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娶了同学的艷丽动人的妈妈

    发布时间:2021-04-22 00:00:17   

    五月底,清晨六时左右。

    那年27岁,第一次见了同学的绝色妈妈时,走出来迎接我的是一位年约二十

    妩媚的美女,一头如云的秀髮,鹅蛋脸,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微翘的瑶鼻,微厚

    而性感的嘴唇,大约34C不算小的乳房及不到23的细腰,身高却只有156公

    分。

    穿的是银色的制服,暗苹果绿的套衫,短袖剪裁贴切的连身窄裙,下身裙襬约

    在膝上十五二十公分,露出匀称的美腿,足下穿的也是公司统一配置的与制服同色

    的近三寸高跟鞋。

    「天晶您好,我是紫云的妈妈(章美雪),多谢你倍我送机呢!」

    比我矮了点,比例却很好,腿长身体短,我最喜欢她的翘臀,说不出的好看。

    拥有高贵但难以接近的气质,戴着眼镜的她拥有艶丽与母性的矛盾美女。

    最让人着迷的,是她那种恰到好处的熟女气质,眼神清澈笑容甜美却不显过嫩

    ,仪态端庄眼波妩媚却又不会过熟。

    「我的好友嘛!」我看着她那水汪汪的眼睛说。好友去留学,我便送她上班。

    紫云的妈妈(美雪)在我心中是个完美的女神,就这样我们算是认识了,然后开

    始和她搭话,她显得很健谈。渐渐的我们逐渐熟了。以后我都是雪姐的叫着,有事

    沒事也去他家看看。

    我注意观察她有很长时间,雪姐有时候在公司站得很累,回家都懒得煮饭,都

    是在外面买些东西回来吃,我知道以后,还请雪姐到我家吃饭,闲来沒事的时候我

    也会到雪姐家坐坐。

    每天也同她见面打个招唿,我习惯的称她为..雪姐姐!平时大多时间都是她自

    己在家,应该很寂寞吧。

    三个月后大家熟了,我下楼去叫雪姐来我家吃饭,我就下楼到她家去叫她,我

    按门铃后,雪姐她来给我开门的时候,只穿了件半透明丝质短睡衣出来,两条雪白

    玉腿光熘熘的,胸前两粒突起的娇红小乳头,在透明睡衣下依稀可见。

    两颗饱满的大奶子把睡衣撑得高高的,下面还穿了一件非常性感的粉红色细带

    小小三角裤,紧紧的衬托着丰满的臀部,那种朦胧的感觉一直吸引着我的目光,我

    看得呆住了,上下打量着雪姐的身体,此时她脸上微微一红。

    「看什么呢天晶,眼神这么色瞇瞇的,好像要发情了,沒看过女人吗」她

    发觉后虽然瞪了我一眼,但是在我看来是那么的妩媚动人,从雪姐说话的娇滴语气

    中听得出来,她并沒有生气。

    「雪姐,你真漂亮,我从沒看过这么漂亮的女生,妳可以说是我们大楼的一枝

    花啊。」我打趣的说道,其实从雪姐的女儿走后时间里,我和她的关系处的很好,

    已经都算是很熟悉了。

    「还一枝花呢,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老了。」雪姐嘆口气说着。

    「谁说的二十岁就是二十岁,什么也叫快四十岁,还差好几年呢,雪姐,你

    看起来一点也不老,真的。」我诚恳的说。

    雪姐先是微微一愣,脸色有点泛红,连忙转移话题,问:「喂,你来这是不是

    有什么事」

    「哦,对了,光顾着看美女,都把正事给忘了,我来叫你到我家吃饭。」我说。

    「还是你对我最好啊,我女儿都不管我饿不饿,喂,等我一会,我去换件衣服

    就来。」

    雪姐说完就走进了卧室里,卧室房门只是被她顺手一带,并沒有真正关上,我

    坐在沙发上想,这是对我的暗示还是对我的信任呢

    如果说是暗示我,那我现在进去一定可以把她就地正法,如果是对我的信任,

    此时我冒然进去的话,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对雪姐呢

    但是想归想,我还真想走过去,看看门里的风情。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听见雪姐喊:「天晶,去阳台帮我把黑色的连衣裙拿

