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我的凌辱淫史之从清纯到淫荡 第十二章

    发布时间:2021-04-16 00:00:30   


    说完我打开小怡的QQ,上面尽是她的一些同学和朋友,找谁呢,肯定不能找熟人,虽然我也想过让老四在不知情的前提下诱惑他一下,但风险太大,我不希望事情发展到我不能操控的地步,何况我虽有凌辱调教之下,但让熟人知道我的心理还是让拉不下脸来,面子上实在有些过不去,一切得悄悄的才行,一切得在我的掌握之中才可以,我的心理还没有达到让小怡出轨的地步,即使那想像起来很刺激,就象ML时说让别人来干她,真正要发生这种事我恐怕还难以接受。

    在她的同学朋友名单里找了一下,心理在琢磨着合适不合适,小怡看我翻来覆去的看着连忙阻止我:“这都是我认识的熟人啊,同学亲戚,你干什么,多难为情啊,我不干,我不玩了。”看来小怡还是有点理智,虽然现在欲火没得到满足,但起码还能控制自己。

    “那要不在我的QQ里找一下看有没有合适的?”我嬉笑着说。

    小怡白了我一眼说:“你?你舍得把自己女朋友给你同学朋友看啊?你怎么这么变态啊?”

    我一听,赶紧从后面抱着她,嘴唇在她脖子上一吻,笑着说:“我当然舍不得啊,你是我的宝贝,我谁也不让看,只能我看,谁也不能干你,只能我干,好不好?”

    小怡最爱听我这么温柔的话,把嘴唇凑过来吻了一下,“嗯”了一声说:“我这辈都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听这话我心里有些感动,那种凌辱调教的欲望消散了好多,这时候我想小怡应该和我白头偕老,我要好好的保护她一辈子,以后再也不给老狼调教了,他靠不住,上次不经过我的许可把小怡的视频抓拍图贴到网上去,虽然给我一时间的刺激,但超出我的控制,想想有些后怕。

    正当我沉浸在这种氛围中时,小怡的E 话通好友里有条消息闪动,点开一看:在不在?可以聊聊吗?

    我一看,这人谁啊?因为小怡的E 话通好友里只有不多的五个人,曾经我带她玩时告诉她E 话里色狼太多,每个都需要小心提防,所以需经过我的许可才能加,而这个人的ID很陌生,会是谁呢?突然我想起来了,上次小怡和老狼在E 话里表演时我在网吧看,旁边有个小男生看到后将她的号码记下后加了。

    这时小怡也看到了,连忙说这人她不认识。我装作生气的样子:“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不要随便加陌生人的号码,哪天被色狼骗了都不知道!”小怡看我的样子好像真生气似的,可怜巴巴的说:“我都不记得怎么加上的,我又不是小孩子,哪能被骗……”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下去。我当然知道她是怎么加上的,当时她在E 话里被老狼诱导,完全被情欲控制了,失去理智,别人一申请她一时间昏头就加上了。这时我展示我宽宏大量的气度风范说:“好了,下次一定注意了,加谁不加谁一定要经过我的同意,我也是担心你被别人骗去,因为你是我的嘛!”说完我轻轻捏了捏她那娇嫩的脸蛋。她作个鬼脸笑着说:“我就知道老公最疼我了,我以后一定注意,我现在就把他删掉。”

    “别忙着删,反正我们都不认识他,我去洗澡,你无聊就和他聊着吧”说完我还给那小男生一个回复:“在啊,你是谁?你多大了?”其实我见过那小男生,估计是个高中生,至多大一吧,但我得装作不知情。

    过了会儿他回复过来:你不认识我的,但多聊会儿就认识啦。我17了,高三,你呢?

    我劈里啪啦的打个回复:你还挺会说话,但你太小啦小弟弟!

    没想到他回复:小弟弟不小啦,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小呢?

    我一看就乐了,这小家伙还一语双关啊!小怡也笑了一下说:“这小孩还挺有意思的,小小年纪就这么色。”我一听用手刮了下小怡的鼻子:“你怎么知道他色,人家说的是年纪,你以为指什么啊?”

    “你明明知道他说的是另外一个意思,哼,你还笑话我。”

    “那是因为你心中那么想了,所以你才这么理解,没想到我的宝贝这么色哦”

    说完我在她胸前摸了一把,接着说:“好啦,你和他聊吧,我去洗澡了,等一会儿看你们聊些啥,别带坏了人家小孩子哦!”说完我去了洗澡间。

    脱掉衣服在喷头下淋浴,水哗哗响着,我的心里也不平静,不知道小怡会和那小男生聊些什么呢,那小男生虽然年纪不大,但不可小觑,肯定也挺好色,小怡会不会被他勾引呢?或者是小怡勾引他?想着想着我发现下面的小DD有抬头的迹象。正当我胡思乱想时小怡走过来在浴室的玻璃门外问:“老公,他要和我视频,我同不同意呢?”

    “随便你吧,你自己决定。”说完我又加了句:“哦,对了,不要给他看到脸。”

    说完我立刻察觉我的矛盾,既然让小怡决定为什么还要说不看脸呢,这不就是说同意她与那小男生视频吗?看来我潜意识里已经同意了,唉,我怎么这样啊!

