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流氓太监 第六十八章 纵论

    发布时间:2021-04-22 00:00:20   


    “果然,公主就是公主。这么的通情达理。”富贵不在乎文琳公主把安排两字咬得多么清晰。他只在乎文琳公主已经承认了那些事情是她安排的,那自己就无所谓了。皇上就是再追究,他也不怕了。你牛逼就把自己的女儿给办了。然后再来找老子。

    “好吧。就算是我安排的。那你对于出兵的事情说了什么?你是不是也说你什么都不懂,所有的事情都让父皇来找我。对吗?”文琳公主明亮的双眼一个转动就看到了富贵的内心深处,尤其是富贵滴溜溜乱转的眼珠,更是难逃法眼。

    “公主就是公主啊,一言就把小子给看透了。呵呵,小子本来就是不学无术嘛。当然是什么有用的也没有倒的出来。就等着皇上来找您寻求良策啊!”富贵越发的谄媚了。

    抱月再边上几乎把鼻子气歪了,此刻她似乎已经完成进入了侍女的角色,把和富贵的关系都跑到了九霄云外。一切都围绕文琳公主的利益而转动。

    “哦,那皇上一定是为了谁当统帅的事情而烦恼吧?”文琳公主不想吧话都说了,点到即止。

    靠,你不想丢你自家的脸面,但是这和爷们可没有什么关系。“是啊,皇上就是担心这个。你也知道。武王呢是统领三军的。这家伙要是有个什么想法,将在外均命有所不受,他非要皇上给他个太子当当。皇上也只能忍痛让太子老哥回家休息了。若是让太子老哥当统帅呢,嘿嘿,你那太子哥哥的水平,也不用我说了,他出售是要丢咱们西秦人的脸面的。嘿嘿,所以皇上他老人家是没有办法啊。”富贵故意唉声叹气的,盯着文琳公主不说话。心里犯嘀咕,靠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能解决,朝廷里的那帮子人还真是饭桶。

    就是不知道再安国将军一届武夫,庞太师一个权奸手里,会弄成个什么样子。难怪这样的问题就把皇帝老二难住了。看来是雄风不再,连脑袋也木了。

    抱月脸色怪异的看着富贵,她可从来没哟听说多谁敢这么称呼武王千岁太子千岁的,但是心里却是有一股一样的刺激,刺激的内心深处那一股野性的火焰熊熊燃烧。身体有些颤抖的盯着富贵。心里终于再次想起了两人曾经有过的爽快。

    “那你可有什么好的办法?”文琳公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看着富贵显摆。明亮的眼睛只是宝石般闪烁这智慧的光芒,似乎她早就已经想到了如何解决的办法,只是她再听富贵的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我就是想着一天三顿饭,顿顿有肉吃,餐餐有酒喝。你看看现在,不但小命随时酒会玩完。更不用说吃得好,喝的好了。我还能有什么想法啊。真是可怜啊!”富贵索性把比装到底。这可是拿命玩呢。

    “你就老实一点吧。说吧,不会泄露出去的。到时候父皇问起来也有我抵挡。”文琳公主其看不透富贵的一点小把戏。心里不屑他的胆小,但是也明白蝼蚁尚且偷生,富贵这样也是无可厚非的。也酒没有出言讽刺。

    “嘿嘿。就好啊。这就好啊。你不知道,公主,我一看见你的仙迹就佩服的六体投敌啊。您如果是送我一副的话,我想我一定能够想出令人击节的绝妙主意的。”富贵双眼贼溜溜的盯着文琳公主绝妙的墨迹掏出来了威胁。

    “恩。那好吧。反正那也是我一时即兴。不给你我也没有心情打理,还是要抱月烧掉。就送你吧。”文琳公主有些好笑的看了一言富贵,她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人,若他不是个太监那对于十八第来说,岂不是更好?但是事情若是如意,老天就失业了。终究是要不如意的。

