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七十五章 不脱不行呀

    发布时间:2021-04-16 00:00:26   


    莫小木以前确实已经背过人,是瞒着爷爷奶奶来到河边背人的,他觉得爷爷奶奶养他和养家太辛苦,就自觉的偷偷的为家里的经济添砖加瓦。

    因为背人没有明确规定以重量论价钱,所以不管大人小孩、轻重长短,一律背一个人两块钱,所以一旦有机会,莫小木就跑到河边去,先下手为强背那些重量轻的,也就是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孩子,或者重量很轻的老头儿。

    城里人也不都是大啤酒肚,也有重量很轻的老头。

    当然,能把重量更轻的小孩抢到手,那就毫不费力就能挣到两块钱。

    对岸等人背着过渡的是两男三女,看样子应该是一家人。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应该是老两口,都是斯文相,老头儿和老太太都戴着眼镜。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女人,应该也是一对夫妇,剩下的就是一个和莫小木年龄差不多的小闺女,穿着短裙子,长相很清新可人的。

    莫小木走到对岸看了情况,迅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他用淘汰法首先排除了那个中年男人,那家伙身材高大雄壮,估计背他不动,看他媳妇那重量也不轻,背着也难挪动脚步,何况是在水里。

    老头儿虽然瘦一点但也是有重量的,而那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重量一点都不在老头儿之下,胳膊腿儿肥嘟嘟的,要背起走更是谈何容易!

    五个人被他淘汰四个,剩下就只有一个小闺女了,背她问题不大,轻飘飘就能过河去。

    但总不能丢下一家人,光背小闺女过河吧?

    那几个要过河的客人,看见过来迎接他们的只有一个精瘦的孩子,也大失所望。

    老头儿心急但口气和蔼,微笑着对莫小木说:“小朋友,你是来帮我们过河的吗?”

    莫小木嗓音清亮的回答:“是呀,过一个人两块钱。”

    “那你怎么帮我们过去呢?”

    “背呀!我一个一个的背你们过去。”

    老头儿不信摇手:“就你那小不点儿,背我们过去?”

    “那怎么办呀?到底还过去不过去呢?”

    “我们当然是想过了,但是没法过呀!小朋友,要不你回村里,喊两个壮实的汉子把我们背过去,我们加倍付钱好不好呀?”

    “村里的壮实人都到上面水库防汛去了,你们来的不是时候呀。不过,要是真的想过河,我有办法。”

    “快说说,什么办法?”

    正说话时候,那边二生、六点‘赵平阳也涉水过来了,他们虽然不想背人,但是不会看着莫小木一个人受难为不管的。

    莫小木说,只要他们听他的,过河一点都不难,也没有一点风险。

    老头儿就催他快说。

    莫小木说,这河水看着虽然汹涌可怕,但其实一点也不可怕,何况他们知道河底哪里凶哪里险,避开就是了。具体方案是,二生、六点、赵平阳,每个人搀扶一个大人过河,他背着那个小闺女,还剩一个大人,莫小木建议最好是那个高大壮实的中年男人,只管拽着谁的衣服走就行了,保险平安过渡。

    看他们涉水过来的时候,河水并不是很深,最深的地方也就淹住大腿根,只是水流有点猛,看着眼晕而已,真过也能过去的,但有一点却为难,就是得脱下衣服,最起码得脱了裤子,总不能过了河却一条湿裤子贴身上,难受也不雅观。

    一说脱衣服,几个大人面面相觑,怎么好意思呢,公公当着儿媳妇的面不好脱,儿媳妇当着公公的面更难为情,可是不脱又不行,咋办,所以都很犹豫。

    莫小木有点不耐烦对他们说:“乡下不讲究太多,你们也看见那边水潭里,男女都脱光了在一起洗,怕啥?”

    老头儿看一眼老太太,说:“那脱吧。”

    中年男人看一眼媳妇:“脱。”

    于是公公当着儿媳妇的面脱了,但是没脱光,留一条大裤衩遮羞。

    儿媳妇也当着公共的面脱了,留下一条粉红内裤挡住要害。

    老太太和中年男人也脱了,自然也没脱得那么彻底,都留下一点东西遮羞。

    整备好,一串人开始下河,莫小木背着小闺女走在最后。

    那小闺女看着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但背着却挺沉重的,原来是一身贼膘呀!莫小木心里叫一声苦,一点不敢大意,一步一步踩实了才缓慢挪动。

    因为是背了人加上小心翼翼,莫小木走的很慢,又因为背的是个清秀可爱的小闺女,莫小木的感觉就很不一样,心里又有了那种痒酥酥的感觉。

    小闺女俊生生的一个小美人,大概因为是城里生城里养的,发育比赵小苗还好,小胸脯已经显得高耸起来,小屁股也很秀气的撅起来,细腰圆肩,一张小小瓜子脸,笑起来腮帮上俩酒坑,整体上很好看、很讨人喜欢的。

    因为是已经明显有了男女有别的知觉,所以莫小木背着她走,就有点不自然,想入非非不敢,但托着小闺女屁股的手却感觉异样,还有她胸前已经鼓得像小馒头一样的肉球球,挺硬实坚挺的,硌在他背上但不觉得难受,有点麻痒心里却舒服。

    他这些感觉,小闺女好像都没有,趴在他背上一点也不介意也不知道害怕,还趴在他耳朵上喋喋不休的说话。

    小闺女说:“那边那些人怎么都不知道羞丑呀,都赤身裸体的男女在一起洗澡。”

    莫小木不理睬她。

    小闺女又说:“爷爷奶奶说这里很多奇风异俗,不来不知道,来了吓一跳。”

    莫小木知道她还是指的男女共浴,仍旧不理睬她。

    “哎,你是不是觉得背着我过河很委屈?要不你放下我来,这水一点都不可怕,你拉着我走就行。”

    本来莫小木并没有觉得怎么的,但小闺女的话却伤了他的自尊,心里也真的有点委屈:同样是个人,我凭什么就要背她过河?她还在背上指手划脚说他家乡不好,言下大有鄙视轻蔑之意,心里这样想着心下就突然恼了,恶恶的口气说:“你再瞎说我扔你水里去!”

    他这猝然发怒,吓得小闺女赶紧噤声,但也就消停了几秒钟,又叽叽喳喳开始说话。

    “你要是心里不平衡,等过了河到平地上,我背你走路。”

    莫小木没好气的说:“我要你背干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