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新邻居的诱惑

    发布时间:2021-04-18 00:00:26   

    男人啊,有时总是会有一阵子的冷感期,连二十出头的我也不例外.

    这冷起来,机乎是隋call隋上的美丽人妻宜真我都懒的打电话给她.

    好吧,谁叫宜真老公回来了,钰芬因工作关系去外国出差.

    也不知是之前跟调教好的宜真玩过头花招太多.这次连钰芬出差前用手机自拍了一组性感内衣照mail给我.好让我在她不在时也能独乐乐,但结果我才看了一次就放起来了,(因为那时在跟宜真玩的正火热,你说钰芬知道宜真和我的事吗?当然不知,知道可不就是送我裸照,是我的遗照了.)结果这组照独乐乐照沒用上半次,倒是钰芬因为这组手机照在她手机忘了删,又发生另一则事,下次在说.

    总之,一但艷遇一来,可不是会挑精虫上脑的时间的.

    就像今天,我家隔壁一对老夫妇被他们事业有成的子女搬走了,但这二老夫妻好像连续剧看太多,怕什么养儿不防老之类的,总之这边的屋子沒被他儿女们卖掉,反倒是他们敲了儿女不少钱,把这里,顶楼加盖,外租给別人,好一招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棺材.就算哪天他们哪个不孝媳斗的他们要被送去安养院他们还有地方回来蚀老本...离题了.总之它们走了之后,沒多久上下两边都有人定租了,而我所说的艷遇,就是在这二间房.

    当天我闲到发荒,沒炮打又沒课上,干脆早早回家看看小电影好了,沒想到到了自家楼下.

    却被大小不一的箱子给阻了整个大门.

    哦,忘了说,我这里是陈旧的公寓,老归老,出去就鬧区捷运都会区,沒事站在顶楼另一边向下看,奶沟臀浪小可爱样样不少,尤其是在这38度的高温,哪个女人包的紧?想热死自己.

    我奋力的走进打开的大门,走沒二层,又看到了个大箱子,不过,除了箱子外,前面还多了个人.

    以正常来说,你由下往梯上走,应该是往上看,ok沒错!我往上看时,看到了个男人都认为的美好风景.

    一双修长的腿,着一双便鞋,一件超短的牛仔裙,而且这是个翘挺的美臀所拥有,而且这翘屁屁的主人正弯着腰,摇着臀,粉色的小底裤瀑光了三分之二,而且现在正值酷夏季节,紧包着美臀的小裤裤早已汗湿了大半.

    汗渍印在那两片紧实的臀上,真是有另类的令人性慾上涨.

    嗯,要是哪个色魔在这,应该是向前,翻裙,剥裤,插入.哪管那模多.

    不过!那是不挑的色魔才会做的事,谁知道这是不是女的?同志们or爱尔兰人都爱着裙,胡乱剥裤找洞钻,要是后庭花还垂条小黄瓜,这可就真会永垂不朽.

    所以,箱子虽挡了路,但侧边还是有路过的去,我轻巧的侧身而过,当然我不忘验明正身,半步.嗯!背后看的出有着内衣,而且皮肤白净,穿着一件无袖的运动T恤,一双细长的手正捉在箱子底部,是个女的沒错,一步,嗯!绑马尾,髮质不错.

    而且经过她身边,还闻到了香汗味和发香味.二步,过来了.我转了个身.她的头髮下垂盖着她的脸,我看不清倒底是秋香还是如花.所以我决定出声询问.

    「嗯..小姐,要帮忙吗?」

    只见她还奋力的动作中突然停下,头向上看向前方发出询问的人.

    我也刚好看到她的面.嗯,瓜子脸,细长的眼睛和眉,小巧的嘴唇,正妹一个.不过重点除了脸而是她向上看我时,那胸前白晰的肌肤和那两对不大不小,在V领运动T恤和地心引力之下(她还是弯腰)的奶子.

    要是能在冷气房里,捉着那对大小适中的奶球在手上玩弄挤压,听着眼前正妹的娇喘,真是妙不可言啊.

    可惜,老子现在正值男性的冬天.底下的小老弟一点反应都沒.在此正妹沒发现我不是看她而是看奶前,伸出我的手,帮她把面前,和底下所有的箱子往上般.

    嗯,英雄救美,最忌不自量力,有些箱子重的跟死人一样,但我撑着,一箱又一箱,我大箱她小箱,好险最进沒耍棍.

    直到搬完,我剎点喘不过气.暗骂整栋公寓想也知道哪个沒住人.不就顶楼五楼我家对面...

    我在目的地,我家对面的空屋前,放下最后一样东西,坐在地上抹着额头上的汗,突然一只手拿着一包面纸从我侧面伸了过来,在眼旁晃了晃.

    我转头看向这只手的主人,那个短裙马尾正妹,她坐在我后面的地上,对我抿嘴笑了笑,我看着她也狼狈的坐在地上,那胸前浅蓝色内衣的右边肩带和T恤滑落了半边,粉色激突的乳尖隔着T恤若隐若现.而她的坐姿也很OPEN,就着短群了,那对细长如隋棠名模的双腿屈在她的胸前,遮不住她那对长腿中间的那件中间也已汗湿的小裤裤.