    进来。」

    我一想,机会来了,我答应了一声,到阳台拿来了她的裙子,走到卧室门前,

    我就直接推门就进去了。

    哇!马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幅香艳刺激、一丝不挂的裸女画面,雪姐全身光熘熘

    的正面对着我,像是一件陈列在博物馆中女神,让我顿时仔细鑑赏。

    啊!是天地造物的神奇,雪白无瑕的肌肤,笔直修长的双腿,丰满圆润的翘臀

    ,平坦光滑的小腹,乌黑浓密的阴毛,高耸饱满的奶子,这一幕旑丽春光、完美曲

    缐的裸女,我简直看呆了,口水流了满地。

    「啊~天晶,你是色狼,怎么不敲门就闯进来,看什么看,还敢眼睛瞪那么大

    ,不会把眼睛闭起来,还一直看。」

    雪姐忙弯下身,用左手遮挡下面阴毛,右手横在胸前两颗大奶子。

    我被一声尖叫惊醒,「对不起,我见你房门沒关,你又让我帮你拿衣服,所以

    …就…对不起啦,雪姐。」

    我红着脸,扔下衣服,连忙出去坐在客厅沙发上,回想刚才的一幕,我的下体

    已经挺立了。由于是夏天,我也穿的很少,所以王姐刚从房间里出来,就一眼看到

    了我下体特別隆起的地方,她朝我神秘的笑了笑,我羞红了脸,我想完了,现在暂

    时我是走不了了,下体涨得太难看了。

    雪姐很体贴的坐在另一张沙发上,又微笑着望着我,问说:「天晶,你还沒交

    过女朋友吧」我的脸更红了。

    「我一直都暗恋妳嘛,那有时间交女朋友啊。」我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说。

    「天晶,你刚才看到了姐光熘熘的沒有穿衣服,老实告诉姐,姐是穿衣服好看

    还是沒穿衣服好看」雪姐明知故问。

    「我不知道,我沒有看清楚。」我低着头撒谎的说。

    「少来了,瞧你刚才的眼睛,色瞇瞇的,瞪得那么大,还说沒有看清楚,谁信

    啊,不过,说真的,天晶,你今晚看到的,不准你说出去喔。」雪姐说。

    「雪姐,我知道啦,我会记着的。」我说。

    过了一会,感觉下体沒有那么涨了,我说:「走吧,雪姐,別让餸菜等太久了

    。」我故作镇静的站了起来。

    「你…现在…这样可以吗」雪姐她仔细打量着我的下体突起部分。

    「沒事,裤子宽松。」天啊,我都说了些什么跟什么啊

    这样我一路用手遮遮掩掩,我们俩来到了我家,进门后我就亲切的招唿着雪姐

    ,让她坐对面下来一起吃晚饭,饭后大家移坐客厅沙发看电视,雪姐和我聊着天,

    我看着她时,这时我眼睛又开始发亮,已然无心看电视了,我的眼神不时的从电视

    上飘到雪姐的身上。

    雪姐可能是今天上班上得太累了,她就伸出一只胳膊,搭在沙发的靠背上,把

    头枕在胳膊上,不知不觉过了一会,她就睡着了,雪姐的腋窝留有少许整齐的腋毛

    ,非常的性感,透过她的衣领我看到了两颗浑圆丰满的大奶子和艷红娇滴的小奶头

    ,我的下体马上膨胀了起来。一会儿,雪姐慢慢的张开眼,我们四目相对。

    雪姐用微弱的声音说:「天晶,你为什么这样一直看着我,这眼神很色耶,是

    不是有坏念头,不可以喔。」

    「雪姐,你长得那么漂亮那么美,我爱你,我好爱你,我想娶妳呀。」我说。

    「天晶,那你会负责吗」雪姐红着脸说。

    我好像得到雪姐的默许,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将雪姐揽入怀里,向她的

    嘴唇吻去,雪姐张开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甜蜜的喃喃声道,她两条柔软无骨的粉

    臂搂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用力吮吸着雪姐的红唇,然后把舌尖用力送入雪姐那充满暖香、湿气和唾液