    抱月有些惊讶的看着富贵,他如今也是对富贵另眼相看,这人插科打诨的功夫真是一流,今天竟是把一直云淡风轻的文琳公主逗笑了。别人不知道,她可是十分清楚,就是听说她自己的书法价值千金时,她也只是点点头。再听说皇上封她公主头衔,可以随时见架的时候,她也就是微微撇嘴。但是今天,她竟然笑了。虽然那丝笑意仅仅是嘴角的一丝无意识的抽动。但是这样已经是奇迹了。

    富贵可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样的奇迹,他只为自己突然得到一副墨宝,而欣喜若狂。点头答应奥献策。转头由看到抱月惊讶亮晶晶的双眸,眼珠转转。

    “公主的承诺,我是相信的。但是这里由一个人我是不怎么相信她的人品的。那我可就……”富贵故意再这个时候打击抱月,来报复她刚才哪么狠命的对付自己的小弟弟。

    富贵说完的时候,拿眼睛邪盯着抱月,在抱月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时,下巴点点自己的下体。告诉抱月:小妞,你得罪我不要紧,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得罪我的小弟弟。我这人可是十分的护短滴!

    文琳公主不知道两人之间所存在的瓜葛,但也猜测定时同一屋檐下,难免磕磕碰碰,有些矛盾在所难免。尤其是看到富贵得意的嘴脸。更是心若明镜。也不拆穿。点头道:“你既然相信我的承诺。我就再替抱月给你一个承诺。她绝不会把今天的事情泄露半分。否则,随时找我。”

    富贵抽抽鼻子,不屑滴横了抱月一眼,小妞也是嚣张的回瞪,显然不把富贵放在眼里。富贵此刻不好再怎样。眉头调调到:“其实也很简单。皇上怕的是打仗打不赢,丢人。打赢了又怕被人逼宫,引发动乱,颜面尽失。”间文琳公主点头。

    富贵继续道:“那就好办了。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打仗总需要一个司马的粮草官不是。哪么这个头帅的帽子就只有太子老哥可以戴了。”间公主皱眉。富贵微微一笑道:“我也知道太子老哥实在是个软脚虾。但是咱们可以给他一个军阵谋略超人的副帅不是。太子老哥只需要盖个大印,打仗的事情就交给别人去干。到时候他只需要分功劳就行了。”

    文琳公主下意识的点头,眼睛也越发的明亮。

    “这样的话,这些大头兵都是武王和安国将军的。太子老哥就是有些什么想法,那些家伙也不会听他的不是。所以可保大营无异,定打胜仗。

    文琳公主点头,毕竟西秦的兵马十余万是天下四国中最多的。而北辽总共才六万余,大也好打,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的话。

    “至于京城里。那个大司马就只有勉强咱们的武王大人了。他定然是不乐意的,所以这就看咱们皇帝陛下的魄力了。武王早晚是要乐意的。那些兵毕竟是他辛苦收拢带领的。若是粮草出了问题,打了败仗,那死的就都是他的心腹,他如果忍心的话。我就当自己没有说。若是不忍心,那就好好的当个粮草官,给大军搞后勤。”

    富贵说着说着就坐到了书案上,貌似这里就只有文琳公主屁股下的一张椅子。说到椅子屁股,富贵忽然就对文琳公主的屁股有了想法,不知道西秦公主的屁股和他北辽公主的屁股,哪一个丰满圆润一点呢?

    文琳公主似乎身体一松,她也是这里面很不轻松的一位呢。一直以来都再位十八皇子担心。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当然不能放过。

    正等着富贵的下文,忽然看见富贵盯着自己——自己的屁股,哦似乎是椅子,猥亵的笑着。这小子在想什么呢?文琳公主面色怪异的回头看了抱月一眼,抱月也听得眉飞色舞,怎么忽然就停下了。看见文琳公主的眼色,立刻明白,唰的一巴掌打在富贵的肩膀上。

    富贵正在回想那天他冒了生命危险去摸了北辽公主屁股的感觉,把那感觉和颜秋水,抱月的相互印证,正印证的爽快。被抱月这么一下。本来做的就不怎么稳妥。失神之下,被猛击,哇的一声跌落地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