    洗着洗着我猛然想起,小怡现在还是穿着那小吊带啊,胸前那雄伟的浑圆挤出的沟壑那么明显,不让看脸的话那是看什么?看奶子?还是看屁股?甚至看…

    …?但上次那小男生已经看过小怡的表演,看过她发骚的模样,总不能再让他看脸吧,若是以后被认出来怎么办?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究竟怎么办呢,看脸还是看其他?算了,由她去吧,随她决定好了。不过一想到小怡还穿着吊带,里面的罩罩刚才已经被脱了没穿上,对方可能看到凸点诱惑,而且还是那曾经见过小怡发骚表演的小男生,我的心里渐渐腾起激动的火焰,下面的小DD也抬得越来越高。

    我让不关喷头,悄悄的蹑手蹑脚走出来,在房门口探出一盯点看过去,只见小怡正捂着嘴笑呢,看那视频对着的方向挺高的,应该是对着她的上部:脸。看来小怡也意识到现在的穿作太清凉,不方便给人看,但她不知道其实那小男生早就目睹了她的精彩揉奶秀。

    看到小怡并没有什么夸张激情的动作,没有再次暴露春光,我又悄悄的回到澡间,因为是夏天,我也不需要冲太久,几分钟后我就出来了。

    看到我进房间,小怡冲我笑笑,对我说:“这小孩还挺成熟的,嘴巴很甜呢,一直夸你老婆漂亮呢!”

    我走到摄像头侧面看屏幕上的视频窗口里只是小怡那白皙娇嫩的脸和脖子,甚至连乳沟都没露出来,我心里感到庆幸,隐隐的又感到一丝失望,对小怡说:“我老婆本来就漂亮,再笨嘴笨舌的人见了嘴巴都会自然变甜。不过我不是说不让给他脸看吗,我这么漂亮的老婆真舍不得给他看啊!”

    “你这坏东西,我穿成这样不给他看脸给什么呢?难道叫你老婆给他看眯眯啊?”

    我一听这话,本来冲澡时痿下去的DD又有点抬头的倾向,让我刚换上的三角短裤里膨胀了一些,但嘴上却说着:“老婆说得对,说得对,还是老婆懂事”我又转头看屏幕上他们的聊天记录,大多是那小男生一些奉承阿谀的赞誉之词。因为小怡与他聊天时关掉了语音,所以他们的聊天全部是文字,大概是小怡与我说话让那小男生看到了,他立刻打字过来:旁边有人吗?是谁啊?

    我一看赶紧对小怡说:“别告诉他,就说是与你合租的女同学,免得破坏我的小怡在帅哥眼中形象,嘿嘿。”

    “还帅哥呢,哪帅了?我老公最帅了!”小怡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按照我的吩咐给他回复。

    “你告诉他,你的女同学马上要出去了,我看这小子对你说什么,你假装我不在。”

    那小男生回复到:你女同学漂亮不漂亮?我想肯定是没有你漂亮的,姐姐,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了,比电视上女名星都不差。

    这小子的嘴巴果然甜,再矜持再谦虚的女人也受不了他这么糖衣炮弹一枚一枚的炸啊!我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视频看不到的范围外,看他们一句句的东扯西拉。经过几番交流知道这小男生叫刘什么雄,事情过去三四年了,我不记得全名了,这里就叫他小雄吧。小雄是我们大学附近另外一所高中的高三学生,这家伙本来要准备高考,可是学习不用功,总在网吧打游戏,那时候CS还很火,他总泡在网吧。这些事情他很坦白的告诉了小怡,我估计就是因为这种坦白和真诚小怡对他印象不错,加上嘴巴甜,我坐的一小会儿里小怡咯咯笑个不停,害得我心里泛起一阵醋意,这小王八蛋真是找揍啊,敢泡我老婆!

    在前面这么多的糖衣铺垫下,小雄终于露出一点色色的心思来,只见他打来几个字:姐姐,你好白,皮肤应该很好吧?能稍微站起来些我看看你吗?

    我的心象被提了一下,看屏幕里他一副诚恳老实的样子,我真的很难将他这几个字的目的联系起来,男人都知道他说这话的用意,不就是想看看我老婆的身材吧还扯到什么皮肤上面,不过上次他已经看了裸的了,现在看穿衣服的也没什么大碍吧。

    小怡朝我看了看,我嘟了嘟嘴表示无所谓。

    小怡看我都不在乎,而且现在起码还穿着吊带,而且对方不过是个小屁孩(其实哪是小屁孩,17岁已经发育完全啦!)于是冲小雄吐了吐舌头,腿稍微站直一些,因为考虑到只穿着一条小小白内裤她没完全站直,为了身体的平衡她有点前倾的,我的眼睛都快直了,因为我坐在她的右侧面看到在她胸前的大片春光,白花花一片,露出了上面大半的奶子,因为重力关系造成的沟壑更加明显,我没注意屏幕里是什么情况,不知道小雄是否有幸目睹,不管视频效果如何他多少总看到了一些吧,想到这里我三角裤里的DD就象车胎打气一样绷紧了,小怡的眼睛瞟了一下刚好看到,笑了笑然后做了个让我更瞠目结舌的动作——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