    的芳口中。我的舌头先是在雪姐嘴里前后左右转动,时时与她湿滑的舌头缠在一起。

    近二分钟的热吻,我感觉舌头有点儿发麻,刚从雪姐嘴里抽出来,雪姐那滑腻

    柔软的丁香妙舌却伸出来钻进了我的嘴里,舌尖四处舔动,在我的口腔壁上来回舔

    动,我热烈地回应着雪姐的爱,和雪姐的丁香妙舌热烈地交缠着,嘴对嘴的吸吮对

    方嘴中的唾液。

    我含住雪姐滑腻柔软鲜嫩的丁香妙舌,如饥似渴地吮吸起来。如饮甜津蜜液似

    的吞食着妈妈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大口大口地吞入腹中。

    雪姐亮晶晶的美目闭得紧紧的,洁白细腻的玉颊发烫飞红,唿吸越来越粗重,

    玉臂将我抱得更紧。禁不住更用力愈加贪婪的吸吮着雪姐湿滑柔嫩的香舌,吞食着

    香舌上的津液。似是恨不得将雪姐的丁香妙舌吞入肚子里。

    雪姐唿出的热气带着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女人的唇。

    实是令我兴奋。一会儿后,反而这时她也伸出双臂抱住了我,我知道雪姐接纳

    我了,我顺势将雪姐搂得更紧,她开始张口吐舌回应我的吻,我们激情的拥吻着,

    我含着她的香舌不继的吸吮,我双手抱起她,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

    「啊…嗯…不…我们不能在这…抱我…进房…间…好吗」雪姐哀求的说。

    我一手抱着她的后背,一手托住她的屁股,她的双腿盘在我的腰间,我抱着她

    走进卧室,把她放到床上,我一边吻着她的嘴唇,一边用手退去她的外衣,我咬住

    她的乳头,右手隔着内裤抚摸着她的阴部,她的小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了,淫水甚

    至流到了大腿了。

    这时雪姐也迫不急待的,脱掉了我的T恤和短裤,隔着我的内裤,来回的摸着

    我那坚挺的阴茎,最后把手伸入内裤里,把我的阴茎掏了出来,不断的把玩,嘴里

    喃喃的说:「我要你答应只有我一人享用,你敢吗?」

    「好啊,姐姐,它那么硬,就是想要你,想要进入你的身体里。」我说。

    我马上脱掉了雪姐的小内裤,顿时看到她了那片覆盖在阴户上的浓密阴毛,啊

    ,想不到雪姐的阴毛真是性感迷人,长得那么的整齐又乌黑髮亮,我又看呆了。

    「天晶,你真色喔,眼睛一直看姐的全裸,好看吗喜欢吗姐让你看个饱、

    摸个够,你高兴吗今生只要你喜欢怎样,姐都让你怎样。」雪姐说。

    「姐,妳的身子真是美丽极了,像是艺术品般的完美无瑕,又像是美丽女神,

    令人不忍秽渎,姐,我好爱妳。」我诚恳的回说。

    我禁不住内心的慾火,低头用手指轻轻的拨开了两边的阴毛,看见里面是湿润

    粉嫩的阴唇和微张的阴道口,那蜜洞内的嫩肉一张一合的,有好多的淫水潺潺流出

    ,我把头埋入了她的双腿之间,伸出舌尖准备舔呧。

    她好像知道我要做什么,忙说:「天晶…不行…那里…那里…很髒的…」

    我说:「不髒啊,姐姐的小穴很香,我喜欢吃。」我把舌头伸向阴道内,不停

    的舔着,吸着里面的淫水。姐的阴户好像很痒的样子,她开始扭动着屁股,向上挺

    着腰,嘴里还发出淫叫声。

    我调转身体,头尾相叠,压在她的身上,呈六九的姿势,王姐缓缓把我的鸡巴

    含在嘴里,不断的吸吮着,我感觉我的阳具在雪姐的嘴里,是温温的、暖暖的,雪

    姐用右手很笨拙的套弄着我的阳具,舌头不停的舔着吃着,我猜她是从未口交的样

    子。

    我的头埋在雪姐的阴户上,用手指拨开她的阴毛,再掰开她的大阴唇,先是用

    舌尖挑逗着她的阴蒂,我每碰一下,她的身体都强烈的一颤,同时嘴里发出「啊…

    啊…」的淫叫声,最后我干脆用嘴巴含住阴蒂吸吮,这下她简直要发狂了,只见她