    我想,要是伸手捉住她伸过面纸的手,另一支手掏出巨棒并塞向她的小嘴,另一支手把玩着马尾发,吞吐数次后射在那湿软的唇腔内,最后面纸刚好派上用场.

    我深手接过面纸,开始跟这位马尾正女.小茹聊了起来.

    原来,她和一群室友租下了这间房,沒想到某室友的奴才开车送行李来这时,才发觉自己有重要事,所以东西放楼下人就闪了,刚好其它人也有事,今天休假的她只好一个人一样样的搬上去,好险遇到我,不然可能搬到天黑都搬不完.

    最后她才知道我是她的对面邻居,说什么一定要好好请我一顿,我笑了笑,其实它妈的累到快往生了,赶紧回家沖凉睡觉.

    想归想,不过还是有点怪怪的.总觉得哪边不对.事后才想起,小茹明明着紧贴娇躯的运动T,哪有可能肩带露半边?之后在问起她时,她才吃吃一笑,原来那时她上来后闷热的要死,索性把内衣扣解开透风,看到我用衣袖擦汗就连忙找到箱里的面纸拿给我,结果自己春光外洩我走后才想起来,但我那时眼神和动作居然沒有吃豆腐,很有风度的微笑起身转身回家,着时让她心动了一下.

    幹!要是在呆在那边,说不定又要被凹整里那些箱子,看个美臀美胸劳动到这算亏本了,不先酸就是白痴!

    这是我和那间第一位房客小茹的相遇.在来是她的另三位室友.

    她说她和这三位室友,也只有和另一位熟,而另二位则是一个拉一个.她平日是在会计事务所上班.而另一位,则是她之前夜校同学婷婷.

    我跟婷婷的相遇可说是更奇特.一样也是在楼梯间.那天我上完课,走在梯上一步一步向上走时,快到家门前,居然发现一个女的倒在地上

    我心想,幹!不会是死人吧?

    尤于灯光昏暗,我直到走近些才看到地上的女体有些微的起伏,她着一件连身露背群装,黑丝袜和高跟鞋.

    翘丽的长卷棕髮,眼影和迷人的口红色,看的出来应该是小茹说的同学,在酒店上班的婷婷.

    只见她伏在地上,身上传来浓浓的酒味.钥匙还插在门边,看来醉到不省人事.

    我好人做到底,打开门,在开门后打开灯,看到眼前有个五人粉红小沙发和一张小玻璃茶几,上头有个琉璃花瓶,瓶头贴张纸.

    我拿起来看,上面就写着其它人有事,有的明天回来有的过二三天,请婷婷哪边有什么自己拿之类的.

    我把字条收起,抱起了还在外面伏着的婷婷和她的包包和KEY,把她放到也不知道是谁的房间床上,反正四间房只有一间开着,我就放下她,回头关门.

    回家拿了个普拿疼,倒了杯水,走进了房间,把字条放下,正想拿起笔留言时,只见她翻了个身,连身裙在转身时翻了起来,我睁大了眼睛.

    婷婷算是那种受过风尘洗礼,十足的酒家女,很匀称的身材,而她翻身后,我眼前看到,她底下沒着内裤,那浑圆有肉的屁股暴现在我眼前,女人的屁屁谁沒看过,惊讶的是那两片肥臀中间,小菊花插着一小段东西,看起来像是一根绿色的塑胶棒!

    啊勒..看来她酒店里的道具被她无意间带回来了,真想知道她怎么回到这里的....

    我伸手轻轻的拉着那后庭的小绿棒子,每拉一下,婷婷就轻哼一声,还叫着一些奇特的梦话.

    「嗯....X董.....嗯....我...T字内裤好看吗.....我的小淫穴....不要在这...嗯....」

    「……啊……T字小裤……破了……我喝了……唔……来插我……幹翻婷婷的小屁屁..婷婷的小屁屁最喜欢肉棒.....啊...屁屁好热...好热..嗯...」

    只见我把最后一截调教肛门用的小棒子拿出,婷婷的小菊花流出一堆白浊的浓豆浆.看来是那X董的杰作,只见她似乎知道有东西要流出,后花园不住的缩紧,但最后还是流出了出来,流了一大滩在她的黑裙摆上.而她那蜜穴也流出些许的透明淫汁.

    我把这棒子用纸巾包好,放在水杯边,留好言.走回自己的家.

    事后隔天,婷婷和小茹一同找我去她们家做客,当然免不了喝酒谈天,小茹说婷婷看到你留的字条和那东东,她说一个男人怎可能就这样放过个光着屁股,醉的不省人事的女人?婷婷要我问你,你要不是个好男人?要不就是GAY?

    幹!老子现在只是暂时的再起不能.等到我回復一定插死那个爱肛交的酒家女!

    一同喝酒谈天的还有另二位室友,还有楼上正要搬来的房客.下次在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