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我的凌辱淫史之从清纯到淫荡 第十四章

    发布时间:2021-04-18 00:00:40   


    说做就做,次日再次联系小雄,他老爸欣然同意,其实天下哪有多少不关心自己子女的父母,只是他年纪小感觉不出来而已。我们商量好每周二,周四,周日去上课,每次的下午五点到七点,这主要是考虑小怡这个时间段会有闲暇,家教科目是英语,这是小怡所擅长的,以她过六级的水平教个高中生不成问题。当然我们选择去做家教也不是同情心泛滥的原因,还是经济方面的考虑,毕竟我们不是那种豪奢的富二代,在租房的条件下偶尔也会有捉襟见肘的情况,家教是当下大学生常常选择的勤工俭学方式,据我所知校内有些女学生每晚打扮得很妩媚去市里商业区进行某些活动,这也算是种勤工俭学吧,至于是哪种活动就不足为道了。

    小怡考虑到在视频前做过那羞人的动作,现在却要去做小雄的家教感觉有些羞人,毕竟在网络里她会有安全感,毕竟谁也不认识谁,现在突然转入现实面对一个看过她诱惑的挤奶动作,而且当时只穿着吊带,这让她不适应,她希望换个陌生人做家教,不一定非得选择小雄,但我的理由是既然遇到了一个家教对象就是缘分,再去找的话还得给家教中心必要的介绍费,那介绍费用相当于一堂课的收入,白瞎时间和精力,何况小雄年纪小,也许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我知道这个理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内心里隐隐有种欲望,希望小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去教小雄,而这个学生甚至连她更诱惑的动作都看到过,包括奶头,包括她发春的样子,我无法欺骗自己,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也许在家教过程中存在变数,这变数既让我忐忑又让我兴奋,我告诉自己我能控制好过程也能控制好结局。

    当日正好是周日,正好上第一堂课。小雄家离我们学校并不远,在附近一个什么台子村,步行的话大概需要二十来分钟,但乘公交有所不便,不过我们都有单车,因为是第一次去,我不太放心,虽然我有那种凌辱的思想,但就象我认为的,有时候需要适当控制,适可而止,对一个这么可爱漂亮的女学生,我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去一个未知的地方,假如出现某种我没预料到的情况就不好了。

    看得出小雄家条件算是中产,三室一厅只住着他们父子。他父亲是个近五十岁微微发胖的中年人,有点谢顶,脸上带着笑容,很热情的邀请我们又是吃水果又是喝茶,然后与我们聊了几句,我不擅言辞,但多少也听出点情况,他在附近的一个开发区管委会上班,对小雄从小关心太少,致使他现在沉迷电子游戏,成绩一落千丈,现在居然主动提出要请家教,一时间这个中年人感到很宽慰。看得出小雄的父亲是真的挺爱他,那种眼睛里的情感我能感觉出来。“王叔,你放心,小怡是个成绩优秀的好学生,她有提高成绩的丰富经验,一定能够让小雄改邪归正的。”我对这个刚认识的小雄老爸有些好感,拍胸脯保证。其实我自己也拿不准,毕竟我总是觉得小雄愿意请这个家教多少有居心不良的意图,但王婆卖瓜总得夸一夸的。在我们聊天过程中小雄一言不发,微垂着头,偶尔抬头看上一眼。

    之后王叔去厨房了,说是第一次来,总要吃顿饭,亲自下厨给我们做点好吃的。然后小怡和小雄在另外一个房间的桌子前开始了讲课,主要是英语语法。我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百无廖耐,想进去厨房帮忙,可是怎么说王叔也不许可,一时间我只觉得我很多余,简直是过来专门蹭饭的。

    出于对小雄的戒备,我一直留心着他,但他的一切表现很中规中矩,一直很专注认真的听着,眼睛简直一眨不眨的看着小怡,偶尔还问些很幼稚的问题,看来他的成绩的确不怎么样,以我这种英语水平能感觉出来他在班上应该不得意。

    没有看到他对小怡有什么言语或动作,至少从我的观察上看去小雄的表现没有什么露骨的表示,也许因为我在场的缘故吧。介绍时小怡说我是她的同班同学,她怕我以男朋友的身份出现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而我也配合她的说法没有任何亲昵的表现。其实她完全多虑了,现如今大学生情侣是很正常普遍的现象,人家不会因为介绍我是同学便不往那方面想,也许在别人眼里我头上已经戴了个男朋友的帽子,不过小雄会怎么想我还真不清楚,毕竟我曾经与他一同见证小怡的表演,假如我是小怡的男朋友,为何会在视频前与别人一起欣赏她的搔首弄姿呢,以他如今的阅历应该想不明白这点,我是小怡同学的身份他会更容易接受吧。

    时间过得真慢,这一堂课要两个小时,当然不可能一直讲,中间休息了一刻钟,中场时小怡来到我身边悄声问我:“老公你很无聊吧?”我点点头:“有一点,不过还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累不累?”我看到她额头上有些汗水,亮晶晶的,心里有些心疼,家教也不是那么好当啊!“不累,我觉得当老师挺有成就感的。”她脸上带着笑容,看来她乐在其中了。我偷偷瞟了眼另一房间里正喝水的小雄,又看了眼小怡,不知道为什么做出下面的动作,我把小怡拉到身边帮她解开了领口的一个纽扣:“看你热得满头汗,还捂这么严实这不是傻吗?”