    浑身颤抖,两眼翻白,粉脸狂摆,秀髮乱飞。

    接着,我用手指掰开她的菊花,用嘴和舌尖对她的屁眼进攻。

    雪姐的身体一直在颤抖着,「…你…怎么…还舔…人家…的屁眼…屁眼是…大

    便用的…好髒啊…啊…好麻…好痒啊…」

    我听到平时美丽大方的雪姐,嘴里说出的「屁眼」,我顿时来了精神,同时也

    强烈刺激着我的性神经,我当时就有种要射出来的感觉,

    「姐的阴道是用来小便的,但是不臭,姐的屁眼是用来大便的也不臭,真的很

    香,像小花一样香,它的形状也很漂亮,我喜欢。」

    我说着就反过身来,轻轻的分开她的双腿,用我涨得发红的龟头在她的外阴处

    摩擦着,她的双手用力的抓揉着自己的奶子,说:「天晶…快点来……来插呀…来

    呀…」雪姐此时不断的催促着,好像她的逼逼真的很痒了。

    就这样,我挺着阳具,顺着她手引导的方向插了进去,因为王姐的淫水早已氾

    漤成灾了,所以我的阳具「噗滋…」一声,整根盡沒。

    「哎呀,好弟弟,你要轻点,慢点,对姐温柔一点,你的…阳具…好…大啊…

    」雪姐娇羞的说着。我在她的体内慢慢的抽插着,感受那种从来沒有过的刺激,我

    更停不了吻着雪姐。

    我慢慢的抽插着,她嫩肉间的挤压感,让我的快感冲上了顶点,我俩不断吻着

    ,慢长温柔的抽插着,心灵上的冲击远比肉体上的接触来的更加深刻,只觉得一时

    间天旋地转,让我兴奋的不知是好。雪姐看着我,俏眼含春,媚意中带有一丝慈祥

    的溺爱。

    我深深地吻着说:「雪,嫁给我好吗我最爱你!好希望在任何时候都能拥有

    你!我发誓要照顾她一辈子!」

    雪姐笑着说:「如果你不嫌弃雪姐老,我答应你好了!」随即合上眼。

    我心裏一阵狂喜,又用劲勐顶了几下。可能这几下来得太勐了,雪姐有点控制

    不住了,不停向上挺动胯部,示意我快点抽插,我这才奋力挺动臀部,阴茎在阴道

    里先慢后快一阵抽插,再保持一定速度抽送。

    很快雪姐又达到高潮,整个身体扭动很厉害,甚至挺起上身,我急忙趴下抱住

    她的头,亲她的嘴,下面疯狂勐力抽插,一直将她再次幹到高潮,就见她大声呻吟

    几声,紧紧搂住我,我也不能控制,阴茎顶到她的阴道深处,一阵抖动,将一股股

    精液射子宫里。

    「雪,舒不舒服呀」

    「好棒……从未试过这么美…噢……」

    「雪,你以后都不可以离开我!」雪姐的脸一下子红了。

    「嘻嘻~天晶,我都答应做你妻子呢!这下子你该满足了吧」

    雪姐起身给我看阴道,我发现有乳白色的精液正从雪姐的体内渗出,并沿着雪

    姐的大腿间缓缓流下来,白色的精液,如水滴一般,雪姐得意的轻笑,一边抚摸我

    的脸,和我亲吻,一边又扭动臀部,吞吐着我又已硬帮帮的阳具。

    之后,雪姐给我做到晕了又醒,醒了又晕,我也记不清射了多少次,直到肉棒

    射到疼痛,再也射不出时,还用阳具停留在雪姐体内,我捨不得抽离。

    我转身压着她,雪姐轻抚着我的背,直到她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

    清晨时跨下的勃起,令我下体有点紧绷的疼痛感,我忍不住稍稍的欠了下身子

    ,透过那逐渐回復的神经,脑子中突然传来一阵酥软的触感。

    一惊之下,我连忙睁大了眼睛。

    眼前,是一副美艷又熟悉的脸孔,紧贴在我身上,是一具丰满柔软的胴体。

    雪姐用手握我阳具,吻着我说:「天晶,其实我这几年真是忍得好辛苦,又不

    。想勾引男人,凈是靠双手自摸,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你会不会学人一夜情呀」

    「我对天发誓,我永远爱章美雪,不然就天打雷噼,不得好」雪姐吻得我!大

    概是我们已失去太多,才会互相如此亲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