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新排行

    流氓太监 第六十章 一箭双雕

    发布时间:2021-04-18 00:00:40   


    富贵犹豫犹豫再犹豫,他不太确定仁德皇帝到底是不是这个意思。这可是拿小命赌博,开玩笑不得。万一人家不过是随手随便动动,说不定是那里痒痒了,忍受不住,又不好在下人面前表现,所以才用那个动作转移发泄一下。

    然后你就自作多情,发浪,以为皇帝对你另眼相看。

    富贵犹豫犹豫在犹豫,最后深吸一口气,咬牙到,拼了。妈的富贵险中求嘛!

    笃笃……几声敲门声在寂静的夜里,异常的响亮。几只停宿在宫墙上的乌鸦,嘎嘎惊飞。富贵忍不住打个冷战。

    激灵灵的环视一周,只看到昏黄的宫灯和漆黑的夜空,没有可疑人物出现,也没有灵异事情发生。

    但是他不知道,在周围无人看见的角落里,有几个衣服黑的和黑夜融合在一起的人,静静的隐藏在无人发现的地方,执行着他们的任务。

    “是谁?”

    仁德皇帝苍老的声音在轩室力响起。

    富贵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也太诡异了,竟然没有一个侍卫,堂堂一个皇帝怎么会这样?不会有什么陷阱吧?

    “奴婢富贵。”

    声音低低的,尤其是富贵两字吐出的时候声音尤其的突然低了一下,似乎做贼心虚,似乎自己的名字一出去,自己的小命就玩玩了。

    “朕不是叫你们回去了吗?”

    仁德皇帝声音没有丝毫波动,冷漠而淡然,又有一股隐隐的杀伐气息。

    富贵身体一抖。俺的妈呀!果然是套子!老子休也。

    富贵想也不想,噗通跪倒在地,磕头道:“奴婢该死。奴婢不该妄猜圣意。不该自作多情以为皇上对奴婢另眼相看。留下奴婢有什么事情,奴婢这就告退!奴婢这就告退……”

    “你进来吧。”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而且看周围的架势,富贵显然是猜对了。而仁德皇帝也是有心留富贵。否则也不用把那些侍卫统统赶走了。

    富贵抹了把冷汗,喘口气。在心里暗骂两声靠。这皇帝也太虚伪了。妈的,叫老子来,又这样玩老子。你等着,老子一定找回来。

    轻轻推开门,富贵低着头,反手把门关上,回身就跪在了地上。他已经感觉到了轩室里忽然所了一个人的气息,这个气息飘渺难觅,绝对是先天境界的高手。而以他的修为,用心之下,自己是绝对感觉不到他的气息的。哪么他这么做就是在警告自己,也是在告诫自己。皇帝身边是又高手存在的,你最好是老实一点。

    他们这样级数的高手,最擅长的就是气机感应,心灵感应。富贵心里那股藐视皇室的气势,别人是感觉不到的,皇帝不行,文琳公主隐隐约约有些感应,那是她心灵虚极的效果。其他人就更不行了。

    不过今天这个先天高手显然是已经感觉道了富贵的心思,故意放出气势震慑富贵。而富贵身上的武功,那自然更是不再话下,早就已经了若指掌。甚至富贵那雄性的气息都隐隐有所感应。可以说,这人探寻之下,富贵几乎成了裸体,没有一点秘密可言。

    富贵焉能不震惊,靠!估计福相到这人面前也很难有还手之力。富贵就更不用说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富贵老老实实的趴在了地上。既然有人看着,吃死了自己,自己只好装孙子装到底了。

    “起来吧。”

    富贵仍旧勾着头站了起来,规规矩矩的,老老实实的,简直就是面见班主任的小学生。

    “说吧,这么晚了面君,有什么事情?”仁德皇帝低头仍旧看着那副山河地理图,似乎在富贵进入轩室的几天里,就没有发现仁德皇帝注意别的书简,甚至奏折。仿佛他的生活里就只有这幅图画。

    靠!你太无耻了!富贵心里一动,立刻就发现那个人感觉到了自己的不满。急忙収摄心神没努力做到平静无波,一丝心思也不外漏。

    叹口气,看来只有自己往外掏了。这个皇帝是不会透露一点自己的心意的。

    “奴婢对于北辽兴兵之事有一些想法想说。”心里暗暗决定,你既然不坦诚相见,不把我当回事,这样的玩我。我又不知道说了话,后果会怎样?我也只好嘴了半截肚里半截了。

    “恩。”

    “恩,奴婢是说,奴婢对于北辽的事情也不知道多少。皇上都已经和大臣商量过了,也胸有成竹了。我想他们北辽是不义之师,必定不能理直气壮。而我们大秦却是保家卫国,人人用命。百姓齐心合力,保卫家园。在皇上的英明领导之下,一定可以败北辽于照面之间。”富贵低头开始瞎掰,反正就是不说有用的,专找些屁话来搪塞。你最多骂我是庸才废物,靠!你不能杀了我不是。

    “恩——你说什么呢?这些朕都知道。你说些朕不知道的。”仁德皇帝也似乎发现了富贵的不同寻常,也发现他的话不仅不是好话,反而尽是废话。心里有些烦躁。这小子不是来放屁的吧?

    “皇上圣明。陛下都不知道的事情,奴婢哪敢知道啊,奴婢就更加的不知道了啊。您还是召集大臣好好商议一下为妙啊。军国大事不容胡来啊。人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大军出征,除了将军之重要外,最重要的就是统帅。我想这些我说的都是废话,皇上已经早就了然于胸了。那奴婢告退。”富贵点了点,拨了拨“灯芯”就是不说重点。把个仁德皇帝撩拨的痒痒的,就是不给你舒服。放佛一个美女在你面前宽衣解带,搔首弄姿,把你的火也弄上来了,眼睛也弄成兔子眼了。最后才告诉你,今天不能上啊。那叫一个郁闷。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