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我的凌辱淫史之从清纯到淫荡 第十章

    发布时间:2021-04-16 00:00:25   


    上回说到我把小怡的十几张由老狼抓拍的图片转贴到两个情色论坛里,这两个论坛还是隔壁寝室的兄弟们推荐的,他们偶尔会上去下载AV,有过大学生涯的人应该知道,在宿舍里关系好的哥们有时会凑一起看AV. 我不清楚他们是否会看到的图片,即使看到了也没关系,他们绝不至于认出来,因为迄今为止知道是我女朋友的只有我的室友,何况又没露脸,光看个奶子有谁知道这是谁呢,不过一想到他们也许会浏览到小怡的大奶子,甚至因此而打手枪我就兴奋不已,谁也不会想到外表清纯的小怡竟然会有露点照在情色论坛里,不过这些图片均不是我亲手拍的,前文我已经指明是老狼抓拍的,我内心一直暗暗想着什么时候我自己亲手拍几张传到网上呢,可是一直没有去实践。

    转眼间时间过了大半个月,这段时间里我得到一个好消息是我的英语四级终于勉强及格了,在一个周末我们获得了很多空闲时间,隔壁一哥们倡议大家好好聚聚,为这段时间受苦受难拼四级的患难兄弟们放松一下,本来决定去某KTV 喝酒,可是最后商议了一下就在寝室里买好酒菜零食瓜果凑合得了,最后两个寝室的十来号人将两张桌子一拼大家喝个痛快,酒过几巡之后一位哥们打开自己电脑,说放点好看的给大家欣赏欣赏,立刻屏幕上出现某日本女优一副淫荡样吹萧的AV,看了不到半分钟另外一位哥们说这些东西看得太多了,没什么太大感觉,换点新鲜的吧。我们笑话他是不是下面不行了,看这都没感觉了。笑归笑,前面那哥们还是很仁义道德的把视频关了,想了想说:“哥们收集了很多美女图片,特别性感,从很多论坛里收集的,花了不少心血,估计大家没看过,很刺激。”说完就打开一个名称为“李白湿集”的文件夹,我们看到那文件夹的名称时都哈哈大笑,但那文件用幻灯片打开之后大家都闭了嘴,那些一张一张的闪过的无不是身材非常棒脸蛋非常漂亮的美女,凹凸有致,可以看得出来这位哥们喜欢大奶子,很多肌肤白皙的大奶子一张张闪过,那奶头有翘立微红,有些肌肤嫩白的可以看到血管。大家的兴致一下子高涨起来了,但喝酒的却少了,一个个眼珠都快掉出来似的,也有人装作见过大世面瞟几眼就故作镇静。过了一会儿那文件夹播放完毕,那哥们又打开另外一个名称为“豆腐湿集”的文件夹,当图片显示出来后我立刻明白,这里面全部是自拍偷拍型,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有期待又有些紧张,聪明的狼友会明白我心里想的是什么,我心想小怡的图片会不会出现在这里,我期待她的图片出现,可是又有些担心害怕出现,矛盾之中我的JJ出卖了我,它顶起了我裤子的帐篷,我心里很兴奋。

    图片一张一张闪过,有些是公交车上的偷拍乳沟,有些是沐浴自拍,有些是透明装POSE,有些是素人凸点,更多的是胸部挤的诱惑,各种各样应有尽有。这时我们不由得谈论起来,这些图片怎么拍出来的,有人认为是很多女生犯贱自己抓拍,有人认为是这些女生被男朋友出卖,有人则说也许是有人寻求刺激故意发出来的,当我听到最后这种看法时不由得暗自佩服,真是见多识光的明白人啊!

    图片闪过很久后依然没有小怡的图片,我心里微微有些失望,但是兴奋劲还在,也许在其他的某个地方正有一群人看着小怡的图片呢,正当我以为不会出现时突然一张熟悉的大奶子从眼前闪了过去,我心里象被吊了起来,心跳突然加速,我对老狼抓拍的那十来张太熟悉了,那奶子是我们揉捏过多少回亲吻过多少回的,还有那胸前的吊坠是那么刺眼,这不是小怡还是谁呢?我感到我的脸有些发烫,还好因为喝过酒没人看出异样。这时一位哥们说:“这奶子真大,真想干死她!”,我听了心里一惊,但兴奋涌上心头,对,干死她吧,把她当婊子一样狠狠的干。

    因为图片都是从网上收集的,大家没看出什么端倪,这文件夹很多播放完毕,之后大家照例是喝酒吃东西,有说有笑,谁也不知道我的内心里刚经过了多少风浪。

    喝着喝着我猛地想起,老四没准看过小怡的奶子呢,还记得那次同寝的室友一起聚会他是唯一留下来在我租房处住宿的人,那一晚他偷窥过小怡,究竟发生过什么连我也不清楚,不知道他对小怡的身体有多大程度的了解呢,他看了这些图片会不会心生怀疑,甚至会不会立刻看出来这就是我的女友小怡?我心里感到一阵紧张,冷汗似乎也冒出来了,虽然我寻求刺激但我可不想把事情闹大,尤其是不希望自己身边亲近的人了解到自己的癖好,我希望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不过我也不能冒失的去问老四,造成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愚蠢结局,该怎么办呢?

    算了,就当什么也不知道,就让他猜测去吧。

    晚上回到租处,想起在寝室喝酒的情形我的欲望立刻腾上心头,与小怡疯狂的做了三次,经过这段时间的开发,小怡在床上越来越骚了,有时自己坐到我身上扭她的蛮腰,嘴巴里嚷着“干我,干死我,啊——受不了了”之类的淫话。她还问我为什么这么猛,殊不知她的裸体已经被我十来个同学看过了,我的大脑被欲望冲昏了,在她后面插进插出时我问:“想我干死你是不是,求我啊!”

    她当时已经成为欲望的奴隶,嘴里支吾着:“求你,老公,求你干死我,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干死我,啊——”

    我即刻问了句让我觉得有些太过火的话:“想不想要更多的人干你啊,把你干到天上去好不好?”

    这骚货竟然回答:“好啊,都来干我吧,谁来干都行,我要死了啊,老公,你们都来干我。”

    这话让我心里一惊,这个外表清纯的小怡有很大潜力可挖,越来越向婊子的方向发展了,也许过不了多久会成为一个欲女了,我感到一些失落,但欲望一直占据我的下体和大脑,我问她:“你说的你们是指谁,除了我你还想被谁干?”

    她“啊”了一声,接着呻吟说:“谁都行啊,老公我受不了了,你想让谁来就谁来,都来干死我吧,啊——”

    我知道她要高潮了,这个时候我赶紧说:“我看上次来我们家的老四一直盯着你看,要不要他来,他会干死你的,把你干到天上去。”

    估计她心里现在也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嘴了回答:“好啊,来吧,老四你好大,啊,我到了,到了——”

    事后我问她是不是对老四有好感,要不改天我把他邀请来家里做客。她满脸羞红说都怪我,让她说错话了,她只是配合我随便说说而已。我笑而不语,亲吻她,说她真是我的乖老婆。但我心想,也许有一天说不定真的让老四得手了,谁知道呢,就看老四有没有这个福气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