    小怡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以为我要在这里亲她呢,看到我的动作放心下来,悄声说:“老公,我是怕他看到……不好意思。”你这小骚货恐怕不知道人家早就把你上身看光了吧,还在这里装正经,突然间我有种报复似的快感,我摆摆手:“不要紧,看不到,有我在不会有事的。”休息之后又是讲课,我能明显感觉到小雄有点不专心,坐卧不宁的样子,眼睛时常盯着小怡的领口和胸部看,有时悄悄往我这边瞟上一眼,我假装把玩手机,其实却一直在观察。小怡似乎也有点心神不宁,但强作镇定,不过有时候还是会讲错然后连忙纠正。这是为什么呢,不至于如此吧?

    从我的角度看去,尽管领口解开了一个扣子,但不至于看到春光,也许从小雄的视角能看到点乳沟吧,但我更愿意理解为小怡是因为心理上以为被小雄看到了所以感觉刺激兴奋了。这小骚货又发春了?还是说联想到上次在视频前做诱惑动作时被他看到的窘态?我无从知道,但我心里正腾起一团火焰,同时有个声音在我脑子里喊:“剥光她的衣服,看光她!看这个你老师的骚样!”另一个声音又说:“这是我的女朋友,现在正在被人不怀好意的看着,赶快去阻止,否则哪一天你的小怡要被别人扑倒,到时候追悔莫及!”两个声音在脑子里争吵,我感到一阵头晕。尽管我曾经一手主导让老狼一步步调教小怡,开发她的闷骚,这只是满足我内心的另类的想法,却从来未想过哪天小怡要被人上,现在的情形与那天小怡被多人看光相比可以说是多么正经单纯,微不足道,那么我在这里纠葛什么呢?是害怕哪天失去控制真正失去小怡吗?想到这里我有点紧张,但那团火焰一直在我心里烧,我知道我被那股凌辱思想控制了神经竟然无法解脱,有时候我也恨自己变态,但每次我总感觉身不由己,力不随心,罢了,一切随遇而安吧。

    这时王叔走出厨房招呼我们先吃饭,差不多也快到七点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小房间里的两个人也站起来,收拾课本书籍准备出来,我随意看了一眼,猛然发现小雄的裤子那里顶着个小帐篷。这孩子怎么反应这么大?小怡可是穿着衣服的,这么瞧着也能看得这么激动?青春期萌动的年轻人啊果然象干材一样容易点燃。

    小怡的脸上带着笑,但明显看得出来有些发红,不知道她是否也看到了小雄身体的变化,她出来时走得很端庄,主动上前帮王叔端菜出来,我也不好闲着,赶紧去摆碗筷。“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帮忙啊,没看到你的大哥大姐们都在帮忙,你怎么好意思傻站着?”王叔开口斥责小雄,不过我能听出来那里面并无多少真怒,说这话主要是给我们听的。

    小雄赶紧说:“我先去上个厕所,撒泡尿,憋很久了。”说着连忙跑去卫生间。王叔笑笑:“这小子,就不会文明用语吗,撒尿撒尿,呵呵,你们别介意,这都怪我从小没有教育好,来来,咱们先吃,小何,要不要喝点酒?”

    “不了,您喝您喝,我们学生喝酒不太好,我给您满上。”

    “什么话,学生怎么就不能喝酒了,在咱沈阳不喝酒还算男人吗?喝点没关系的,我瞅着你们应该不只是同学吧?只要不酒后乱性就没关系的,呵呵,来,你也来点。”王叔不由分说就拿个杯子帮我倒了半杯,好家伙!沈阳这里的酒浓度高,才一开始就来这么多想灌我还是怎么地?

