的一面。

    那么多的强。奸案,侦破的几率并不高,有一个症结点很难攻克,那就是证据:最有力的证据便精液。

    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两方都各执一词,那么案子多会庭外和解或者不了了之。

    那为什么有些强。奸案在没有直接证据时,很容易告破了呢?这就看公安部门的力度了。

    国家每年花费很多食粮,供养警察,他们自然拥有自己的一套手段,有些案子不破不了──比如那些特别重大案件,上面给的压力大,破案的几率很高。

    而强。奸案呢?罪犯本就心虚,加上心里素质不高,在警察的一连串手段下来──其中包括虚诈,威胁和恐吓,当然还有肉体折磨,很多人扛不住,直接交代。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尽管没有十分有力的证据,警察也能结案。

    薛进听了他的一连串解释,不安的心稍稍稳定下来,他面上带了些喜色的问道:「照你这么说,我只要不认罪,就可以了。」

    老李点了点头:「咱们内部有人,局子里的人不会为难你。」

    谈话到这时,外面的服务生敲门走了进来,他们所点的菜已经做好了──不愧是大饭店,那金灿灿的鱼虾,看上去很有食欲。

    本来两人要的是啤酒,如今薛进心情一好,直接点了瓶五粮液。

    酒上来后,薛进热情的帮老李倒满,遂举起酒杯,先敬了几口:五粮液不比寻常酒,喝多了上头。

    「李局,看来我是找对了人,大恩不言谢,以后用得着我薛进的地方您不必客气,只要是我能力所及,定效犬马之劳。」

    薛进满脸的真诚,说着又干了几口白酒。

    老李在场面上应酬多了,他的胃不太好,勉强又跟着喝了几口,然后开始摇头摆手。

    「小薛啊,我跟你岳父什么关系啊,说到底都是一家人,你还我跟客气什么?」

    老李笑眯眯的看着薛进。

    「咱今天先留着点量,等你这事儿完全过去了,咱再好好喝一顿怎么样?」

    薛进明白他的意思,也不再急于敬酒,大手广阔一伸,做了『请』的动作:「那好,您先吃菜,吃菜。」

    说着热情的给他夹了一只龙虾。

    老李满脸堆笑,心满意足的吃了起来,而薛进呢,刚刚毫无食欲的胃,也瞬间膨胀不少。

    一顿饭,两人吃了一个半小时,期间也商量了一些案子的其他细节:找什么人,送什么东西。

    当然他们没有忘记录口供这茬。

    老李的意见是,请官家的大律师,来办这个案子,薛进的口供,什么话该说,什么话要斟酌,对方能掌握好分寸。

    薛进自己老李内行,所以一切都听他的。

    末了,老李还叮嘱了薛进一席话:打官司不是上上之选,如果薛进有办法的话,可以试着同原告人,庭外和解。

    薛进听他这么说,觉得十分有道理,暗暗将这事儿放在心上。

    薛进并不想把事情扩大,如果真上了法庭,多少会有些影响;如果能庭外和解,那么这事儿,就有隐瞒掉的希望,更重要的是──他还惦念着连羽,他并不想失去她。

    此时,薛进还存有『破镜重圆』的心思。

    俗话说猫有猫道,狗有狗道,薛进虽然身家自诩『纯白』,但在这『纯白』中,又交织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网,这其间又有多少涉灰的人,就不得而知。

    薛进通过的门路,辗转的查到了连羽的住处,而与此同时,薛进也知道了,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连俊,他很惊讶,连俊居然出来了。

    连俊兄妹两如今都住在陈林的别墅里,这让薛进又诧异起来。

    他当初算计连俊,让他被陈林欺辱,没想到如今二人却好的住在了一起,而陈林也帮着连俊出头对付自己。

    薛进心情有些复杂:自己的『好心』办了坏事。

    可明明自己暗中安插了人手,让他注意连俊的动态,为什么他从劳改农场出来,自己却一丁点的消息也没得到呢?

    想到这,薛进气愤的拨通了那个人电话。

    对方接到他的来电很吃惊,听出他质问的事儿,更是大呼冤枉:在连俊出狱时,他一直给薛进打电话,但对方的手机偏偏无法接通。

    薛进猛然间想了起来,那时候他应该在国外。

    厅里组织出国考察,实际上,纯属玩乐,既然玩乐,谁还管公事,所以为了避免被闲杂人等打扰,一并将手机关了。

    薛进暗暗有些懊恼,但连俊已经出来了,他没办法将他再送进去,一切都无济于事了。

    薛进挂了电话后,心理明白,这事儿比较难办──一切的关键在连俊,如果连俊不同意撤诉的话,自己也只能跟他『硬碰硬』了。

    而连俊会让步吗?

    这个很难说,毕竟连羽是他的妹妹,而自己对他的『特别关照』,不清楚他究竟知道了多少。

    薛进不能直接上门找连俊兄妹两。

    他通过人找到了陈林的哥哥,说了不少好话,然后让对方替自己将意图转达给陈林──那么,连俊自然也会知道。

    陈林的哥哥很吃惊,弟弟暗地里所做的事儿。

    他对连俊并不是一无所知──那是弟弟的情人,但是没想到弟弟居然帮助他到如此地步。

    陈林的哥哥有些生气,找了弟弟过来谈话,陈林也是强脾气,但对哥哥十分尊敬。

    听闻对方想要自己别插手连俊兄妹的事儿,陈林做出很无辜的样子:他只是帮连俊请了律师,其他的,他什么都没做。

    陈林哥哥暗斥他,律师都不该用『自家』的。

    陈林摸了摸鼻子没吭气。

    哥哥又是一顿淳淳教导:薛进也不是普通人,这事儿让他到此为止。

    陈林点头答应下来──但律师不能换。

    陈林哥哥见他如此固执,尽管生气,但也没有再打动肝火,只让陈林劝说连俊放弃诉讼,至于赔偿吗?一切好商量。

    陈林拍了拍沙发站起了身,跟哥哥告辞。

    陈林回到住处,委婉的将薛进的意思,转达给连俊,如果连俊愿意放弃,那么条件很优厚。

    连俊越听越不是滋味,他敏感的体味出了陈林的意思──他希望他能撤诉。

    其实这是陈林心中所想,他答应连俊的事儿,他『尽力而为』,至于结果怎么样,他并不太关心,只是如果这事儿能不了了之,他也十分乐意。

    毕竟薛进身份在那摆着,而且人家在监狱里确实很照顾他,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得到连俊这个『宠物』。

    想到这里,不禁联想到了连俊的妙处,目光也变得炙热起来。

    连俊正在气头上,哪里愿意承受他的欲望,气的脸色大变,在咒骂薛进的同时,也告诉陈林,今天别碰他──他和薛进都是痴心妄想。

    陈林见情人真是动怒了,也不急于一时,悻悻然的放弃了,转而去找其他情人舒解欲火。

    薛进呢,薛进更别想他会撤诉。

    连俊并不知道那边所做的准备,满心等待开庭的日子,可他能如愿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