    小怡听了王叔的话脸上显得更红了,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用筷子夹着米饭。

    “别扭捏啊,这姑娘吃菜啊,做老师不能太文静的,否则在学生面前就没有威望,学生就会不听话,会喝酒吗,要不也来点,少来点没事,反正离你们学校也不远。”

    说着王叔就准备拿过个杯子斟酒,我连忙拦住说:“算了,王叔,女孩子嘛就不喝了,您要喝我就陪你喝点吧,只希望您手下留情,我酒量可不行。”“做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来来,我们先整一杯,以后雄儿就拜托你们多多指导了。”

    说完直接就喝了一大口,我估计都快有一两了吧,吓得我心肝儿都在跳,看来在政府工作的在这方面都是行家。

    我也得硬着头皮抿了一口,真辣,虽然我是南方人,也许是因为遗传的原因我并不惧酒,不过这55度的白酒我也不能喝太多。过了一小会儿小雄出来了,端上碗坐在王叔身边,正好在小怡的对面,小怡坐我身边,我感觉出她微微低了低头。接下来酒过三巡我们都喝了不少,当然主力还是王叔,小雄也喝了半杯,看来王叔的观念的确是在沈阳哪能有不会喝酒的男人,从小开始练习酒量啊。小怡迫不得以也喝了一小口,我只好代劳多喝了半杯。

    结束饭局后王叔大了舌头,嘴里嘟哝着让小雄送送我们,自己着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没想过让小雄送,又不是小孩子,而且我不知道为什么对小雄总有点警惕之心,按说我不该如此,以我的NTR 心理我应该多给他与小怡接接触的机会,没有机会也创造机会的给自己的凌辱心理来些满足,但我就是不太喜欢他,也许是我突然之间良心发现,害怕失去小怡吧,又或许是我希望调教之路就此结束,小怡现在的开放程度已经让我满足了,再发展下去我害怕超出我的接受范围,一切我说不清楚。于是在小区门口就让他回去,接着我们就骑着单车离开了。至此,今天从我见到小雄到离开他家,我竟然没有与他说搭过一句话,只是离开小区时说了句“行了,你回去吧,不用送了。”看得出小怡有点头晕,虽然只啜了那么一小口,但毕竟酒的度数高,所以骑车时笼头把得不稳。而我也好不到哪去,也是一个德行,于是我说就去附近哪里找个地方坐会儿醒醒酒吧,反正时候还早,不赶时间。小怡自然没有反对意见。

    附近小区虽然不太熟,但我知道就近有个小公园,于是我们下车推着顺着一条小路进去。这个时节绿树成荫,晚上公园里的灯光照射在树上显得特别漂亮,我们把车停在一棵树下锁好,然后散散步。虽然时间尚早,但公园里人并不多,大概应该天气炎热大家不太愿意出来,习惯待在空调房里享受吧,主要是一些老人家,有的打拳,有的拉二胡,我唯一看到年轻点的是几个七八岁的小孩在那里踢球。走了一会儿,我们找个条长椅坐下,小怡歪着身子坐在我旁边,我看到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眼睫毛一闪一闪煞是好看,忍不住吻了一口。小怡看了我一眼,不说话,闭上眼睛靠在我的肩上。如果生活就是这样多好啊,多美的场景!这时我心里突然想起一片相似的红晕,就是小怡在我解开她衬衫的那颗扣子后,为什么小雄会不专心,小怡也心神不宁呢?

    我从小怡领口看去,白嫩的肌肤下隆起两片鼓鼓的白花花的一片,一条深沟在中间似乎诱惑着人心底的欲望,这样的场景我看过很多次,其实这算不上什么暴露,因为稍微低胸点的衣服都会比这更加挑动人的情绪,可是为什么现在看上去会有更刺激的感觉?对了,因为小怡穿着正装,端庄的衬衣配上小怡现在的身份——家教老师,才会让人有不一样的感觉。那么小雄当时看到了吗?他看到了他的老师裸出来的这点春光吗?这几乎是肯定的,尽管他曾经看过小怡更精彩的裸色,但当时只是当网络上司空见惯的情色表演,一旦与现实联系上来,知道那曾经表演激情散发欲望的身体就属于眼前端庄的老师,可想而知对他的视觉造成多大的冲击,难怪他会隆起帐篷,难怪他会不专心听讲。那么小怡呢?为什么她会心神不宁?因为她知道了小雄正盯着她的胸部看吗?或者她也看到了那顶帐篷?

    我无从知道,但我知道我此时的欲望又上来了,我环顾四周,远远的打拳的两个老头应该没注意这边,于是我一手环抱着小怡,另一手悄悄的解开小怡下面的一颗扣子,从下面伸进去,包里着那两个乳房的胸罩立刻在衬衫上印出粉红色的纹络,接着我用舌头轻轻的舔了下小怡的耳垂,她嘴里嗯嗯了一声,我立刻加大手上揉搓的力度,并且捏住一颗葡萄捻了一下,她轻微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

    “老公,好舒服,继续。”

    这小骚货在这光天化日下就不怕被周围的人看到吗,竟然直接让我继续,我岂有不满足她的道理?于是我在她耳边吹口气,这是她的敏感地带,另外一只手在她背后想解开搭钩。她立刻发现了我的企图,阻止我:“老公,不要在这里,我们回去吧,我想要。”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